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而洛家大房那邊,卻還一心盼著跟徐家定親。徐家老爺續弦一事,洛家大房後來也知曉了,洛芸蕊並不會隱瞞如今的徐家太太就是林萱娘的事情,洛家大太太得知後,反而讚了徐家老爺一番。畢竟,林萱娘和洛芸蕊是閨中好友,也算是洛家大太太看著長大的,對於這個命運多舛的林萱娘,洛家大太太還是很同情的。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有了林萱娘,洛家大太太覺得這親事更靠譜了。
    又過了一些時日,洐哥兒的病情有了好轉,洛家大太太想著還是抽空讓徐家的人見見洐哥兒比較好。因為她的身子骨太差了,這從大房到不遠的二房倒是無妨,可乘坐馬車大半個時辰趕到徐家的話,怕是吃不消的。思來想去,便拜托了睿哥兒帶著洐哥兒過來,當然也事先告知了洛芸蕊。
    洛芸蕊帶著睿哥兒和洐哥兒去了徐家,她本人是跟徐家的女眷坐下來聊天的,而睿哥兒和洐哥兒則是被徐家老爺帶去了書房。
    既然是來徐家拜訪,哪怕男女有別,但長輩還是要見的。因而徐家老太太和林萱娘都出來跟他們見了一麵,然後才讓徐家老爺將他們帶走的。甚至於徐家大小姐都隔著屏風瞧了一眼,當然並沒有說透罷了。
    “那個大些的,就是你弟弟睿哥兒?還記得頭一次見到他時,他才三四歲吧?圓滾滾的一團,加上你家妹妹,兩個孩子竟然一模一樣,完全分不清楚誰是誰。”林萱娘對於睿哥兒和洐哥兒倒是沒有太大的看法,在她看來,兩個都還是孩子,頂多就是睿哥兒已經完全長開了,成了一個少年,但洐哥兒卻有些文弱。
    一旁的徐家老太太也是笑著的,隻是眉眼間卻沒有舒展。
    這林萱娘雖說如今是徐家太太,但她心目中很清楚,自己在這門親事上麵是說不上話的,況且她眼瞅著似乎兩家早已達成了共識,況且她對於洛家也有好感,自然不會說什麼掃興的話。
    而跟林萱娘不同的是,徐家老太太是能在這門親事上做主的,也是真心疼愛自己的孫女,因而在這門親事上,她的要求是很嚴格的。原先聽說的情況都是對洐哥兒有利的,這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徐家老太太對洐哥兒的印象不錯,壞處則是,這期望的高了,難免之後會有些心理落差。
    洐哥兒今年十四,這十四歲的少年,雖說還沒有及冠,但在大部分人家也算是個大人了。若是家中的幼子也就罷了,嬌慣一些是常有的事兒。可洐哥兒是洛家大房的嫡長子,按理說怎麼樣都得有些經事兒了。
    但徐家老太太方才瞧著洐哥兒,長相倒是不錯,麵色卻不大好看,尤其是跟睿哥兒站在一起,仿佛有些羸弱。
    “睿哥兒可不是當初的小孩子了,如今他妻子都有了身孕,明年就能當爹了。”洛芸蕊笑著答道,眼角卻是不留痕跡的瞄了一眼徐家老太太,將她眉眼間的那絲愁緒看在了眼,嘴上卻仍然不停歇:“至於我那妹妹,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不過性子倒是沒什麼變化,仍然淘氣的很。”
    回憶著方才的一幕,洛芸蕊心速的轉著心思。洐哥兒的態度是沒有問題的,相貌也算是堂堂的,唯一的問題就是麵色不大好。這也難怪,大病初愈能有如今的精氣神算是不錯了,可偏偏這個理由又不能拿出來直說。正盤算著怎麼幫洐哥兒解釋時,徐家老太太開口了。
    “秦太太,洛家少爺今年十四了?看著倒是還要小一些。”
    這算是很婉轉的話了,洛芸蕊當然明白徐家老太太這是變著法的在說洐哥兒體弱,可這又的確是事實,因而隻得陪著笑:“洐哥兒雖然家中嫡長子,不過他上頭隻有一個年長他許多的嫡姐,在他還未出生時便嫁到遠方了。餘下的倒有幾個庶姐,但都不親。說是嫡長子,但更像是獨子了。不過,洐哥兒的性子倒是極好的,沒有半分的嬌氣。”
    “這倒也無妨,如今到底年歲還小,等過些年長大些也會好的。”徐家老太太隻是微微有些失落,倒不至於直接回絕了洛家。想著洛家到底算是不錯的,這若是真的要求麵麵俱到,卻也是不恰實際的。
