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白家堡溫柔鄉(下)


      龍翼的下一個目標是嬌小玲瓏的白素芬,他溫柔地吻著她修美的粉項,以及晶瑩得如珠似玉的小耳朵,還放肆地啜著她渾圓嬌嫩的耳珠,白素芬這純潔無暇的美少女完全融化在他的挑情,櫻口不住發出令人神搖魄蕩、銷魂蝕骨的嬌吟,美麗的胴體不住向他擠壓磨擦著,口中發出令人銷魂的呻吟聲:“嗯……哼……”
    龍翼輕舉雙手按在白素芬的雙乳上,在她根部摩挲盤旋,在他細致的撫摩下,她柔軟嫩滑的開始堅挺起來,也開始變硬變大,麵對身體從未有過的反應,白素芬不知所措,驀地,白素芬感到胸口一涼,她一驚,秀眸微睜,隻見自己那飽滿柔軟的一對可愛,已經像一對小白鴿一樣地彈挺而出,原來龍翼已經不知不覺地除去了她的外衫,解開了她那小得可愛的護胸,可愛的白素芬頓時玉臉羞紅一片,緊緊閉上可愛的大眼睛,芳心無限嬌羞,不知如何是好。
    白素芬的不是那種碩大型,而是小巧玲瓏,如含苞待放般可愛,像是由白玉雕成,兩顆粉紅色的傲然挺立在之巔,像兩顆嬌豔欲滴的紅葡萄,等待有心人的采摘,龍翼樂呆了,剛才他就觀察到白素芬的屬於極品,可沒想到竟如此完美無瑕。他用那雙使少女神魂顛倒的魔手,一點一點地占領著少女膩滑的雙乳,手掌過處,白素芬感到一道道興奮、灼熱的熱流傳遍身體的每一處角落,她嫩白光膩的上泛起了淺淺的淡紅色。
    “嗯……啊……哼……哦……”
    白素芬的小嘴中發出了愉悅的呻吟,終於,龍翼的雙手攀到了玉女峰頂,他捉住白素芬可愛的,輕捋慢捏地揉搓著,小巧的已經漲成了深紅色,龍翼含住她左邊,輕輕地用牙尖咬著,舌頭則繞著打轉,一股股的熱流衝擊著她,白素芬不禁微微張開紅紅的櫻桃小嘴,鮮嫩的香舌輕輕舔著唇角。
    龍翼抬起她俏巧的下巴,凝視著她,眼中充滿了熱情的火焰,白素芬給瞧得心慌意亂,粉麵飛紅,龍翼緩緩湊近,他的鼻子幾乎貼上了白素芬小巧的瓊鼻,白素芬感覺到對方強烈的男性氣息,心神恍惚給迷惑了,他的嘴唇以極緩慢的速度,向她的櫻唇移近,白素芬避無可避,稍一遲疑,香唇已被封住。
    龍翼吻得更加熱烈了,白素芬給吻得意亂情迷,鼻息更加淩亂了,龍翼的舌頭巧妙溫柔地撬開她的玉齒,白素芬嚶嚀一聲,檀口半開,已被他的舌頭乘虛而入,吸吮著她的香舌,白素芬櫻口失守,更是不勝嬌羞,但又被這種新鮮的感震撼得不知如何反應,隻得任由他繼續輕薄。
    龍翼熟練地吸吮著她的香舌,吸取她的香津,白素芬被他吻得透不過氣來,瓊鼻發出一連串的嬌哼,龍翼的右手在她的大腿上撫弄著,乘著她意亂情迷之際,褪去了她剩於的衣物。白素芬整個嬌美的,赤裸裸的完全呈現在他眼前,全身的肌膚雪白,晶瑩剔透,散發著純潔的光彩,微微隆起的,稀疏但排列有致的柔順的守在雙股上。
    “嗯……不要這樣看人家嘛……羞死人了……”
