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逃出升天


      話說冥神和瘟神進入死殺殿後,壓根就沒有去尋找丁羽的蹤跡,而是直接開辟出來一個微型空間,化成一顆塵埃隱藏起來。{szcn}
    冥神和瘟神也不傻,當然不會被別人當成槍去使。即使被逼先進來了,也不會真的就會去主動找丁羽。畢竟,冥神心也有譜,一旦自己和丁羽打起來,就算不死也要脫層皮。
    所以,冥神和瘟神就一不做二不休,進來就先藏起來,反正月神等人不進來,大家就耗著,看誰能耗過誰。若是月神、風神他們等煩了,自己進來對上丁羽了,冥神才會現身。甚至,會等到月神、風神他們和丁羽打的兩敗俱傷時才現身。
    這些都是陽謀,赤.裸裸的陽謀,就和剛剛在外麵月神等人逼迫冥神、瘟神當先鋒當炮灰先如死殺殿一樣,明明知道是對方的計謀,卻什麼話都說不吃來,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
    冥神的狡詐,由此可見一斑。
    不過,這邊冥神和瘟神剛剛躲到微塵空間中隱藏起來,一股強烈的陽光就直直的照射了進來。這屢陽光,就仿佛是天地初開時破開一切混沌的第一縷光芒,給你無限的生機和無窮的力量,這就是太陽的光芒,太陽的特性。
    當這屢陽光照進死殺殿以後,頓時整個大殿都一種被變成透明的感覺,沒有什麼能夠在這陽光中隱身、遁形、隱匿。
    緊隨其後,太陽神高達的身軀便直接出現在死殺殿中,月神、風神、星神也魚貫而入。
    四尊神祗齊齊進入死殺殿後,太陽神眼睛斜視了一下冥神和瘟神的藏身處,突然毫無預兆的打了一個指響,頓時,冥神和瘟神所處的微型空間,一下子就土崩瓦解,徹底沒有了藏身的可能性。
    冥神和瘟神一下子就跌跌撞撞的掉了出來,看見太陽神、月神、風神、星神四人齊刷刷的站在自己麵前,也是不僅一愣神。
    “太......太陽神大人,您怎麼......怎麼還親自動手了?!”冥神有些不明狀況,有些結巴的試探性問道。
    冥神之所以奇怪,因為像太陽神這種存在,實力直追虛空之主梅杜莎女王這種神羅之下第一人的無敵存在,通常都一心向道,不問世事,平時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一般很難讓太陽神親自出馬。就像這一次,連混沌十尊神被別人斬殺了四尊,太陽神都一直沒有親自主持,都是采取了一種半跟隨的態度,一切都是月神在主持。
    不等太陽神說話,月神馬上就一臉怒色的望向冥神,嬌聲大怒道,“冥神,你竟然敢騙我!你壓根就沒有去找丁羽的行蹤,你竟然敢耍我!”
    月神這邊大怒不止,風神和星神也十分憤怒,沒想到冥神和瘟神竟然敢玩這種出工不出力的把戲,蒙騙眾人,紛紛怒目而視。看那架勢,似乎要先滅掉冥神再去尋找丁羽一樣。
    冥神也知道此事情勢危急,不會,此人不愧是壽元超過八千萬年的老狐狸,智謀無雙,反應過人,眼珠子一轉,馬上就有了自己的說辭。
    因為此事,太陽神也望向了冥神,如果冥神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說法,的確可能小命不保。
    “事情是這樣的。”冥神搓了搓手,一臉堆笑的說道,“你們也都知道我和瘟神的實力,和藥神、閻神差不多,但絕對不是死神和殺神的對手,尤其是殺神,絕對是人形殺戮機器,我和瘟神加在一起都未必能夠在硬碰硬中占得便宜。所以,我們兄弟連個也隻能先隱藏起來,謀而後動啊。要不然,冒冒失失的出手尋人,可能還抓不到丁羽,我們兩人就已經被幹掉了。”
    “好一個謀而後動。”月神不冷不熱的說道,“你們都已經進來了,才開始想著如何動手,進來前幹嘛了啊。別以為我們都那麼好騙,我們也和你一樣,都是壽元超過八千萬年的人,陰謀陽謀話中真假我還是分得清楚的。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你一定打算一直躲著,等到我們耐心耗盡之時,定會進來找丁羽火拚,然後你就可以乘機漁翁得利了,是吧?”