    “正是這個理。就像我弟弟睿哥兒,當初沒成親時,也不是一團孩子氣嘛,這成親了,妻子又有孕了,人就立刻長大了。”洛芸蕊也聽出了徐家老太太話的意思,當下心頭微微一鬆。她接受了洛家大太太的委托,卻不想到頭來帶回去一個壞消息。洛家大太太是很滿意徐家的,怎麼著也不能讓她失望。況且,在洛芸蕊看來,洐哥兒除了有些體弱之外,旁的卻是一點兒也不比旁人差的。
    “也是,雖說我家睦姐兒很是能幹,但一個家中畢竟還是要男人撐著門麵的。”
    林萱娘這會兒也感覺到了氣氛微微有些尷尬,忙出言打圓場:“老太太說的不錯,不過我瞧著那洛家少爺也是個好的,至少很有禮數。聽說還考上了太學是吧?那就更好了,以後當個文官,回頭掙個誥命,不比什麼都好?至於旁的事情,這不是有丫鬟小廝麼,倒也不需要親自親為。”
    原來,林萱娘不是沒有看出來洐哥兒體弱,而隻是剛才不想開口罷了。
    洛芸蕊嘴有些苦澀,她當然知道林萱娘這是在暗中幫著她,但她更明白,這女子身子骨不好尚且要被婆家嫌棄,至於男子那就更不用說了。畢竟,藥罐子可不是什麼好名聲。哪怕家中奴仆成群,很多事情也必須要家主出麵的。偏偏洛家大房人丁稀少,洛家大老爺和大太太又都年長了。說句不好聽的話,若是萬一他們兩個走了,尚還沒有長成的洐哥兒卻是無法支撐門戶的。
    雖說廄還有洛家二房在,也有她和蕾兒這兩個堂姐在,但畢竟不是嫡親的親人,平日照看些倒是容易,可一旦真的有大事,卻是無法依靠的。
    “洐哥兒是個上進的孩子,不像我家那幾個淘氣的哥兒,一回家就到處蹦躂,也不願意坐在書房做學問。這熬夜做學問的時間一長,可不是看著身子骨有些虛了嗎?放心,回頭我就跟我大伯母說說,這年歲還輕呢,就算用功也不急於一時,萬一將身子骨熬壞了可就得不償失了。”
    思來想去,洛芸蕊也隻能盡量說一些好話,她是覺得若是徐家這門親事不成,怕是洐哥兒也很難找到滿意的親事了。最重要的是,萬一中間不小心傳出洐哥兒身子骨羸弱的話來,卻是真的不好收拾了。
    幸好,之後徐家老太太並未在這個話題上繼續說下去,洛芸蕊估摸著她是打算等徐家老爺的態度,畢竟評定一個哥兒是否有前途,主要還是看學問如何。這點洛芸蕊倒不是很擔心,真要論學問的紮實程度,洐哥兒至少要比泰哥兒強,頂多就是不如泰哥兒滑頭罷了。
    等徐家老爺帶著睿哥兒和洐哥兒回來後不久,洛芸蕊便告辭了,回去的馬車上,洛芸蕊忙不迭的問他們倆情況如何?洐哥兒有些害羞,低著頭沒有言語,倒是睿哥兒點頭答應著,隻說交談還算愉,徐家老爺挺開心的,旁的話卻是沒有多說。
    洛芸蕊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們離開後不久,徐家的爭執便開始了。
    “那孩子身子骨一看就不好,這……要不這事兒先緩緩?等過兩年再說?”徐家老太太並不想完全放棄洐哥兒,可要她下定決定將寶貝孫女嫁給了一個病秧子卻也是為難她了。琢磨了一會兒,她還是希望再等等看,畢竟少年體弱是常事,但等過兩年及冠之後仍然體弱的話,那就有些不好了。
    徐家老爺沉吟了一會兒苦笑的搖搖頭:“真是不湊巧呢,其實我更喜歡那個大一些的哥兒。沉穩靠譜,身子骨也好,談吐學問都要比他堂弟更為出挑。可惜人家已經成親了。”
    “沒有可能的事情說什麼?我倒是想問問你,這親事先拖著你看如何?”
    “母親,我們願意拖,人家不會願意的。簡單的說,你可以選擇答應或者不答應,但我估計不管我們答不答應,那洛家少爺頂多明年就一定會定親了。”
    “這……”徐家老太太一時間有些猶豫不決,她也看出來了洛家如今有些著急。也是,就算明年定親,等成親也要兩年後了,那洐哥兒就有十七歲了,這個年歲卻是不小了。“我不嫁!”萬萬沒有想到,原本在間聽著外麵話兒的徐家大小姐忽的跑了出來,並且一開口就是一個炸雷。
    [限時!加微信cm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