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玄界太子玄無涯


      ps:今天是元旦,大家都開開心心的,俗物纏身的我,酒醉微醺,今天隻有這一更了,明天恢複正常。
    丁羽進入天道聖堂的中央鬥場之後,就看見了一位一臉細皮嫩肉的俊俏公子哥。
    “你就是玄界太子玄無涯,怎麼你們這些大世界的少主,一個個都好像娘皮兒一樣,一個比一個嬌嫩,一個比一個俊俏啊!”丁羽負手而立,瞄了一眼那玄界太子玄無涯,淡淡的說道。
    “你找死!之前我還不相信,但我今天還真是見識到了,這個三千世界之內,還真有你這等不死天高地厚的人。我玄無涯最喜歡打死嘴硬的,敢這麼和我玄無涯說話的人,都已經死了!”玄無涯上來也是一副盛氣淩人的霸道樣子,絲毫沒有一點客氣和禮讓。
    “,同樣的話我也奉還給你。上一個敢和我這麼說話的人,就是通天大世界那老王八的寶貝兒子司馬通玄。結局嘛,相信你也見到了。”丁羽也是抱起了雙手,絲毫不在意玄無涯的盛氣淩人,一副他橫由他橫,我自撫山崗的樣子。
    “司馬通玄那個廢物,上一屆天道大會僥幸得了個季軍。今年這一屆天道大會,借了他老爹的通天之塔,練成了通天之軀,就以為自己多了得了。其實,就通天大世界那點道術,簡直不值一提,就算他學到頭了,也不過就是司馬通天那個樣子。二十倍半步金仙的力量算什麼,我不但可以和你一樣,一根手指便接下來,還能一拳頭將他打爆了!你作為新晉升的妖界太子,估計還不知道我們三千世界太子圈子的人物和實力吧,等你被我打殘之後,作為補償,我可以帶你在太子圈中見識見識。”玄無涯聽到了丁羽提起司馬通玄,立馬一副嗤之以鼻的樣子,似乎絲毫不將其放在心中,好像,司馬通玄在他玄無涯眼中,就是一個小蝦米,一個小螞蟻一樣,要捏死要踩死,都是一件輕鬆加愉快的事情。
    丁羽聽了玄無涯的話後,也是收起了笑容。的確,三千世界,什麼樣的人物之間,都會擁有一個固定的圈子。比如,界主之間,就會經常走動,經常有一些聚會,來交流信息、道術等。而這些少主太子之間,也擁有一定的圈子。顯然,那司馬通玄,雖然貴為通天大世界的少主,但是在三千世界少主太子這個圈子,似乎並不算是多麼出名,多麼厲害的人物。
    “哦?這樣看來,似乎我丁羽這個妖界太子,在你玄界太子麵前,也一樣是要被你一拳打爆的命兒?”丁羽打量了一番玄無涯,然後猛的釋放出一股足足相當於五十倍半步大羅金仙的氣息,試探著反問道。
    果然,那玄無涯也是決定高手,一下子就感覺了出來,而且全身上下一動,同樣一個強大的氣息,回應了過去。同時,玄無涯眼神一凜,雙眼之中,爆『射』出精光,似乎要看穿丁羽的修為一般。這玄無涯展示出來的氣息,比起五十倍大羅金仙的力量,隻強不弱。而且,這還是玄無涯隨手釋放出來的氣息,並不是其全部實力的展現,這玄界太子玄無涯的實力之強,由此可見一斑,否則也不會在天道大會走到這一步。
    “你是最近新崛起的人物,在三千世界中風頭正健,你能夠不動手便來到四強的位置,足以見得你在三千世界之中,已經有了一定的影響力和名氣。所以,隻要你能在我手中不死,然後還跟任我做老大的話,以後,在三千世界的少主圈子,我玄無涯會罩著你!你覺得如何?”玄無涯這時候,突然開始改變了策略,似乎是感覺到了丁羽也是一個不好惹的主兒,開始有了拉攏的意味。
    “哦?如果我丁羽不被你打死,我才隻能做你的小弟?那我若是贏了你,是不是,你也要認我做大哥啊?”丁羽星眉一挑,極具挑釁意味的反問道。
    “哈哈哈哈”
    誰知道,那玄無涯聽了丁羽的話後,突然仰天大笑一番,然後戛然而止,眼光冰冷如劍的盯著丁羽,一字一句的停頓說道,“丁羽,你果然有種!我玄無涯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底牌,敢讓你這麼猖狂?!同時,我會讓你明白,什麼叫做絕望!”
