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楚子高的心領神會


  
(兄弟們看一下排行榜,後麵追兵太猛了,一天之內連上十幾個名次,離我們隻有一步之遙了,我們一定要頂住呀,繼續推薦票投上,拉開距離,鞏固戰果,拜謝了。)
如果沒有今天一早高海打來的電話,楚子高也不會興奮得好象吃了興奮劑一樣。高海打來電話,就是問他休閑廣場項目進展如何了,一定要在設計上把關,爭取拿出讓人眼前一亮的效果。說到最後,似乎是無意地提中夏想,隨口說了一句:“我記得好象夏想學的就是建築,巧了,怪不得他對城市規劃方麵挺有見解。”
楚子高再聽不出高海的言外之意,就可以十分欣慰地回家養老去了。
高海的電話讓楚子高高興得差點跳起來,關上房門,為他的先見之明大叫三聲,要不是他五音不全,早就引吭高歌一曲,才能充分表達內心的喜悅。夏想才20多歲,就讓高秘書長如此賞識,而且聽說李丁山也十分器重*潢色小說他,李丁山馬上就是一縣的縣委書記,縣委書記和市政府秘書長都看重的人,以後還會沒有前途?
楚子高越想越坐立不安,恨不得馬上就和夏想建立起超乎尋常的合作關係。
夏想當然沒想到楚子高心中的曲曲彎彎這麼多,他和曹殊黧剛到大廳,還沒有坐穩,就看見楚子高山火從樓上下來,老遠就從夏想招手,熱情得好象多年的朋友一樣。
曹殊黧一臉不解地問:“楚子高是你的好朋友?認識幾年了?”
楚子高的過份熱情讓夏想猜到,估計是高海向他暗示了什麼,他也是十分熱情地和楚子高握手客套,介紹曹殊黧時,也沒有多說,隻說是同學,要兩個人一起合作設計。楚子高露出心知肚明的笑容:“同學?了解,明白,同學好,女同學更好,漂亮的女同學就最好了。”
曹殊黧眨眨眼睛一臉疑惑,好象沒聽明白似的。夏想也懶得過多解釋,就帶曹殊黧一起看了現場。
垃圾站搬走之後,留下一塊約30畝的空地,雖然不大,但正好位於路口的交叉處,若是設計得當,不但可以吸引周圍不少居民在此休閑娛樂,對來來往往的車輛來說,也是一處賞心悅目的風景。七八年後,燕市開始大量興建小型的休閑廣場,幾乎每個大型的十字路口,都在四個角處建有休閑廣場,所以對於設計這種休閑廣場,夏想可以說是信手拈來,輕鬆得很。
但他不會畫效果圖,所以隻有請曹殊黧代勞。上一次去佳家超市工地,讓他覺得曹殊黧雖然身為局長千金,但身上沒有太多的嬌縱和放任,反而還有一股踏實能幹的精神,而且上次曹殊黧在現場記錄的要點,也讓他感到這個小丫頭有見解有想法。
在楚子高的陪同下,夏想和曹殊黧在現場轉了一圈,曹殊黧不時在本上寫寫畫畫,看樣子是有了心得,她咬著鉛筆歪著頭想事的樣子十分可愛,有時會讓夏想產生一種錯覺,曹殊黧暑假過後就是大二學生了,怎麼有時看起去好象才上高二一樣?
其實夏想並不想讓楚子高在身邊轉來轉去,奈何楚子高熱情過度,他隻好忍了。差不多忙了一個小時,又拿皮尺量了量具體尺寸,夏想心中有了底,就指著馬路對麵的一片空地,對楚子高說道:“楚總,對麵百姓河邊也有一片空地,估算著有上千平米,上麵雜草叢生,垃圾成堆,很影響步行街的形象,這麼丁點大的地方想讓市來解決,不定猴年馬月去了。依我看,楚總不妨再出點錢,把那塊空地也美化一下,這樣正好和這邊的休閑廣場形成呼應……”
“怎麼做,小夏,你說我聽。”楚子高心一跳,開始盤算不知道又要多花多少錢。
“不用額外花錢……”夏想先打消了楚子高的顧慮,“興建休閑廣場的時候,肯定會有多餘的花草,也會有多餘的土方,到時直接讓工人將土方拉到這,就著地勢填土做成一個坡地,再用剩下的花草種在上麵,就可以建成一處綠地,再在綠地之上點綴一些長椅,在休閑廣場走得累了,可以來到綠地休息片刻,這樣人流的互動就可以更好地將楚風樓酒樓收入眼底,更重要的是,這樣既節省了處理工程垃圾的費用,又贏得了市民的好感,可謂一舉兩得。”
“夏想你太厲害了,我簡直要崇拜你了。”楚子高還沒有開口,曹殊黧上前就擺弄夏想的腦袋,又揪了揪他的耳朵,“你腦袋瓜是怎麼長的,怎麼會這麼聰明?怎麼可能這麼聰明?快告訴我,你是怎麼想到這個絕妙的辦法的,我覺得陳教授也未必能想出這麼高明的設計思路。”
陳香國陳教授是建築學院的教授,是全省規劃方麵的一流專家,夏想自認和陳教授沒法比,他不過是占了先機,被曹殊黧誇得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怎麼能和陳教授相提並論?別亂說了,對麵那片空地的效果圖也交給你了,有問題沒有?”