    冥神聞言,心中暗罵,“丫的你還有臉說我漁翁得利,你用手段聯合風神、星神將我逼進來先和丁羽硬碰硬,不也是為了漁翁得利嗎,現在還意思倒打一把,真是臉皮比牆皮還厚。”
    不過,冥神當然不會當麵如此將月神的話給頂回去,畢竟,月神的道侶太陽神還站在那呢。
    冥神雖然心中有氣,但也不能明著發作,隻能悻悻的繞著彎子說道,“當我幾千萬年前,還是一個連修真都不知道為何物的時候,我們的小縣城,有著這樣一個故事,叫做隻準州官方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你......”月神何等聰明之人,當下就知道冥神是在繞著彎子說自己,當下氣的不輕,蘭花玉指指著冥神氣惱道,“冥神你這是在繞著彎子罵我,你信不信我在生擒丁羽前,先把你給拿下了。”
    冥神聞言也是心中一驚,頗為緊張,不過,畢竟,他也算是老江湖了,心智和定力不是一般的好,當下不緊不慢的望向太陽神,這位混沌十尊神的領袖,淡淡道,“太陽神,你是我們混沌十尊神的領袖,你覺得大敵當前,我們是先內杠好呢,還是一致對外好呢?”
    太陽神似乎一直都沒有關心冥神和月神之間的爭執,隻是目光望向死殺殿最高的第一千層,若有所思道,“你們都先別鬥了,這次行動事關重大。我們惹上的,很可能是神羅之後,而且還不止是一個,都小心點。我提醒一下你們,如果不能生擒,哪怕是讓他或他們跑了,也不能下殺手。”
    太陽神說罷,便自己一馬當先的衝了上去。
    死殺殿雖然高聳入雲,足有一千層至高,但是對於太陽神這種無限接近神羅的大高手來說,不過是一個眨眼的功夫.
    月神看見太陽神率先衝了上去,也是對著冥神冷哼了一聲,馬上尾隨而上。隨後,風神、星神還有冥神和瘟神也都跟了上去。
    現在他們可真的是什麼都不害怕了,一切有了太陽神出麵,那就好辦多了,畢竟,太陽神可是混沌十尊神的領袖,無限接近神羅的存在。
    甚至,在諸天萬界之中,神羅之下,出了那虛空之主梅杜莎女王,就沒有人能在戰鬥力上強過太陽神。
    冥神一邊飛著,一邊心暗笑。這一次,自己的一場危機總算是化解了,雖說若是生擒了丁羽後,好處可能自己會撈不到,但總比受傷或是喪命強。
    外麵餘下的混沌十尊神都傾巢出動,朝著丁羽圍剿而來,丁羽也沒有閑著,整個死殺殿的第一千層,已經被丁羽布置下了百萬道絕殺大陣,半步神羅踏入其中,不死也要脫層皮。
    丁羽使出了一個分身,站在百萬絕殺大陣的中央,以此來誘敵深入,自己的本體,則藏在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和冥神一樣,化成了一顆塵埃,神鬼莫測。
    不過,相比於冥神和瘟神化身塵埃的手段,丁羽的隱身功夫更加的高明。
    此時的丁羽,神羅之力催動到了極限,竟然化成了一道一寸長短的光芒,若有似無,即便是半步神羅高手,也很難察覺的到。
    這等手段,就是算是神乎其神,甚至超越了神的手段,無限接近於神羅。
    丁羽現在,融合了四尊混沌神的混沌精華,神羅之力已經膨脹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即便在神羅之下,可能依然不是虛空之主梅杜莎女王的對手,但也絕對了對抗然後逃跑的實力。不像上一次,完全就是任人宰割,連逃跑都辦不到。
    太陽神一馬當先,一力降十會,猛的衝進來,一下子不分青紅皂白就闖入了絕殺大陣之中,頓時,百萬大陣齊發,化成無數道光幕,將太陽神吞噬。
    後麵趕來的月神等人,看到這一幕,都大驚失色。然而,不等他們喊出聲來,丁羽的偷襲拍馬而至。神羅之力化成五把催命長劍,朝著月神、風神、星神、冥神還有瘟神殺去。
    五人都是神祗,自然不會被丁羽一劍擊中,不過,促不及防之下,還是防禦的十分狼狽。由於丁羽的神羅之力,乃是開天辟地的力量,諸天萬界獨一無二,五人抵禦了半天才完全消弭。
    這時候,太陽神也一聲衝天怒吼,從百萬絕殺大陣的吞噬中衝天而起。
    此時的太陽神,全身篳路藍縷,一身的華貴衣裳變成乞丐服。
    做為混沌神的領袖,太陽神此時怒不可斥,大吼道,“小兒敢暗算我!”
    然而,丁羽早就利用這個契機,逃出了死殺殿,消失在廣闊無邊的天外空間之中。
    在場的六大混沌神,猝不及防下,竟然還讓丁羽給算計了一把。六人合力圍剿,竟然還讓丁羽在眨眼的功夫逃脫了。這簡直就是莫大的恥辱。
    太陽神大吼一聲,“追!就算把天外空間給翻過來,也一定要生擒了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