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姬家老祖


      丁羽一下子祭出自己的時間領域——仙王領域,頓時震驚了全場!
    在這審判殿之內,在場的所有長老,知道丁羽強,但沒想到,丁羽居然強大到這個程度。
    一人之力,相當於十尊玄黃秘境巔峰的高手!
    這已經是要超出秘境巨頭的範疇了,這樣的力量,已經是介乎於凡人和仙人之間了。
    半步仙人!
    丁羽展現出來的力量,就是和石應先這個天殛穀位高權重的飛升長老團團長一樣的實力——半步仙人!
    在宇宙之中,三千世界之內,任何一尊半步仙人的絕世存在,都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好比紫寰夜,這個一萬年前蜚聲宇內的半步仙人,即使到了現在,依然有很多人記得他的名頭。半步仙人,幾乎代表了凡人之中的最高戰力,再往前一小步,便能打破仙凡的阻隔,成就仙人業位,化凡為仙,升仙入聖!
    不論在任何一個門派之中,半步仙人的大能,都是要供奉起來的,都是門派的肱骨,都是門派之中的頂梁柱,挑大梁的人物。甚至可以說是門派的招牌人物,是門派的門麵。就算是在天殛穀、紫薇門或是雲林寺這等中央大千世界三大修真聖地之中,一尊半步仙人的大能,都有實力去做上掌教至尊的位置。
    現在,丁羽一個小小的初入天殛穀沒多久的弟子,在短短的時間,居然成長如斯,一人堪比十尊玄黃巔峰高手,成為了半步仙人!那就是說,丁羽在天殛穀這個門派中的地位,已經不是普通的弟子這麼簡單了。以丁羽現在的實力,已經有資格加入天殛穀穀內最重要的機構——飛升長老團了。甚至,丁羽都擁有去挑戰飛升長老團團長的位置了。就算丁羽無欲無求,起碼,丁羽的地位,也不亞於石應先這個飛升長老團的團長。
    “我的媽呀,這還是幾天前在天殛哨所和我交手,被我死死壓製的那個丁羽嗎?這才多久的時間啊,居然成了半步仙人?這是神話啊,還是傳說啊!!!”施太宗太上長老,看見丁羽祭出仙王領域,展現出不亞於十尊玄黃秘境巔峰巨頭的實力後,整個人都不禁微微顫抖了起來。
    “逆天!太逆天了!難道這丁羽,會成為下一個煙水聖姑,成為我們天殛穀在三千世界中的招牌人物?!不,此子的潛力,比當年的煙水聖姑還要可怕,還要強大!不行,我一定要帶領太上長老團,好好的支持丁羽。此子將來,必成大器,非池中之物啊!看紫盈和白清兒的臉『色』,估計那無道雪是估計說丁羽是自己未婚夫的。起初,我還以為是為了救丁羽,現在看來,這無道雪也不傻,也是在和丁羽這個前途不可限量的妖孽到逆天的天才,攀親近呢。”太上長老團的團長葉道一,感受著丁羽體內強大的氣息,看著空中被壓縮成一團光球大小的仙王領域,心中再次肯定了自己要站在丁羽一邊的想法。
    “此子乃是天罰聖者看重的人物,方一入穀,便收入關門弟子。現在,又展現出了如此實力以及將來不可限量的潛力,看來,我也不能為了石應先的家事,就和丁羽死磕。半步仙人間的矛盾,已經不是我能摻和進去的了,我必須保持中立。”一尊飛升長老團中,和何逸仙同等地位的執法長老,心中也是暗暗盤算著。
    石應先看見丁羽突然爆發,展現出不亞於自己的實力,心中也是大吃一驚,不過,以石應先半步仙人的定力和心智,很快就平靜了下來,淡淡說道,“拋開我們石家一族的恩怨,也就是我的玄孫——石明傑的事情不談,丁羽,我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天才,鬼才,雄才,甚至可以說是天殛穀中的妖孽級別的天才弟子!但是,你錯就錯在,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你的仙王領域中,有著陰陽仙王的法相虛影,那麼,掌握陰陽之道的你,也應該明白強極易折的道理。你和我對抗,就是在和整個飛升長老團對抗,和天殛穀中全力最大的機構對抗,和天殛穀的門規對抗!我們畢竟都是天殛穀的人,我不想因為個人恩怨,而毀去一個未來有可能成為天殛穀招牌人物的天才弟子。隻要你今天肯誠心認錯,對我磕一個響頭,就算是對我們石家一族有一個交待了。那麼,你殺死大鬧天殛哨所以及石明傑的事情,就一筆勾銷了。”
    丁羽看見石應先居然主動讓步了,嘴角淡淡一笑,說道,“不要說的那麼好聽,好像你多位天殛穀著想,一心一意盡忠盡責一樣。你還不是怕和我戰鬥受傷了,若是損失了仙人法則,那你這輩子晉升仙人的希望,就渺茫了。告訴你我石應先,欺軟怕硬的人我見多了,但沒見過你這麼一邊大義凜然的裝正義,一方麵在那見風使舵的。見到軟的就捏,見到紮手的就抬出天殛穀這個大後台。告聽好了,石明傑沒有死,但是他的靈魂已經不存在了。我將他送給我的朋友紫寰夜前輩,奪舍轉生了。我覺得,你損失一個玄孫,能夠和紫寰一族交好,應該很劃算啊!”
    石應先聞言,再好的脾氣,也受不了了。畢竟,做為半步仙人的他,已經幾千年沒有人敢頂撞他了。今天,居然被丁羽這個後生晚輩,一頓擠兌和諷刺,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石兄,此子太過囂張跋扈,簡直是天理難容!我們就聯『綠『色』小說網』!我的玄孫姬少皇,也在不久前,被他打落了境界,這筆賬我也要和他好好算算。既然他喜歡恃強淩弱,那我們要就倚老賣老一次。”
    就在石應先怒火中燒,就要爆發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在飛升長老團中響起,一個黃衣儒者似的老人緩步走出,正是天殛穀姬家的老祖,姬少皇的太爺爺——姬尚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