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無名戰衣


      ps:正月十五元宵節,祝福每一位支持宿命的書友,元宵節快樂。『綠『色』小說網』()感謝你們,陪著宿命,一起度過了元宵節。
    ........................................................................................
    丁羽經過短暫的吃驚後,旋即恢複了正常,馬上笑道,“煙茗小姐果然了得,一會就看我大展身手吧。”
    而反觀煙茗,此時也是氣喘籲籲,心髒都差點跳出來。做出這個決定,比她和別的大羅金仙激戰三千回合都要費力氣。
    畢竟,三百億原始丹,可不是什麼小數目。要做出這個決定,也是需要巨大的勇氣的。
    這等數目的原始丹,若是全都倒出來,都可以直接將殺天樓拍賣行的拍賣場給添滿了。煙茗雖然貴為殺天樓拍賣行的主事,但是要許出這樣的承諾,也是不容易的。
    本來,這四件法器,最低就隻能當一百億原始丹,大方一點,可以提升到一百五十億,提升到二百億原始丹,就已經是天大的麵子了。不過,為了討好丁羽,討好丁羽假扮的這個財大氣粗的“深淵少主”,煙茗決定冒一次險。畢竟,她太渴望離開殺天樓了,離開大皇子南宮勝的魔抓,太渴望有著自由而安穩的人生了。而不是像現在這種,每天在永皇朝的各大權貴之間,斡旋遊走,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身死道消。
    而在三百億的原始丹,已經是煙茗能夠調動的極限。
    煙茗小姐此時掏出了三麵小巧的令牌,每一麵令牌上麵都刻著三個字——一百億!這三個字,都是仙王強者,用無上秘法,通天手段刻畫上去的,即便是仙王,也無法在短時間內隨意更改。
    三麵令牌,就意味著,在殺天樓的拍賣行中,可以兌換三百億的原始丹。
    “多謝煙茗小姐。”
    丁羽也不多言,笑著將令牌收入懷中,同時大手一揮,也是大大方方的將四件法器,推到了煙茗的麵前,並親自當著煙茗的麵,抹去了法器內自己的靈魂烙印,讓其變成了無主之物。
    丁羽抹殺靈魂烙印的手段,在一次震撼了煙茗。
    要知道,能夠在天級上品法器中,種下自己的靈魂烙印,然後又能在抬手之間將自己的靈魂烙印除掉,這等實力,已經不是普通大羅金仙能夠辦到的了。
    見多識廣的煙茗甚至,即便是巔峰大羅金仙,也是做不到的。
    那就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丁羽是半步仙王級別的高手。顯然,丁羽在不經意間,暴『露』了自己隱藏的實力。畢竟,剛才丁羽強抓煙茗手的時候,看上去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大羅金仙而已。
    “看來,這個深淵之主的三公子,也不是草包一個。他紈的外表下,還是有點城府的,居然還懂得隱藏實力。而且,做為一個紈子弟,能夠修成半步仙王的境界,看來,這深淵少主的天賦,也算是難得一遇的超級天才啊!”煙茗在心中暗自思索道。
    經過這麼一個『插』曲後,煙茗和丁羽,彼此之間,對於對方的判斷,也是有了新的認識。
    這個時候,一陣驚天囉響,殺天樓拍賣行的拍買大典,也正式開始了。
    隻見,一個身著華服的老托,拖著一方蓋著紅綢子的玉盤,走了出來。待到他走到巨大環行拍賣場中間後,才停下了腳步,清了清嗓子,高聲道,“感謝諸位貴人,蒞臨我們殺天樓拍賣行,今天,可不是普通的日子,乃是我們殺天樓拍賣行一年一度的拍買大典。馬上,就會有整整一百件稀世珍寶,宇宙之中罕有之物呈上來,到時候,大家盡可以開懷叫價,用自己手中的原始丹去贏取這些宇內難得一見,更是難得擁有的稀世珍寶!今天這第一件寶貝,乃是一顆須彌沙。須彌袋,大家都見過,相信在座的諸位,每人腰間都有一個。但是,我們這一粒須彌沙粒,一粒就能夠容納下一整個星際領域!這件重寶,起拍價是一千萬原始丹,有興趣的大人,可以來競價了。”
    那華服小老頭說罷,猛的敲了一下錘子,又是一聲震天響,預示著拍買大典正是開始。
    二千萬原始丹、五千萬原始丹,八千萬原始丹,一億原始丹,一億五千萬......
    最後,那看似不起眼的須彌沙粒,竟然拍賣出了一億八千萬原始丹的高價。
    緊隨其後,也有不少寶貝魚貫而出,包括宇內罕見的獸王皮,那乃是獸族領袖——獸王死後,被別人整個扒了皮。獸王曾經作為半步仙王高手,他的一整張皮,也是價值連城。還有很多與內罕見之物,包括可以衍化星的星爐、提升一個境界的境界丹,還有一些遙遠的混沌時代高手遺留下來的遺物,法器、丹『藥』、鎧甲、材料、功法,等等等等,林林總總,足足有五六十件東西,在眾人高漲的拍賣熱情中,被先後拍買出去了。
    其中,可以讓人提升一個境界的境界丹,讓大羅金仙高手一下子一步登天,變成半步仙王的神奇丹『藥』,更是拍賣出了二十億原始丹的高價。
    丁羽也在其中,小試身手,拍賣了一件東西,送給了蕭芷玉。那是一件可以在瞬間抵擋仙王一擊的手鐲,雖然效果非凡,但可惜是一次『性』的東西。不過,丁羽為了蕭芷玉的安全,還是用兩億原始丹的高價買下來了,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就在丁羽有些困乏的時候,突然,那老者抬出了一件破破爛爛的馬甲。
    “這是一件不知名的戰衣。雖然表麵上看著,破破爛爛的,沒什麼價值,但它最大的價值,就是沒有人知道它真正的價值。反正,據老朽的判斷,應該是某位強大仙王的遺物,隻不過上不知道具體功能而已。現在我唯一能夠告訴大家的是,即便是老朽我半步仙王的實力,都不能給這件戰衣,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那主持拍買的老者說道。
    而亦在這件類似馬甲似的破爛戰衣被抬出來後,丁羽手上的無名扳指,興奮的直接帶領丁羽衝了過去。以丁羽現在的實力,猝不及防之下,竟然沒能壓製住無名扳指的力量,身體不由自主的飛向那無名戰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