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鯤鵬之境


      就在眾人納悶的時候,突然眼前一黑,之前那種強烈的扭曲和眩暈感覺,隨之消失。
    芊芊公主出手如電,雙手迅速捏了一個法印,一把撐起七彩混天綾,仿佛升起了一個紅『色』的小太陽一般,頓時將周圍映的一片霞光異彩。
    眼前的景象,也是讓大家都十分吃驚。
    這是一個封閉的空間,好像一個角鬥場一般,眾人都記得十分清楚,在踏入十境地宮之前,周圍的空地,都是十分潔淨的。
    但是現在,眾人目光所見之處,全都是橫屍滿地的屍骸、折斷破損的法器以及牆壁上觸目驚心的痕跡。
    給人一種錯覺,好像這不是什麼十境地宮,而是一個角鬥場,而且還是一個十分殘酷的角鬥場。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們被扭曲的時空傳送到了一個古老的角鬥場?”見多識廣的芊芊公主,首先開口說道。
    “不是,我們並沒有被傳送到別的地方。現在,我們依然處在十境地宮之中。”丁羽仔細的觀察了一番,淡淡的說道。
    “噢?丁羽公子是看出了什麼門道嗎?”芊芊公主反問道。
    丁羽目光依然不斷掃視著周圍,目不轉睛的說道,“芊芊公主,你仔細看一下周圍。這個地方,四麵都是封閉的空間。除了我們上方的星雲似的傳送口,便再無入口或者是出口。所以說,我們一定是從上方的星雲傳送口進來的。如果我猜的沒有錯,這個空間之中,一定隱藏著一些機關或是玄機,隻有打開了機關,才能打開進入下一層的入口。但是,如果我們就此從上方的傳送口出去,我也不確定是否能回到原來的地方。”
    “丁羽公子此話有理!但是,如果你看看腳下,就知道我們有麻煩了。”不等芊芊公主,雪飄菱搶先說道。
    丁羽聞言,也是心中一驚。
    此時此刻,他們的所立之處,好像地震一樣,突然微微的震動了起來,那些塵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灰塵,被震『蕩』的一起一落,那些死去不知道多少個年月的屍骸,“嘩啦嘩啦”的有規律有節奏的震『蕩』著,而且這種震『蕩』的幅度,是越來越劇烈,同時,還伴隨著“咚咚咚”的聲音。
    “這是什麼聲音?怎麼會引起這麼強烈的震『蕩』?難道這個空間之內,居住著什麼巨大的妖獸?”魏雨珊也是十分緊張,自從踏入青冥山脈後,一切都是那麼的驚險,尤其是在看見由洪荒天晶石打造的眾妙之門後,遇到的一切,更是超出了她之前的任何想象。
    “大家不必驚慌,我們芊芊公主可是妖界的公主,萬妖之祖大天妖的血脈,沒有任何妖獸能夠抵抗的了芊芊公主的血脈威壓。”雪飄菱說道。
    雪飄菱話音方落,又是一陣颶風吹來,吹到是飛沙走石,無數的屍骸、石塊、灰塵、法器碎片滿天飛舞,那些古老的堅硬堪比靈級法器的牆壁,都像被釘耙掃過一樣,和莊稼犁好的地一般,一道一道的十分紮眼。要不是七彩混天綾化為了一道紅『色』的屏障守護住眾人,在場的眾人,甚至有可能被直接吹飛!
    這到底是什麼妖獸,居然有如此聲勢,連一根『毛』都沒有『露』出來,光是走路的威力,便能夠讓滲入地下幾萬米,牢牢嵌在岩石之中的十境地宮發出顫抖,也就是說,大地也一定在發生地震。而現在,僅僅是吹氣,其威力便絲毫不弱於地麵之上,海洋之中的颶風。
    這個時候,蘇蘇突然跳到前麵,亮出大衍天雷劍,單手捏了一個法訣,長劍一送,一串“滋滋”作響的雷球,便形成了一道北鬥七星之勢,朝著颶風的來源處飛了過去。
    可是,以大衍天雷劍之威,那串雷球尚未靠近,便被吹散了!
    是的,大衍天雷劍打出的雷球,居然被活生生的吹散了!
    這是什麼概念?
    那吹出颶風的妖獸,到底是什麼修為?
    想來,就算是之前遇到過的噬風魔虎一族的族長——六翼妖尊也沒有這個本事吧。
    若是那尊尚未謀麵的妖獸,是在施展法術,那時間也持續的太長了點吧。若是沒有實戰法術,但靠著肉身在吹氣便有如此威力,那也未免有些恐怖了。
    一直緘默的蘇蘇,看見自己的法術如此輕易的被破去,似乎心中很是不甘心不平衡。嬌喝了一聲,在空中優雅的一個轉身,手中的大衍天雷劍頓時雷芒四『射』。與此同時,蘇蘇在空中,以長劍為筆,以空間為紙,畫出了一個六芒星似的陣圖來。
    蘇蘇的每一劍,都好像是一位絕世的書法大師或傾世的畫家,都是那麼恰到好處,點到即止。而且,沒伴隨著一條雷芒線的增加,陣圖的威勢便更勝一分,光芒也更加耀眼了一分。
    雖說隻是在旁邊靜靜的觀看,但是丁羽卻能夠清清楚楚的深刻感受到,一種包含著毀滅、重生、絞殺的氣息在陣圖中醞釀,而且每增添一筆,這種氣息便濃厚一份。
    看著蘇蘇在那舞動著大衍天雷劍,見多識廣的芊芊公主突然開口道,“大衍雷陣術!這可是大衍教的絕學!難道,她是上古神秘的龐大教派——大衍教的傳人?這個陣圖的圖騰,是大衍二字,我在妖界的典藏閣中見過!”
