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戰家的蟄伏


      西方,兩大殺神聯手,巨大的冰藍掌印每一次拍下,山嶽都會顫上一顫,配合著斷七尺的離合刀芒,威力無窮。
    北方,妃小雅,鍾露,周小蝶和小天並肩而立,各展所學,凶猛轟擊著大山。
    上十位靈階高手的全力猛攻,蠻山搖搖欲墜,山腹的通道中落石滾滾。蜿蜒在此地不知多少年的山脈終於有承受不住的跡象,猛地往內一陷。
    見到此景,眾人皆是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轟隆隆,山崩地裂,整座蠻山突然往下方沉去。
    歐陽羽出手了,古樸無華的藏鋒在他手上蓧來忽去,劍幕如雨。
    “守劍,力挽狂瀾!”
    一圈圈劍芒脫離藏鋒朝下方襲去,大圈套著小圈,小圈中疊更小的劍圈,當真是詭異無比。
    這些劍芒打進蠻山之中,不但沒加蠻山的塌陷速度,反而象是一隻無形的大手,拖住了整座蠻山,讓這座大山沉淪的速度變慢。
    歐陽羽用盡了全力,也隻能稍微減緩而已。蠻山依然在震蕩不已,不多時,一聲巨響傳來,整座蠻山崩塌了。
    但有了歐陽羽的支持,這座巨大山脈的塌陷,倒沒給周邊帶來什麼太大的影響,受影響的範圍也被縮小到可以承受的程度,至少沒波及到吉祥城。
    這一天,吉祥城也晃了幾晃,大地在顫抖,住民們驚恐萬分。
    眾人氣喘籲籲地聚集在一起,俯瞰著下方騰空而起,遮蔽了天地的塵霧。雖然這場景是自己弄出來的,可在場諸人無論是誰都有些後怕。
    這等山嶽崩塌之威,無論是誰身在其中,恐怕都難逃厄運。
    靜靜地等了半天,唐風這群人一邊恢複一邊警惕著蠻山的動靜,直到確定它已經完全安穩下來之後這才離開。
    蠻山事情已了,唐風下一個目標便是三旗山。
    這一路走去,盡是在戰家的地盤上活動。本來唐風也滿懷謹慎,想要低調行事,但蠻山這邊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想低調也不成了。
    索性不再藏著掖著,領著一幫人光明正大地行動起來。
    有了之前的經驗,唐風也不再讓女孩們遮擋住容顏了,就這麼出現在世人麵前,哪個不開眼的想要來調戲,便做好被擊殺的準備。
    還別說,這世上不開的人真的挺多,唐風這一路走過去,接連以血腥手段屠城三座,將這三座城池內戰家的附屬家族殺的雞犬不寧。
    匆匆一個月過去,唐風被分配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三條靈脈所在的山脈皆被毀去,所有開采出來的靈石都已經成了唐風的戰利品。事情進行的如此順利倒讓唐風有些意外。
    在他的猜想中,自己這批人這般囂張,總會引出戰家一些高層前來阻止的,可戰家按兵不動,根本沒來搭理他,倒讓唐風有些不安。
    戰家這般蟄伏,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戰家不但無視了自己這批人,從沿途打聽到的消息中唐風得知,血霧城和天聖宮的人馬也是所向披靡,根本沒遇到什麼像樣的阻攔,各自接連搶奪戰家的三條靈脈,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這感覺,就象是戰家已經完全放棄了這些靈脈,將其拱手送上一般。
    更讓唐風不安的是古家和斬魂宗的勝利。
    這一個月來,古家和斬魂宗聯手,兩方人馬朝戰家總宅逼近,一路摧枯拉朽勢如破竹,所到之處,戰家的附庸家族要麼臣服,要麼被剿滅。
    戰家竟對這些家族的生死也是毫不理睬。
    在戰前,古幽月曾經判斷過當時的局勢,最終得出一個結論。這一次四大勢力開戰,不打上幾個月根本看不到誰占上風,誰落下風。
    但現在因為戰家的毫無作為,卻讓局勢變得相當明朗。
    古家和斬魂宗占據了絕對的優勢,整片天下的人都以為戰家要完了。
    可唐風不這麼想,戰家越是龜縮,剩下的戰力就越精純!附庸家族雖然損失慘重,可戰家的根本並沒遭遇到什麼傷害,除了在吉祥城唐風殺了一個戰家護法之外,搶奪另外兩條靈脈的時候,根本沒有戰家人的身影。
    事後得知,這兩條靈脈也是有戰家的高手看護的,隻不過在唐風來之前,這高手就已經走了。
    戰家到底在搞什麼?
    他們在麵對古家和斬魂宗大軍壓境的情況下,並不是毫無還手之力啊。如果他們真的反抗,想必古家和斬魂宗也會損失慘重,畢竟戰家的靈階上品可是有二十多人,更不要說還有戰狂這個百年老怪。
    放任附庸家族被消滅,對戰家沒有一點好處。這種做法隻會加速這個家族的滅亡,退一萬步講,就算最後戰家勝了,沒有這些附庸家族的幫忙犧牲當炮灰,戰家肯定也是傷筋動骨,隻能慘勝。
    唐風自付如果自己是戰家的家主,肯定不會讓附庸家族先死完,最起碼也要做做樣子,讓那些附庸家族知道自己沒拋棄他們,安撫人心。除非,自己有必勝的把握,才會無視附庸家族的死活。
    戰家有必勝的把握麼?戰狂雖然厲害,可這邊有段無憂坐鎮,兩個百年老怪拚起來,誰贏誰輸還不一定呢。
    唐風有些想不明白,卻能隱隱察覺到戰家有些有恃無恐。
    此時,唐風已經來到了戰家百之外的無雙城,這座城池是以戰無雙的名字命名的,也是距離戰家總宅最近的一座城池。
    這距離戰家太近了,近到一旦被戰家發現,連逃跑的可能都沒有。所以唐風領著一群人先是易容化妝,這才進了城。
    可進城之後,他發現事情越來越不對了。
    這座城池內,竟然沒有一個戰家的人!戰家連這最後一個據點都徹底拋棄!將總宅完全暴露在敵人的眼皮子底下。
    無雙城外有最後一條靈脈,唐風帶人去看的時候,發現這一條靈脈的人員已經撤離的一幹二淨,開采出來的靈石也全部帶走了,倒讓唐風撲了一個空。
    “風少,事情有些不對呢。”湯非笑眉頭緊皺。
    傻子也能看出這一點,諸人皆都憂心忡忡。戰局不可能進展的如此順利,現在古家和斬魂宗的人馬正在迅速朝戰家總宅逼近,不出意外,十天左右就能抵達。
    戰家在隱藏什麼?又在等待什麼?它蟄伏的越深,反擊的就越厲害!
    一個通知。
    恩,唐門寫到這,也到尾聲了,現在正在收尾階段,小莫盡量讓結局完美一些,不留下什麼遺憾。
    哎,不知道為什麼,寫出上麵這句話時候感覺心酸酸的,有些不舍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