    白素芬嬌羞萬狀,羞紅的顏色一直蔓延到耳根,她見到龍翼貪婪而充滿欲火的熾熱眼光,連忙交疊起修長而結實的美腿,雙手也交錯遮掩住胸前兩點嫣紅,她已經春情動了,有渴望初試雲雨的欲念,心中的熊熊欲火愈燒愈旺。
    龍翼抓住她的足踝,分開她修長白皙的玉腿,托起她小巧結實的香臀,讓美麗的升到眼前,隻見微微卷曲的上沾滿了如露珠般的花蜜,蜜液自涓涓的從花瓣中滲出,散發出特有的幽香。龍翼向花瓣埋首下去,吸吮著甘美的蜜液,舔著嫩紅色的美麗花瓣,他靈活的舌頭舔舐著她的,舌尖輕刮著那道,慢慢地向麵挺進著。
    “啊……不要……那髒……”
    白素芬雙手用力的按著龍翼的頭,似想推開他,但又不停的挺直細腰,將向他的嘴巴貼近,等到他的舌頭闖進她的時,她已經來了兩次,早已神智迷糊了。龍翼把她輕輕地放下,手指緩緩的了她的,隻覺洞內不但狹窄,深入秘的手指更是緊緊的被溫暖濕滑的纏繞,他的手指逐分逐分的,在白素芬的婉轉嬌啼中,終於進入了一節指頭,龍翼感到尾指被緊緊的箍著,她的太小太窄了。
    “嗯……痛……”
    龍翼慢慢的扭轉研磨著,讓白素芬慢慢習慣適應起來,接著,他悄悄的了另一隻手指。由於有了足夠的花蜜潤滑,她很便適應了,飽滿的紅潤,被兩根手指撐得滿滿的,花蜜不停地從中滲出,流滿了龍翼的手掌,在他手指溫柔的抽動下,白素芬感迭生,她開始高聲的呻吟來宣泄心中澎湃的感。
    “嗯……感覺好舒服……哥……”
    慢慢的龍翼的第三根手指也加入了,細小的已給撐成了一個圓圓的小孔,如潮般的湧出,流滿了一地,龍翼暗想:“水可真多。”
    龍翼抽出手指,將寶貝抵在口,窩在溢滿著的洞口,微微啟開兩片美麗的,他輕輕地挪動腰部,在不知不覺中,整個竟然塞進了白素芬的小中,由於滋潤得相當夠,她也不覺得疼痛,龍翼用粗大來回的摩擦她敏感的,白素芬一點也不感到疼痛,她微微仰起頭,樂地喘息著:“哼……嗯……”
    龍翼又向前推進了一截,白素芬感到一點點被撐開的感覺,一種特異的感覺讓她微微皺起了清秀的眉毛,他在這一截的空間內開始緩進緩出,不一會兒,寶貝竟已經基本插進了她的中,她隻覺得飽飽漲漲的,一點都不痛苦,龍翼又用心研磨了一會,以便把她的完全撐開,白素芬忍不住要拋棄一切的羞澀和矜持來央求他滿足自己。
    “痛嗎?”
    龍翼溫柔的問著。
    “不……哥……你盡管來吧……妹妹不怕……”
    於是龍翼不再遲疑,令她心神悸動的開始了,他猛烈地進出著她那被喚醒的,隨著他一波一波的攻擊,她很就攀上了極樂的,蜜汁如山洪爆發一樣地湧出來。
    “啊……好舒服……一點……哥……啊……好美……妹妹……上天堂了……啊……”
    龍翼擁著白素芬嬌柔無力的玉體,雙手在她膩滑的玉背上、香臀上四下遊走,白素芬清純的俏臉上帶著歡愛過後的的滿足,嘴角掛滿了甜美的笑意,在陣陣和風的吹拂下,龍翼鼻內全是白素芬那醉人的體香。
    “還要麼?”
