第兩千三百九十八章破虛入道見眾生(一)


      “嗯?那是……”秦
    南立刻就見到,在前方萬丈之處,出現了一片籠罩在白霧之中的大海。海
    麵之上,橫跨著一座大橋。
    大橋的顏色,呈現出來了淡藍之色,沒有散發出任何氣息,但是莫名的給人一種幽靜之感,仿佛遺世而獨立。
    “破虛,破開虛妄。”
    “入道,走入大道,也就是說,這一座橋,便是大道麼?”“
    有意思!”
    秦南嘴角一勾,身形一晃,來到了橋邊,一步踏了上去。
    叮!在
    他腳步落在橋上的那,他的心中仿佛有著一個銅鈴被敲響了,發出了悅耳的聲響。秦
    南仔細感受了一會,感受到了一絲玄意。
    “這次,是藏在這些聲音之中麼?”
    秦南暗道了一聲。
    不過,他並未急著走第二步,而是看向了四周,看向了自己的腳下。
    四周的景象,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在他的腳下,卻有一道道細小的光芒紋路,像是一朵古花一般,綻放開來。“
    這是……”
    秦南運轉瞳術,仔細觀察。不
    過幾息時間,他同樣從這些光芒紋路麵,看到了一絲隱藏的玄妙感。
    但是,這種玄妙感,與剛才那道聲音中蘊含的玄妙感,根本沒有任何的相同之處。秦
    南並未多想,而是走出了第二步。叮
    !
    轟!一
    瞬之間,足足兩道不同的聲音,在他的心中響了起來,一個清脆悅耳,一個震耳欲聾。秦
    南細細感受了一下,隨即看向了地麵。
    隻見到,他腳步所落之處,仿佛一分為二,分別有兩種不同的光芒紋路圖案,浮現了出來。
    “哦?”秦
    南眉毛一挑,細細感悟。果
    不其然,這兩種圖案中,那所蘊含的一絲玄意,也是與眾不同。
    並且與剛才的那兩道聲音,還有先前的聲音與玄妙,也都完全不同。
    換而言之,秦南這兩步,從中領悟了足足六種不同的玄妙之意。
    “原來如此!”
    秦南眼中光芒一閃,有所明悟,走出了第三步。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這
    一座大橋,根本不知道有多長,也根本看不到盡頭。
    但是,秦南對於此,他好像完全不在意一樣,仍舊一步一步,保持著他自己的節奏。漸
    漸地,他走出了千步。
    他心中響起的聲音,有了足足上千道,如雷,如火,如冰,霸道,溫柔,迷人,嘶啞,尖銳,低沉等等,應有盡有。同
    時,他腳下的紋路圖案,也浮現出來了上千個,如同無數的古花們,在這片大地之上,相繼綻放了出來。
    最為不可思議的一點,這所有的一切,彼此之間,仍然沒有半點聯係。然
    而,秦南的心,仍舊是靜的。
    他的腳步,也是堅定的,對於這越來越多的變化,完全沒有任何一點的畏懼,隻是一個個個的去領悟,銘記於心,再一步步的向前。轟
    轟轟!這
    個時候,秦南如同一個渺小的身影,走進了一場鋪天蓋地的浩劫之中,迎著那漫天風暴,無數災厄,一步步去靠近,去投向死亡。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秦南也不知道自己走出了多少步。他
    唯一知道的,他每一步落下之時,就會有漫天絢爛。他
    感悟其中,沉迷其中,不枯燥,不絕望,亦不寂寞,反而欣喜異常。
    秦南的雙眼,也從剛開始的失去焦距,最終一點一點的合攏,眼底的光芒,也逐漸的越來越亮。
    嘩啦!
    突然之間,秦南心有所觸,大手向前一揮。
    漫天一切,全然消失不見,隻剩他獨自一人,在這橋上。“
    原來如此!”“
    哈哈,真是有意思!”
    秦南不禁大笑了一聲,再度舞刀而起。
    隨著一道道刀意的釋放,整座大橋像是遭遇了一股奇妙之力的壓製,竟然開始不斷的收縮,收縮……直
    到最後一刀斬停,秦南的身形,已至橋尾,來到了另外一邊的大地之上。
    “現在,要開始第三關了!”秦
    南整個人的狀態,變的愈發的好。然
    而,就當他身形一動,準備朝前方飛去之時,無比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整個天地,劇烈動蕩,那無窮海水,層層掀起,發出怒號。
    隨後,所有的一切,以著無比驚人的速度,全部崩滅。唰
    !