    不過,就在芊芊公主說完的同時,那陣圖的最後一筆也被蘇蘇刻畫完成。
    突然,這一刻陣圖的光芒,徹底將包裹眾人的七彩混天綾的霞光掩蓋,而處在陣圖中央的蘇蘇,也長發直起,全身沐浴在青白『色』的雷芒洗禮之中。
    “看不出來,蘇蘇妹妹居然有著這麼強大的戰鬥力。這大衍教的大衍雷陣術,也是一門上古時期的秘法。大衍教本身,更是神秘莫測,在上古時期也是威震三千世界乃至仙界的大門派,據說是得到了一個遠古時期傳承下來的道統發展而成的。蘇蘇若真是大衍教的傳人,那也算是不凡了,也是有著大氣運的人。”柳晚晴看著神威大展的蘇蘇,心中暗叨道。
    “哎呀,這小丫頭一直不顯山不漏水的,原來也是有來頭的角『色』。”雪飄菱看著空中雷芒四『射』的蘇蘇,心中同樣充滿了驚異。
    在大家驚異的注視下,蘇蘇猛的睜開雙眼,她的雙眼都變成了雷電的顏『色』,完全看不清瞳孔,隻能看見無數的雷電閃爍,仿佛她整個人就是雷電的化身,雷電的代表。
    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聲響,沒有任何華麗的動作,蘇蘇輕輕的將手中的大衍天雷劍向前一指,那道雷電組成的陣圖便飄了出去,起初速度還很慢,可是隨著蘇蘇長劍劈落,那道陣圖也化成了一股粗壯如參天古木的閃電,朝著適才颶風吹來的方向轟了過去。
    隨後,蘇蘇便緩緩的落了下來,眼神一動不動的盯著前方。
    說也奇怪,這一招大衍雷陣術轟了過去,隻是這一下,一切的風和地麵的震動,便全部停止了。
    不過,蘇蘇的大衍雷陣術受到了效果,大家卻一點關係的心情都沒有。
    原因隻有一個,那便是這一切太過於寂靜了,靜的讓人感覺到不正常,靜的讓人感覺有一些不真實,好像做夢一樣。
    若對麵是一隻妖獸,那既然沒有了震動和颶風,好歹也會發出了聲響吧。若說對麵不是妖獸,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十境地宮,處處透著古怪,處處充滿玄機,自從進入以後,眾人在原地一動未動,便遭遇到了各種奇異的情況,但都還在預料之中,大家也都能夠接受,能夠應付。
    可是,這種怪事,就讓眾人有些捉『摸』不定了。
    “難道,剛剛的震動和颶風,隻有我們的幻覺?還是說,那隻是一些正常的現象,是我們大驚小怪了?”魏雨珊一臉奇怪的問道。
    “不是的,前麵有人!”丁羽目光如炬,冷靜的說道。
    “啊?有人?”蘇蘇等人,聞言也都是一臉驚異,忙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因為有笑聲!你們仔細聽!”丁羽淡淡道。
    “笑聲?怎麼會有笑聲呢?你不會是耳朵出問題了吧,這種地方,有誰能夠笑的出來啊?”魏雨珊疑『惑』不解道。
    “噓!”
    丁羽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大家安靜下來,仔細聆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空氣之中,飄來了一絲淡不可聞又斷斷續續的笑聲。而且,奇怪的是,聽著笑聲,甚至有點哭泣夾雜其中,有一種喜極而泣的感覺。
    到底是什麼人在笑呢,而且還是這種喜極而泣類型的古怪笑聲?
    就在眾人疑『惑』不解的時候,突然,一個洪亮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也許無法辨別出,這個洪亮的聲音,到底是從什麼地方發出來的,但是,隻要你深處在這個空間之內,不論你站在任何一個角落,你都可以清晰無比的聽到這個聲音。
    這個聲音,已經超越了空氣傳播的概念,更想是一種心靈上的傳播。
    哪怕是你緊緊捂上自己的耳朵,甚至動用法力屏蔽掉自己的聽覺,你的腦海中,也會清晰的響起這個聲音,甚至出現這個聲音表達出的每一個文字來。
    這是一種不可抗拒的聲音。
    隻聽一個年輕中,夾帶著蒼老,一種仿佛經曆滄海桑田一般的聲音說道,“一個紀元了,還差十年就是整整一個紀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我鯤鵬終於又聽見人的聲音,又看到活生生的人了!該死的玄妙道人,將我困在此處整整一個紀元的時間了,他居然敢囚禁生於混沌長於洪荒的我。但他隻能囚禁我,卻不可能殺死我。我鯤鵬,是體內孕育著宇宙的神獸,我是與天地同壽的!小家夥們,歡迎你們來到十境地宮,這我是鯤鵬的天下,鯤鵬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