    龍翼溫柔的一邊撫摸她,一邊問道,剛才她實在是太了,以至於還沒來得及仔細品嚐其中的樂,就已經達到了,所以龍翼很體貼的問她是否還要。
    “嗯……剛才太了……哥……我還要……”
    白素芬雖然羞紅著臉,但卻還是勇敢的說出了心中的渴望。
    白素芬的呼吸慢慢由急促變為平緩,龍翼把她的身子側過來,把她一條修長白膩的玉腿架在肩上,寶貝一挺,又一次闖進了白素芬的玉體內,由於這種方式能更深地進入她的體內,剛開始,白素芬秀眉緊蹙、嬌軀輕顫,小手緊緊地抓住他的胳膊,慢慢地她溫婉地回應起來。
    “嗯……這樣就好……對……哥……再來……嗯……好舒服……哥……你真好……妹妹愛死你了……”
    白素芬拋棄了心中的羞恥,顧不得旁邊還有數個少女在旁觀,吐露了心中的愛意,更是頻頻送上香吻,經過剛才的體會,龍翼知道白素芬不愛式的,而喜歡微絲細雨一樣的溫柔,於是他憐惜的緩緩抽動,慢慢的輕輕,白素芬內的緩緩的蠕動,一層層的褶皺溫柔地按摩著不斷進出的大。
    “嗯……我太樂了……哥……我還要……”
    好半天,龍翼盤腿坐在地上,扶著白素芬蹲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他扶著她柔弱無骨的細腰,引導她的嬌軀微微的上下聳動,她在他耳邊吹氣如蘭,連綿不絕的輕輕喘叫,給予龍翼極大的享受。
    “啊……這種姿勢……更舒服……啊……好爽……啊……哥……你真會玩……我們姐妹都是你的人了……我們隻讓你……一人玩……哥……我要你經常陪我們玩……好不好……我們愛死你了……哥……你也會喜歡……我們嗎……”
    白素芬呻吟道。
    “芬妹妹……哥哥……當然……喜歡你們……而且……哥哥……還要……娶……你們……等武林……平靜了……我們……就……找個……世外桃源……一起…………樂樂……的……生活……到……那時候……哥哥……天天……陪……你們……玩……好……不……好……”
    龍翼一邊一邊說著。
    “哥……你是說真的……”
    “弟弟,你不是在騙姐姐吧?”
    旁觀的少女紛紛問道。
    “我龍翼說到做到,各位姐姐妹妹,我一定會好好待你們一生的。”
    龍翼滿臉嚴肅的說道,眾女幾乎喜極而泣,說不出話來,白素芬更是感激的送上香吻,激情的吻著龍翼,好半晌才移開。
    白素芬把頭枕靠在龍翼的肩膊上,微微的喘著氣,他吻著白素芬芬芳的秀發、雪白的玉頸,雙手托著她柔軟的香臀,不不慢的輕輕著,白素芬那暖暖的、軟軟的的令他感到說不出的舒服,順著寶貝淌到他的大腿上,身下床單全都濕了。
    “啊……哥……我不行了……嗯……哼……太活了……”
    慢慢的,白素芬白嫩的香肩聳動起來,龍翼知她的來了,再用力的抽了幾下,上傳來一浪一浪的灼熱的熱流,內開始了一波一波的劇烈抽搐,緊窄香軟的開始劇烈收縮,把整條寶貝緊緊的箍著,龍翼一開,直入。
    “啊……哥……”
    白素芬長長的呼了一口氣,軟軟地倒在他的懷。
    “哥……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白素芬並沒有立即離開龍翼,仍然擁著他。
    龍翼連闖四關,並沒有感覺到疲憊,他聽白素芬如此問,知道她是擔心自己,溫柔一笑道:“我很好啊,一點也不感覺到累。”
    “這個不是逞能的時候,翼弟弟,你先休息一下,將這人參湯喝了。”
    突然一個俏麗的少婦端著一碗人參湯進來了。
    “是嫂嫂蕭碧鳳。”
    白素芬忙介紹道。
    “碧鳳姐,多謝你了。”
    龍翼突然驚覺到自己渾身光溜溜的和白素芬仍摟在一起,不由鬧了個大紅臉。
    蕭碧鳳雖然也紅著臉,但畢竟是過來人,「噗哧」一聲笑了:“弟弟,現在才想起害羞不是太遲了,幾位嬸嬸和阿姨擔心你身子撐不住,所以讓我送來這參湯,她們擔心你逞能,不過我看她們是杞人憂天了。”
    說著瞟了一眼龍翼雙腿之間仍然殺氣騰騰的大寶貝,心中也是大為驚異。首先是大號的寶貝,其次是他已經連闖四關,居然仍是這般堅挺的景象,普通的人,最多也就能連續來個三次,就已經是垂頭喪氣,不能再戰,想不到龍翼居然這麼勇,心頭火熱,不敢再多看,趕緊將參湯遞了過去,龍翼正要去接,不想旁邊伸出一隻手,將參湯接了過去。
    白素華接過了參湯,她對呆立一旁的白紫鳳等四女道:“就由你們喂弟弟喝好了。”
    白紫鳳、白秀環、白秀瓊、白丹鳳四個丫頭一呆,白秀瓊道:“沒有湯匙,怎麼喂?”
    “傻丫頭,難道這還要我教麼?”