    秦南隻感覺心神一振,他的身形,又回到了一片熟悉的天地。
    “這是……”
    秦南睜開眼來,就見到他已經回到了道場之上。他
    身邊的季玄,明初老祖,還有古飛,都是盤膝而坐。不
    止如此,放眼望去,整座道場之上,此次那一位位參與這場考核的修士們,都是盤膝而坐,神色平和。“
    看!”
    “他們幾個人醒過來了!”“
    這幾個人好像就比心若主宰慢了一息!”
    “嘖嘖,這幾個人的武道天賦,也是相當不凡啊!”一
    道道的聲音,在道場上響了起來,是那些尚未參與考核之人。秦
    南心有所明白,再度一掃,就見到心若主宰,還有那位蓋世霸主的青年,以及林成器、韓少陽、張立、謝思意、桃夭夭、杜眉等人,也都睜著雙眼,看向全場。心
    若主宰撇了撇嘴,沒有多說什麼。“
    道友,想必你以為,這第一重考核,實際上是有三關對吧?”“
    實際不然,這第一重考核,隻有兩關。那一句所謂的見眾生,就是現在了。”左
    長老的聲音,響在了秦南的識海麵,道:“你現在提前結束了考核,他們卻未結束,這不就是見眾生嗎?”秦
    南神色微微一愣。第
    兩千三百九十九章破虛入道見眾生(二)
    左長老的聲音再度響起,道:“你在破虛之時,能夠第一時間,就發現那些妖獸的拳腳麵,蘊含著奧妙。你在入道之時,僅僅幾步,就可以發現入道的奧秘。”
    “這,就是你的武道天賦,還有你自身的積累。”“
    大部分的人,與你比起來,他們的武道天賦,都遠遠不及你。”
    “有這等武道天賦,那麼你所要做的,就是要比其他人更強,達到更高的層次。”
    聽到這最後一句話,秦南徹底明白,對著左長老拱了拱手,道:“多謝長老!”左
    長老看著他,淡淡一笑,點了點頭,算是承禮。“
    看來,這一次萬世武會,當真是來對了啊!”“
    這隻是其中一關的考核,竟讓我收獲匪淺,心有所觸!”秦
    南心中暗道,隨即就看到,他胸口上的那龍形印記上,多出了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再過!
    這也就是說,他這第一關考核,達到了最好,可以領取機緣,直接進行第三關考核。
    然而,秦南的眉頭,卻微微一皺。
    忽略掉第二關麼?“
    左長老,晚輩有一事相求。這機緣,我便不要罷了,能否讓我參與第二關考核?”秦
    南拱手傳音。
    “道友,這就沒必要了,你的武道天賦擺在這,繼續參與第二關,那純粹隻是浪費時間罷了。我們先前這麼安排,自然是有我們的道理。”左
    長老搖了搖頭。
    “也對,是我唐突了。”
    秦南點點頭。“
    不知道這幾個家夥考核的怎麼樣?”秦
    南目光掃向了季玄、古飛、明初老祖三人。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整個道場之上,陸陸續續有人醒來。
    當然了,不是醒來之人,就一定是再過,其中絕大部分,都還隻是得過。“
    沒什麼壓力嘛!”
    很,古飛和明初老祖都醒了。前
    者嘴角翹起,甚是驕傲,它拿到了再過。
    明初老祖也是滿臉笑容,他也是一樣,而且還收獲不菲。又
    過了一會,道場上絕大部分的修士們,都已經醒來了,道場上又恢複了一片無比熱鬧的光景。
    “咦?這家夥怎麼還沒醒來?”秦
    南、明初老祖、古飛的目光,都忍不住看向了季玄。按
    照道理來說,季玄的武道天賦,應該是非常頂尖的啊,為什麼還沒反應?“
    看老季這樣子,肯定是懸了。”古
    飛幸災樂禍道,等老季醒來之後,一定得好好奚落奚落他。
    唰!就
    在這個時候,季玄猛地睜開了眼睛。“
    我靠!”“
    怎麼會這樣!”