    “口說無憑,你們玄界都有什麼絕學,都拿出來吧。我可不想我一會抽取的玄之道,是一門百無一用的三千大道。”丁羽擺了擺手,又勾了勾手指,示意玄無涯快點動手。
    “臭小子,既然你趕著送死,那我玄無涯就成全你!”
    玄無涯說罷,一躍而起,雙掌一推,頓時,整個中央鬥場的空間內,都充滿了一股讓人窒息的味道。玄無涯整個人,好像一下子成了一切的主宰,左手為日,右手為月,日月交相輝映,互相作用,形成了一個古老而扭曲的圖案。一股股類似眾妙之門的玄之又玄的氣息,在其中不斷滲透而出,普通修士看上去一眼,便要直接丟了三魂七魄。
    這正是玄無涯賴以成名的絕技——日月玄功
    這門奇功,乃是將兩門無上級別的三千大道,日月之道和玄之道,以一門不知道多少個紀元以前的神奇之物做為中間的媒介,從而融合在一起,成就了這門無與倫比的奇功。
    這日月玄功,包含了日與月的精華,包括希望、生機、沉淪等意誌,還包括了玄之道的玄妙,此時一經施展出來,一下子就變得威力無窮,一掌便擁有不亞於二十尊半步大羅金仙的力量。此時,兩掌和一,至少都是四十尊半步大羅金仙的力量!當真是霸絕天地,震懾古今
    這玄無涯,不愧是三千世界少主圈子的翹楚之一,能夠自己融合三千大道,開創一門奇功,也算是百萬年難得一遇的無上天才了
    “搞什麼,這玄無涯上來便施展出日月玄功,擺明是要秒殺那什麼妖界太子丁羽啊!我們可都是打賭,丁羽可以在他手中,堅持過三回合的!”
    “就是,日月玄功一出,誰能夠與之爭鋒?抬手之間的力量,便是相當於四十尊半步大羅金仙,什麼樣的天才,還不都一掌給打扁了啊!”
    “不過就是賭了一億丹『藥』這種,這玄無涯也太認真了吧!”
    “你懂什麼?玄無涯這是故意為了在錦心公主麵前顯『露』身手,聽說,乾坤大世界的界主,即將為他的千金公主召開一場選親大會。乾坤錦心可是三千世界第一美女兼第一公主啊,那可是三千世界的第一名花,玄無涯可是眾多小蜜蜂中的一員啊。”
    “哈哈哈哈”
    幾個華府高冠的大世界少主,此時聚在了一個寬敞的空間中,看著玄無涯和丁羽的戰鬥,說說笑笑。
    而場內,丁羽看見玄無涯上來便祭出了四十倍半步大羅金仙的力量還試探自己,也是微微一笑,絲毫不放在心上。畢竟,丁羽現在的力量,可是超越了初入大羅金仙境界的強者,換算成半步大羅金仙,至少都是五百尊半步大羅金仙開外,當然不在乎這一點力量。甚至,丁羽就算站在原地,忍他玄無涯以這種級別的力量敲打一番,都絕對不帶感覺到一星半點兒的疼痛的。
    丁羽並沒有馬上一掌將其打爆,而是突然有了一種想要貓戲老鼠的感覺。
    不過,拋開力量大小不說,玄無涯開創的這門武學,還是讓丁羽十分感興趣的。日月之道和玄之道,都是三千大道之中,無上級別的三千大道,威力無窮,曆史久遠。玄無涯以身為載體,以神物為媒介,左手為日,右手為月,也算是將天人一體的境界,發揮到了淋淋盡致的地步。要不是丁羽因為靈魂毒體的緣故,因禍得福溶解了妖帝之心,可以說,這玄無涯,才是大羅之下第一人的最有利競爭者。也的確如他所言,那司馬通玄在他眼中,的確什麼都不是。
    “一手為日,一手為月?玄無涯,你倒是在武學領悟上有點造詣嘛。可惜,大道不過是返璞歸真,去偽存真,東拉西扯在一起,就算融合的再精妙,也是沒有任何作用的。現在,我就一指斷了你日月之間的聯係!”
    丁羽說罷,又是一指點出,直接點在了玄無涯手中中間,做為日月結合的媒介的那件神物上!眼隻準,拿捏之巧,簡直巧奪天工。
    那件神物,不是什麼實體,而是一件類似封印、類似古字的一個圖騰
    就在丁羽一指點上去的時候,玄無涯突然猙獰的笑了,“你敢觸碰這個圖騰,你死定了,修成半步仙王的大天妖都救不了你。你知道,這個圖騰叫做什麼名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