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無法抵抗


      “給我滾出來。”
    鏡頭轉到大街上,就聽到上空響起了憤怒的吼聲,像雷霆一樣炸響。震得筆記本電腦的揚聲器再次破音。
    接著,就傳來李希的聲音,“死人妖惱羞成怒了。”
    “你以為像隻老鼠一樣,躲起來就有用嗎?”
    不一會,上空的聲音變了,那陰冷的氣息,隔著揚聲器都能讓人心頭發寒。
    話音剛落,一道黑色的光芒從天而降,落在不遠處的一片民居。
    電腦前,宮琳看到這一道黑芒,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在無數觀看直播的觀眾當中,也許隻有她,才能意識到這道黑芒的恐怖。
    黑芒落下後,沒有爆炸,也沒有光芒,看起來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仿佛這僅僅是一道光而已。
    “黑色的光啊,果然是十足的反派……”隱身的李希吐著槽。
    這時,又有一道光芒落下,正好落在隔壁街道上。
    接著,一道肉眼可見的衝擊波紋向四麵八方橫掃而去。
    鏡頭內,躲在牆角的一個乞丐,被這道無形的波紋掃中,身上突然冒起了黑色的火焰。這詭異的一幕,把李希的話掐斷了。
    就一停頓的工夫,就在鏡頭前,同樣一道黑色的火焰出現,迅速形成了一個人形的輪廓。
    “我X”
    揚聲器響起了李希驚慌失措的叫罵聲,然後就看到那個黑色的火人,飛地用雙手拍打著身上的火焰。
    這個場麵,看起來顯得有些滑稽。隨之而來的,是一大波嘲笑他的彈幕。
    隻有宮琳,不但沒有一絲笑意,神情更是異常地沉重。
    她很清楚,剛才落下的黑光,是一種大範圍的無差別殺傷法術。一道黑光,在攻擊範圍內的人,都會燒成一團火焰。
    這可是一個王國的首都,人員密集,一道黑光落下,就意味著幾百條人命。
    哪怕她曆經輪回,見慣了生死,也被那個妖異的男人的肆無忌憚給嚇住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喪心病狂的人。
    她又想起當初向菲麗絲打聽奇幻世界的高層戰力的時候,菲麗絲提起過巫師的存在,說這個群體都是無比冷血。遇到這樣的人,最好有多遠躲多遠。
    果然是冷血,毫無人性。
    此時,鏡頭,在黑色的火焰下,李希終於現出了身形,那張貼在身上的隱身符也冒出一團火,被燒成了灰燼。
    “我的隱身符!”
    李希一臉的肉痛。
    “找到你了!”
    一連串破空的爆響聲中,那個妖異的男人再一次出現在了李希的麵前。話音落下後,一陣塵土揚起,街麵上仿佛刮起了一陣颶風,飛沙走石,連停在街邊的石塊也被掀翻了。
    這一下,李希臉色也變了,似乎意識到了麵前這個妖異男人的可怕。
    而彈幕也全都變成了“666,踢到鐵板了……”
    宮琳忍不住握緊了拳頭,想看一下李希是怎麼脫險的。
    想來弄出這個直播的大能,總不會輕易讓李希死掉的吧。
    屏幕上,李希第一時間拿出了那個喇叭,正要喊,手上的喇叭就從他的手上的脫開,自行向那個妖異的男人飛去。
    “這種魔器,倒是別致。”妖異男人接住喇叭,手把玩著,似笑非笑地看了李希一眼。
    此時,李希已經是滿頭大汗,臉上看不出一絲血色。
    就連彈幕一下子都變得稀疏起來,似乎也意識到主播的情況不妙了。
    “還有一個可以瞬移的魔器呢?拿出來吧。”妖異男人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李希沒有出聲,隻是眼睛骨碌亂轉,顯然在想著脫身的計策。
    妖異男人饒有興致地看著他,“難道你還有別的手段?使出來給我看看吧。”
    李希額頭上的冷汗越來越多,還是咬緊牙齒,不吭聲。
    宮琳見李希沒有利用瞬移離開,就明白要麼是有次數限製,要麼就是眼前這個巫師用某種手段隔絕掉了。
    “差距還是太大了啊。”
    她心中歎氣,輪回空間中,對實力的劃分,是非常嚴謹的,相差兩個大境界,基本是沒有任何機會的。哪怕是依靠道具,能逃得性命,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
    “去死吧。”
    突然,李希一躍而起,向半空中的妖異男人撲過去。
    宮琳目光一動,李希手上稀奇古怪的道具很多,但同時,他的肉搏能力經過提升後,相當於一個二星的武者。
    那個妖異男人一看就是個施法者,可能是托大,他離李希隻有不到幾米的距離,對一個二星武者來說,正是攻擊範圍之內。
    李希的這個應對,可以說是極為正確的。
    李希這一撲,速度極,那個男人臉上泛起一絲譏笑,抬起手,曲指一彈。
    的一聲,身在半空的李希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道擊中,整個人被彈飛了。
    接著,那個男人五指一張,要撞到牆上的李希的身體突然停頓在空中,慢慢地向那個男人飛過去。
    “你就隻有這一點手段嗎?”
    妖異男人有些失望地說道。
    “我擦擦擦……”
    李希破口大罵。
    妖異男人手指往前一點,李希的嘴巴當即閉上了,臉上憋得通紅。
    “先把你的靈魂抽出來吧。”妖異男人似乎在自言自語。
    李希臉色大變。
    “適可而止吧,馬卡斯。”
    一個宏大的聲音響了起來。
    電腦前,宮琳臉色大變,難道,直播間背後的那個大能,直接出手了?
    屏幕,一個身穿白袍的年輕男人出現了,宮琳甚至沒有看清他是怎麼出現的,就好像他原本就在那。
    這個男人長相不算俊美,但是整個人仿佛在發光,耀眼得讓人移不開眼睛。
    那個妖異的男人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盯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年輕人,“既然知道我是誰,還敢多管閑事?看來,你對自己很有自信。”
    白袍年輕人氣定神閑地說,“我不想與你為敵,但是這個東方人,對我很重要。請你把他放了。”
    “如果我說不呢?”名為馬卡斯的男人冷笑道。
    白袍年輕人歎了口氣,“原本,你不應該死在我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