    “我怎麼會失手不小心把整座山都給毀了!”
    季玄瞬間發出了一道尖叫聲,劃破虛空,令得無數目光,都齊齊掃來。
    “老季,怎麼回事啊?趕說出來,讓大夥開心一下!”
    古飛賤賤的把頭湊了過去。
    “你大爺的!我完成了那什麼破虛之後,就到了第二關入道嘛,那大山的奧妙,我特麼一眼就看了出來!結果,從麵冒出妖獸的時候,我一不小心就把一件上古至寶給打出去了……”
    季玄滿臉哀怨。
    “哇哈哈哈,老季,你丫可真能編,你估計是沒看出入道的半點奧妙!”
    古飛捧腹大笑。“
    沒錯啊,季玄,失敗就失敗了,沒什麼關係,後麵還有機會的。”
    明初老祖頷首道。“
    ……”季
    玄嘴角急劇一抽。“
    諸位道友,第一關考核,到此正式結束。請所有達到了再過層次的道友,走到這前方來。”
    這個時候,左長老開口說道。秦
    南,古飛,明初老祖,就在季玄可憐兮兮的目光之下,非常決絕的把季玄給拋棄了,匯入了前方。
    這次參與考核的修士,有著兩千多位。但
    是,達到再過層次的修士,隻有不到兩百位。
    除此之外,經過這第一層的考核,也有三百多位修士被刷下來了,沒有達到得過。“
    諸位道友,你們且隨我來。”左
    長老衣袖一甩,在那茫茫雲霧之中,立刻浮現出來了一條仙光長橋,筆直的通往前方。
    秦南等等一行人,立即踏入橋上。
    這個時候,另外一名長老,站了出來,看著眾人。“
    諸位道友,你們雖然沒有達到再過,但是也不要氣餒,一時的成績,並不能代表什麼。現在,來進行第二關考核。這第二關考核……”
    這名老者在說話之時,眼神還瞥了一眼季玄,看的季玄臉色一黑。雖
    然這長老麵無表情,但是不管怎麼看,這長老都好像是在笑他。
    與此同時,聖天武教,某個神秘之地。
    一道紫光,忽然閃耀起來,最後化為了紫昊天尊的身形。紫
    昊天尊掃了一眼四周,發現沒什麼動靜之後,就走入了宅院麵,徑直坐在了院中的一張木椅上,泡起了仙茶。大
    概過去了半柱香的時間,忽而又閃起了一道金光,一名身影,浮現而出。
    如若秦南在此,那就定然能夠認出,此人正是天極榜之靈。
    “老紫,情況怎麼樣了啊?”
    天極榜之靈一邊走入院中,一邊扯著嗓子喊道。“
    天哥,你著什麼急?現在才剛剛結束第一關考核罷了,有著將近兩百人,都達到了再過的層次,還算不錯吧?”
    紫昊天尊笑道。
    “喲,可以啊,這比上一屆,要好處了不少。如此看來的話,我們這大上界的武道,確實是一年比一年昌盛啊,越來越多的天才,都要相繼誕生出來了。”
    天極榜之靈眼睛一亮,隨後又道:“我讓你關注的那小家夥,你關注了沒?”
    紫昊天尊屈指一彈,一道水幕,浮現而出,麵有著一名青年,神色一絲不苟,正跟著眾人的身形,向前走去。
    這正是那一位,秦南先前留意過的那位蓋世霸主的青年。
    “就是他吧?”紫
    昊天尊問道。
    “嗯,不錯,就是這小子。我告訴你,當時我無意間發現了這小子,測了一下他,那武道天賦,可真是……乖乖。”
    天極榜之靈讚歎道:“與那四個家夥比起來,根本不差絲毫。”紫
    昊天尊撫須笑道:“如此看來的話,那就是此人了。”他
    頓了頓,又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容,更加的濃鬱:“這一次的話,心若這小子,肯定會飽受打擊,麵子都掛不住了。”天
    極榜之靈嘿嘿一笑,道:“我早就想打擊打擊這小子了。”
    “對了,這個青年叫什麼來著?你先前一直都沒跟我說。”“
    呃,我想想啊,好像是叫什麼吳什麼火!哦,對了,我想起來了,這小子不姓吳,是姓陳,叫陳烽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