    白素華笑斥道,看四女仍是一片茫然,衝她們呶呶嘴,這一下四女全都明白了,都紅了臉。
    白紫鳳先小呷了一口湯,來到龍翼麵前,龍翼自然會意,輕輕摟過,頭一低就吻了下去,白紫鳳初嚐此滋味,心一慌,嘴一張,自己到喝了一多半,陡然驚覺,忙將剩餘的小部分送到了龍翼的嘴,龍翼隻覺滿嘴是香,又意猶未盡的吻了她一會,才將滿臉通紅的白紫鳳放開。
    跟著是白秀環、白秀瓊,最後是白丹鳳這個小丫頭,第一次的情形都差不多,都是又驚又慌,參湯龍翼倒沒喝到多少,少女的香唾倒是沒少吃,第二次的情形就好多了,也都自然了許多,參湯已經不剩多少了,白紫鳳最後呷了一口,送到龍翼的嘴,龍翼這次可沒放開她,他慢慢地把白紫鳳輕輕抱起,坐在他的大腿上,輕輕撫弄著她的背,而白紫鳳的秀發輕柔地垂了下來……
    白紫鳳的香舌又嫩又香甜,尖尖地舌頭在龍翼嘴有韻律地滾動著,她用舌頭翻弄著,當龍翼將舌兒伸入她口內後,便立刻吸吮起來,使得白紫鳳全身顫動了起來,白紫鳳吐著氣,如蘭似的香氣,她狂吻著龍翼的舌頭,一次比一次用力,白紫鳳的粉臉更是紅透了,她輕微抖著、顫著,詩樣的囈語斷斷續續……
    青春的火花,由舌尖傳遍了全身,身體上每個細胞都活躍著撫弄著,而且興奮不已,龍翼及白紫鳳開始衝動了,他們仍在深深地接吻著、撫摸著,突然間,白紫鳳離開了他,以兩道火紅的秀眼看著龍翼,似乎在期待著什麼似的……
    龍翼也善解人意地為白紫鳳脫下了她的羅衫,抱到床上去,白紫鳳平臥著,呼吸急促而猛烈,使那對白白嫩嫩的一起一伏地顫動,她半閉著眼睛,輕聲呻吟著,龍翼撫摸著白紫鳳的秀發、桃紅的粉頰、結實而富有彈性豐滿的、修長潔白的玉腿,最後那豐滿肥高白嫩凸起充滿神秘地地方。
    白紫鳳的現在好似兩個飽滿的雙嶺,圓圓的而富有彈性,她的已呈粉紅色了,當龍翼含在口中吸吮時,那在他口中跳躍個不停,真是逗人喜歡,尤其那塊桃源地,真是神秘,還似樸玉雕成一樣,整個一塊真像是一塊未曾雕刻過的美玉一般,那密密的黑得發亮,與那潔白的肌膚真是黑白分明,可愛極了,令龍翼看得垂涎三尺。皮膚細細而柔軟,上一片雪白細嫩的凸出,還有那道細細的小溪,已流出的中,更是引人入勝。
    龍翼開始用手指輕輕地將撥開,靠近的已經漲得很肥滿了,而且還微微跳動著,那的沾滿它的周旁,實在迷人可愛,呈現在龍翼眼前是白紫鳳那迷人的了,那實在是世界上最精雅的藝術傑作,而且這個早已令龍翼想往的神秘之地,已為所泛濫,且散發出那誘人的香味,刺激著小虎的饑渴。
    龍翼被眼前美景著迷了,白紫鳳的裸體是美的化身,他滿足的平臥在白紫鳳的身邊,忍不住下麵那寶貝的饑渴,於是右手握起白紫鳳那纖纖玉手,引到自己的來,白紫鳳當那纖手一碰上那又粗又壯大的寶貝,呼吸立即困難了起來。白紫鳳的細手先輕輕地撫摸著他的,一遍又一遍,此刻用充滿了春意的眼神斜看著龍翼,漸漸地,她的下手又一次地向下觸動著叢密的,她輕輕的捏弄著它,慢慢地用手指撫弄著那大寶貝的……
    白紫鳳輕輕地摸玩不已,最後她更是緊緊地握住了它,上下套玩著不停,那由白紫鳳手中傳來的震憾力,使得龍翼的大寶貝受了刺激,更是堅硬更加膨脹,於是龍翼趁機的撫摸著白紫鳳的,又摸到她的、、再到那挺高的,那白嫩嫩的肉實在太可愛了,當白紫鳳玩夠了龍翼那大寶貝時,這時龍翼用手指輕輕地撫弄著她的,害的白紫鳳抖動不已,於是龍翼再稍微翻個身,右手伸出慢慢撫弄著白紫鳳那堅硬的。