曹殊黧昂首挺胸,好象受訓的女兵一樣“啪”的一聲站直了身子:“保證完成任務。”
楚子高心道夏想果然厲害,不但讓高秘書長看重,連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也訓得服服帖帖,看來以後私下還要向他多學習才對,向他請教一下管教老婆**,省得讓家中的母老虎總是有事沒事就把他訓得跟孫子一樣。不過讓他最高興的還是夏想綠化空地的法子,他很清楚處理工程垃圾費用有多高,畢竟以前也建過酒樓,沒想到一筆不小的花費經夏想一說,不但不用花上一分,還變廢為寶,又多出一片綠地出來。
這小夥子真不尋常,腦子太好使了,太靈活了,要是做生意的話,肯定能賺大錢。要是夏想能幫他打理酒樓,不定會有多少金點子可以讓酒樓生意大好……再看向夏想時,楚子高雙眼放光,就象惡狼盯著獵物一樣。
“就聽你的,小夏,我老楚活了40多歲,平生第一次佩服一個比我小了20歲的小夥子,好樣的。我是南方人,別看我說話辦事不如北方人爽快,不過心也實誠得很,以後沒說的,小夏,你要是不見外的話,叫我一聲楚叔叔,大事我辦不了,借錢這樣的小事,一句話的事情。”楚子高臉色漲得通紅,眉飛色舞地說道。
盡管知道楚子高說話時表情和動作都愛誇張,不過夏想也能從他激動的神色中看出幾份真誠,多個朋友多條路,他緊緊握住楚子高的手,說道:“楚叔叔言重了,我年紀輕,見識少,以後還有許多地方需要楚叔叔指點和幫忙。”
楚子高也能看出夏想也是誠意十足,高興地大手一揮:“小夏,叔叔今天高興,你不但幫我省了錢,又為楚風樓的發展著想,叔叔不能讓你白忙,設計費用原先說的是兩萬,剛才你一句話至少為叔叔節省了兩三萬,我再拿出一萬,算是綠地的設計費……”
見夏想要推辭,楚子高假裝生氣,按住他的手:“不給叔叔麵子不是?你剛畢業,用錢的地方多,再說你幫我這麼大的忙,兩塊地方三萬元的設計費用不高,不要的話就是嫌少是不是?要不給你五萬?”
在一旁的曹殊黧吃驚地張大了嘴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夏想隻好接受了三萬元的費用,楚子高才心滿意足地點點頭,轉頭問曹殊黧:“殊黧晚上想吃什麼,我去吩咐廚師專門給你做。”儼然是一副長輩的關切的口吻。
曹殊黧乖巧地看了看夏想,害羞地說道:“楚叔叔太客氣了,不用這麼麻煩的,隨便吃點什麼就可以了……我都聽夏想的。”
楚子高更堅定了先前的看法,曹殊黧是夏想的女朋友,而且超級聽話,心想起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不由暗暗歎息一聲,一個成功的男人,不僅要在外麵風光,回到家也不能受氣才對……他偷偷朝夏想豎了豎大拇指,笑道:“也好,我先去安排一下,等一下直接到二樓的666號雅間入座。”
“好你個夏想,真是一個大騙子,你到底用了什麼詭計讓人家一個大老板乖乖地給你三萬元的設計費?三萬元,好多錢呀,你太黑心了。”楚子高剛走,曹殊黧就輕輕打了夏想一下,問道。
“不是我黑心,而是我設計的效果圖絕對值這麼多錢。”夏想對他的設計思路絕對有信心,同時他也清楚,三萬元看似不少,不過比起找正規的設計院,又不值一提,何況他可以肯定的是,學院派的設計遠不如他的設計既實惠又實用,“這錢,我們一人一半,我出思路,你來畫圖,按勞分配。”
曹殊黧一隻手拿著本子擋在額前,遮住刺眼的陽光,搖搖頭:“才不要你的錢,再說我要錢做什麼?我又不是為了賺錢才跟你來做設計,我是為了理論聯係實踐,你以為我是貪財之人?”又想起了什麼,忽然一揚手拿手中的本子又打了夏想一下,“你太聰明了,以後我得提防你一點,省得不定什麼時候被你賣了都不知道,說不定還在一旁傻笑著幫你討價還價。”
“你可不好賣……”曹永國再清廉再嚴以律己,灰色收入還是有不少的,否則也不會做到現在的高位,況且城建局也是一個肥缺,曹殊黧好歹也是局長千金,從小到大不缺錢花,沒有賺錢艱難的概念,不知道缺錢的難處也情有可原,夏想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就轉移了話題,“沒人要。”
“我打你,敢咒我沒有要,我長得又不醜,人又不笨,憑什麼沒人要?”曹殊黧作勢又打。
夏想趕緊求饒:“聽我說完好不好?我是說你身價太高了,要賣的話至少要賣一千萬,你想想,千萬富翁太少了,又帥又年輕的千萬富翁更是絕無僅有,我上哪去找這樣一個千萬富翁去賣你?”
“懶得理你,看你挺老實的一個孩子,貧起嘴來也挺有水平的。”曹殊黧心中美滋滋的,被夏想說成價值千萬,顯然是她在他心目中價值連城,無可替代。
看完現場,夏想心中有了底,見天色不早,就和曹殊黧一直去楚風樓吃飯。沒想到還沒有上樓,就遇到了幾個意想不到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