    “啊……唉唷……哥……你……你…………別吻了……啊……我……實在……受……受不了……唔……啊……哥……我……我下麵……不知……怎麼……好……好癢喔……”
    聽了白紫鳳的央求聲,更把龍翼刺激得欲火猛漲不已,於是他反而變本加利的換個姿勢,在白紫鳳的及大上下吸吮搓弄個不停。
    “哥……哥……別……別吸吮了………………停止……唔……我……我受不了……”
    白紫鳳一麵叫個不停,一麵又將連連上抬,那圓而白嫩的臀部又是顫動個不停。
    “啊……哼……哼……我的那……那個地方……好……好癢喔……哎唷……哥哥……還是……不……不要吻……啊…………停下來嘛……哼……哼……不……不要嘛……”
    白紫鳳已被刺激得無法自我控製了,於是龍翼輕輕地翻起身來,先用手將白紫鳳的兩腿分了開來,使她那窄小的能寬鬆一些,以便龐然大物的能她的去。
    龍翼跪在白紫鳳的兩腿之間,一隻手握著那粗大的龐然大物,另一隻手分開她那口,使那隱然在望,終於,龍翼把套了上去,把身體伏下,兩隻手支住在床上,一麵用嘴來吻住白紫鳳,她的散發著無比的熱力,通過了龐然大物更是劇烈的跳躍不停。
    龍翼猛力一挺,插得白紫鳳痛叫了起來:“哥……慢……慢點……痛……痛啊……我……忍受……不了……唔……哼……哼……”
    當龍翼在向下插時,白紫鳳隻覺得的細肉破裂了,那的痛楚,像針刺著她,周身顫抖不停,這種刺痛,白紫鳳想該是破裂了,覺得有黏黏的東西流了出來,沿著流到床上。
    “哥……慢……慢些……麵……好……好痛啊……哎唷……哼……妹……妹受不了……哥……輕……輕點……”
    白紫鳳叫道。
    龍翼安慰道:“妹妹……你放心……我……插慢點……就是了……等一下……就會好了……而且……你還有……慢慢舒服……哥……絕不騙你……”
    說完,見白紫鳳那副嬌滴滴的模樣,心中更加憐愛,於是把嘴湊上去深深的一吻,像是對白紫鳳的回報,那更是興奮,感激的綜合。
    過了沒多久,白紫鳳的慢慢有了反應,她隻覺得深處漸漸地了起來,說不出的難受,那似乎是性的燃燒,於是白紫鳳情不由己的扭動她的嬌軀,使她頭的頸能去碰撞龍翼的,同時嬌喘道:“哥…………頭……開始……癢……了起來……我……我……好難受喔……哼……哼………………給我……止止癢呀……哼……哼……”
    龍翼深知白紫鳳已深受性的燃燒,於是在白紫鳳的嬌聲一畢,立即用力一頂,一根粗壯的寶貝衝了過去,直抵深處了,白紫鳳更是嬌軀一顫,呻吟道:“嗯……哎呦……哥……美……美極了……但……還是有……有些痛……哦……哎唷……妹妹……上天了……哼……我……那……沒有一處……不是……舒服萬分……哥……你抽……插得我……我好美哦……哎唷……哼……我……我……哼……哼……哼……”
    白紫鳳的突然一陣收縮,肉不斷吸吮著小虎的,龍翼忍不住全身抖索了幾下,大一陣跳躍,卜卜卜射出大量的,直射得白紫鳳的有如那久旱的田地,驟逢一陣雨水的滋潤,被熱精一淋,口突然痙攣收縮,一股也狂泄而出。
    白紫鳳抱著龍翼躺了一會,才勉力爬起,看了看室內的情形,發現蕭碧鳳已經離去,而僅剩的三女白秀環、白秀瓊、白丹鳳,則個個滿臉通紅,似乎都忍不住了,眼睛一轉,心中已經有了計較。白紫鳳格格一笑,嬌軀站起,把白秀環推到龍翼懷,龍翼正欲火如焚,遍體酥癢,見白秀環嬌小可愛,立即把她緊緊捉住,並把手摸到她的腿,白秀環粉麵徒地通紅。
    龍翼的手鑽入白秀環的褻褲,摸到凝膚滑潤潤,熱烘烘,再向大腿的盡處摸去,更是軟綿綿,濕淋淋,於是把她渾身衣物盡剝,脫個精赤溜光,白秀環好像蘋果似的臉蛋,已漲得如似蒸熟的蝦蟹,她隻有粉頸低垂,任憑小虎擺布。
    白秀環長著一身又白又嫩的肌膚,酥胸上的高高挺起,雪白的粉臀,豐滿而圓滑,龍翼一手摸到白秀環的柔腰,緊握著她隆起的,一手撥開她的玉腿,撫摸她的,白秀環被逗得遍體酥麻,櫻桃小嘴陣陣嬌喘不已,柳眉緊皺,星眸冶蕩,似乎痛苦之中,又帶著樂的神色。
    在龍翼玩弄白秀環的時候,白紫鳳在白丹鳳和白秀瓊的耳邊輕語幾句,隻見她倆粉臉俱紅,微微點了下頭,慢慢地把衣衫裙褲,脫得一絲不掛,白紫鳳把白秀瓊和白丹鳳一推,二人亦到龍翼身邊來了,龍翼看著三個光潔溜溜的小嬌娃,真是各有風情。
    白秀瓊身材豐滿,骨肉停勻,肌膚美豔潤澤,發育完全的結實飽滿,特別大,色澤粉紅誘人,腰肢柔軟,肥嫩,細柔卷曲的貼在恥丘上,顯得十分整潔,白秀環修長苗條,姿色秀美,顧盼之間,嫵媚動人,肌膚光滑細膩,盈盈一握,紅豔的,宛若一顆紅櫻桃,纖細的腰肢仿佛風中楊柳,圓潤,淺黃色的稀疏的排列在兩側,露出麵粉色的肉,白丹鳳身形嬌小,發育才剛開始,小巧的微微隆起,上綴尖細的,肌膚嬌嫩,恥丘上稀稀拉拉長著幾跟毛,白嫩光潔的完全裸露著,如一顆水蜜桃般誘人。
    龍翼在三女中間,一會親吻這個,一會親吻那個,兩手揉奶摸,逗得三女欲火燃燒,扭腰擺臀,呻吟不斷,直流,白秀環第一個忍不住了,她仰天躺著,叉開修長筆直的玉腿,露出迷人的銷魂洞,隻見晶瑩的蜜汁泉水般湧出:“哥……妹妹的……好癢……好難受啊……哼……哥哥想辦法……給妹妹止止癢吧……”
    龍翼跪在白秀環的兩腿中間,深吸一口氣,控製住寶貝,腰一挺,突破了,白秀環感到一陣疼痛,不由緊皺雙眉,畢竟她是初次。
    “很痛麼?”
    龍翼是憐香惜玉,很體貼的問道。
    “有點痛,讓我稍微適應一會。”
    白秀環的模樣實在是惹人憐愛,龍翼將寶貝,一邊用手輕扣,不久,白秀環覺得痛楚消失,一股從未有過的酸癢從傳來,她不自覺的扭動,讓摩擦寶貝。
    “哥……不太痛了……你動動看……”
    龍翼見白秀環開始蕩,便起來,一口氣連幹了幾十下,幹得白秀環全身酥麻,魂兒飄蕩,聳動,香汗淋漓,龍翼將寶貝放大,加速度,白秀環半閉媚眼,手臂纏住他,挺腰拋臀,混合著紅潺潺流出,口中:“哦……哥哥呀……你真好…………你插得妹妹……舒服死了……噢……你的……寶貝……真是寶貝……哼……插得妹妹……爽死了……哦……妹妹的…………好美……插到……了…………”
    龍翼加大力度,狂抽,一下比一下深入,直,白秀環還是初次,如何經得起龍翼這般奸插,已是嬌喘噓噓,狂流,她緊緊摟住龍翼,激烈的顛動,口中不住的發出蕩的喊聲:“啊……哥……再用力點……對……再來……啊……好舒服……嗯……哥……你真會玩……妹妹受不了……啊……不行了……”
    “啊……哥……來了……”
    白秀環在龍翼的瘋狂進攻下,全身顫抖著,泄出了的,龍翼也是適時的大開,一股濃濃的射進白秀環的體內,兩人同時達到。
    龍翼吻了一下白秀環,拔出仍然漲大的寶貝,見上麵還有一縷縷的血絲,龍翼見白秀瓊的,密密的上,已濺出了,看到這,就牽了白秀瓊走向床沿,白秀瓊低垂了粉頸,照著龍翼的意思,撥開了玉腿,仰臥在床沿,龍翼見白秀瓊的胯腿間烏黑,嫩膚白晰,用手指把她烏油油的撥開,隻見麵粉紅鮮豔的,濕淋淋的,從流出來,已沾滿胯腿間。
    龍翼叫白丹鳳和白秀環分別扶著白秀瓊的雙腿,自己的雙手剝開了白秀瓊的,白紫鳳則扶著龍翼挺起的對準了口,小虎緩緩擠入,白秀瓊嬌吟一聲,偌大的已沒入她那毛茸茸的。龍翼繼續挺進,終於突破了白秀瓊的,把寶貝整條白秀瓊的體內,在龍翼突破的一霎那,白秀瓊不由自主的嬌哼了一聲,白丹鳳雖未嚐過男人味道,卻也看得春心蕩漾,粉臉赤紅。
    龍翼挺起寶貝,順著口沿的滑潤潤,盡根塞進,塞得白秀瓊窄窄的,一陣奇痛、奇癢、酥麻不已,白秀瓊把玉股擺晃,嬌聲呻叫道:“哥……有些痛……你慢一點塞進來……我的要被你漲破了……哎喲……受不了啦……”
    白秀瓊感到塞進一根粗硬的寶貝,兩邊的肉膜,就像刀子割般的疼痛,可是觸上,又是一陣陣的酥麻,使得白秀瓊“嗯哼”嬌啼著。
    龍翼自然體貼的對她又摸又吻,看她眉頭漸漸舒展,知道她已經度過難關,白秀瓊則感覺由劇痛成酸麻,由酸麻變奇癢,這時玉臂伸出,把龍翼的臀部捧住,櫻嘴婉啼地哼道:“哥哥,妹妹不痛了,你盡管吧。”
    白秀瓊此時已泛濫,難忍,寶貝也不覺得痛了,立即扭動腰肢,迎合著龍翼的。
    “啊……插得好……用力……好哥哥……插得妹妹…………哦……妹妹的……好舒服……哦……再用力些……”
    不一會兒,白秀瓊已經舒爽的起來。
    “秀瓊妹妹……你真……哦……你的夾得我……真舒服……”
    龍翼放開寶貝,盡情,凶猛地衝擊白秀瓊的。
    “……哥哥……你……妹妹的……肚子了……哦……哼……幹啊……幹爛妹妹的……吧……啊啊……我……插到我的了…………妹妹不行了……妹妹飛上天了……啊……”
    白秀瓊原來分開的玉腿,頓時緊緊夾住龍翼,嘴含糊不清地叫道,全身抽搐著,達到了,龍翼自然也是放出,讓她體會到最高樂趣。
    白丹鳳眼看著龍翼的寶貝,在白秀瓊的速的進進出出,每次都帶出大量的,沿著股溝往下流到地上,隻覺得內越來越,越來越癢,她實在難以忍受。龍翼轉眼看到,一手把白丹鳳的柔腰也攬了過來,把手伸進她的腿一摸,笑著說道:“丹鳳妹妹,你的水可真多。”
    白丹鳳玉腿一夾,把龍翼的手夾進暖烘烘,滑溜溜的,羞答答的說不出話來,龍翼的手指在白丹鳳二腿夾緊的,鑽了鑽,已塞進她窄狹的,白丹鳳眉兒一皺,輕聲說道:“哥,輕一點,妹妹下麵痛得很。”
    龍翼見白丹鳳恥部稀疏,嫩白至極,大上,寸毛不長,他禁不住的撫摸、狂吻,雨落似的落在白丹鳳腿,白丹鳳玉股擺動,婉聲嬌啼不已,龍翼的手指剝開白丹鳳的大,隻見麵一條鮮紅的兒。
    龍翼拖下一枕頭,墊在白丹鳳的玉股下麵,撥開她的玉腿,把頭藏進她,伸出舌尖,往他麵直舔進去,白丹鳳忽然感到一陣酸麻從衝起,撩得混身奇癢,宛若蟲蟻在身上爬行,柔腰玉股一陣晃擺,櫻唇“嗯哦”的婉啼著。
    “哥……那髒啊……好癢……”
    龍翼的手指把白丹鳳剝得更大些,舌尖猛朝鑽進去,激動得白丹鳳嬌喘嬌啼,像山泉般的湧出來。白丹鳳經龍翼在她舔吻後,已是淋漓,頓時翹起她的玉腿,架在龍翼雙肩上,龍翼手握著挺起的寶貝,在白丹鳳的肉膜慢慢擦磨,白丹鳳玉股晃擺,一陣嬌喘,軟綿綿的說道:“哥哥,別磨了,妹妹麵癢得難受哩。”
    龍翼經白丹鳳此說後,就用手指剝開大,把挺起的寶貝往插,寶貝一寸寸的沒入少女的花瓣,白丹鳳隻感到一陣撕裂的巨痛,玉股急顫,求饒似的說道:“哥哥,你輕一點兒,妹妹下麵痛死啦。”
    龍翼一看白丹鳳的邊,果有絲絲紅血滲將出來,隻好停止一下,就用手撫搓她酥胸的一對,一邊擺動臀部,把寶貝慢慢塞進。白丹鳳被龍翼一搓一捏,的又攙攙的流下來,龍翼大臀一挺,“滋”的一聲,粗硬的寶貝,已盡根塞進,慌得白丹鳳嬌軀抖顫,玉股急擺,細膩嫩白的肌膚上香汗殷殷的流出來,婉聲嬌啼說道:“哥哥,慢一點,妹妹下麵痛得利害,受不了啦。”
    龍翼一麵輕輕,一麵在她雪膚上撫摸,憐愛萬分地說道:“丹鳳妹妹,女子第一次都會痛的,你忍著點,等一下就不會痛的了。”
    說著將龐然大物略縮小些,緩緩抽動。
    龍翼時時慢,寶貝在白丹鳳,滑進滑出的,不一會兒,果然白丹鳳哀啼的呻叫,變了嬌喘的聲音,龍翼輕拍著白丹鳳的玉臀,說道:“妹妹,你現在感到怎麼樣,還痛嗎?”
    白丹鳳粉臉赤紅,嬌柔無力的說道:“哥,妹妹不太痛了,隻是麵癢得難受,你盡管插去吧。”
    白丹鳳的內不斷流出,隻一小會,就不覺得痛了,她扭動細腰,顛著小,使勁夾著寶貝,龍翼一時興起,攔腰將她抱起,在屋內走動,舌頭輕咬著小小的,手扶玉臀上下擺動,寶貝隨著腳步在玉洞內有節奏的進出,白丹鳳的雙腿盤在龍翼的腰上,玉臂緊摟著他的脖子,口中:“哎喲……哥哥……我……用力……妹的花蕊……對……對…………好舒服……我從來沒有這樣舒服過……哥……啊……真美死我了……啊……”
    白丹鳳扭腰送臀,聲連連,乳波臀浪,此起彼伏。
    “哎呀……哥……嗯……哦……好……我完了……”
    白丹鳳到底年幼,忍受不了如此猛,在龐然大物的下,已經是強弩之末,突然一陣的酸麻奇癢,從冒起來,她嬌喘連連,含語不清的嬌啼,龍翼知她要出來,雙手緊緊的白丹鳳腿臀搖晃,挺起寶貝的,猛朝白丹鳳底層的直直的頂進,龍翼驟然感到上一陣滾燙,口一收一縮,白丹鳳的玉腿緊緊把自己挾住,她婉啼嬌嘌,像熱流似的從湧出來。
    龍翼猛的一顫,寶貝也猛的一挺,上一陣奇特的感,抖了幾下,腰背一酸,心頭一癢,一股熱燙的甘露,強有力的灌入白丹鳳的花蕊,白丹鳳抱緊龍翼,粉臀上挺,承受了他噴射出的楊枝甘露,給予她無比的感。
    “啊……哥……痛死……妹妹……了……”
    一場激烈的肉搏戰,曆經數次衝鋒陷陣,終於接束了,白丹鳳初嚐巫山雲雨,已是疲累不堪,頹然躺在龍翼的懷,隻知道緊緊摟住他,像是生怕他離開一樣,龍翼也是愛憐的摟住她,溫柔的親吻和撫摸著她,白丹鳳竟然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