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神秘的蘇蘇


      『綠『色』小說網』提醒書友注意休息眼睛喲    因為那個黑衣女子做了一個奇怪的手勢,丁羽瞬間分了神,一下子失了先手陷入被動,落入了一個進退維穀的境地。 。
    蘇淩宇當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他心雖然對丁羽這個直爽而藐視權貴的人,非常有好感,但感情歸感情,戰鬥歸戰鬥。自己默默苦修二十載光陰,就為了今天。再加上有機會成為離長老這位修仙巨擘記名弟子的**,所以,出手便不會留情。
    幾乎毫無停滯的,蘇淩宇的第二劍就已經拍馬趕到。而在出劍的同時,他還不易察覺的丟出了一張符籙,更屈指彈出了一道細小如綠豆般的東西。
    這一劍,威勢更勝,蘇淩宇左手駢指抵住右肩曲垣『穴』,將全身的法力都灌進了仙劍之內,激的手中仙劍頓時浩茫萬丈,映的四周百米之內一片銀白如雪,仿佛月華灑落一般,少說也有萬斤之力,靈虛後期的強大實力顯『露』無疑。
    靠著這一劍的聲勢,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那張符籙也悄無聲息的飛到了丁羽身邊,那道不知為何物的東西更是長驅直入,直接打入丁羽體內。
    丁羽狼狽的使出老鼠滾油鍋退開後,腳跟還尚未站穩,就看見半空中一團刺眼的銀芒朝自己劈來。心知這一劍不可硬拚,最重要的是,剛才自己的百煉仙劍都被打飛了,難道要用神木仙劍出手?對於這個讓丁羽心生敬重的蘇淩宇,丁羽還真有些不忍心。
    “哎,算了,先躲過去再說。”丁羽心歎了口氣,便又是一招老鼠滾油鍋準備退開,卻不料一個滾兒沒打成,就被彈了回來。
    這就奇了怪了,難道自己中了什麼禁置?
    丁羽『迷』『惑』的看了眼地麵,卻發現自己周圍的地麵都在閃爍著暗暗發亮的朱砂符文,而自己的腳下,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張符籙來。而且,這張符籙竟然有著入土即化的神奇功效,已經印入了地,隻是發出微弱的光亮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丁羽定睛一看,微弱的暗紅光亮中,依稀可見的能夠辨別出兩個字來----畫牢!
    “畫牢靈符!畫地為牢!我被算計了!”丁羽一下子反應了過來,心中頓時百感交集。
    而這不算完,丁羽這時候突然感覺到胸口一疼,半邊身子都麻痹掉了。
    “這是為什麼,難道我中毒了?”丁羽內視體內,卻發現背脊上的天樞『穴』內,不知何時多出了一隻綠豆大小的蠱!
    這一發現,看的丁羽是百感交集!
    沒想到,自己百般忍讓,不用靈符,不出神木仙劍,隻為給這個逆境成才的蘇淩宇一個公平。但到頭來,自己反而被算計,你用畫牢靈符我也就忍了,但居然連蠱毒這種修仙人最為不恥的手段都用上了。修仙殘酷,天道無情,戰鬥更是無情啊!
    丁羽此時心中格外的明鏡,領悟道,“原來這個世界上,最後殘酷的,最無情的,還是人心啊!”
    從丁羽再次使出老鼠滾油鍋失敗,到他發現自己中了畫牢靈符以及蠱毒,前後隻有一秒不到的時間,而蘇淩宇的仙劍,也已經和丁羽的身體近在咫尺,淩厲的銀『色』劍芒瞬間已將丁羽吞沒。
    隻聽蘇淩宇長嘯一聲道,“丁兄弟對不住了,我隱忍二十載隻為今日,這次外門考核的頭魁,我必須得到!”
    蘇淩宇計劃周密,出手全力,就是要一劍定勝負!
    沒人想到他居然有畫牢靈符這一後手,更連無恥的蠱毒的使了出來。在蘇淩宇大熾的銀『色』劍芒將丁羽吞噬的瞬間,所有人都認定丁羽必敗,甚至有不少人為之惋惜。
    因為他們看出來了,蘇淩宇完全勝之不武,丁羽根本就沒有發揮出全部的實力。不僅一張符籙沒用,而且還臨陣分神,就連適才威震整個外門廣場的強大仙劍都沒有動用,顯然就是要和蘇淩宇公平的打,不拚法寶,不拚所有輔助因素,隻拚自己的實力。
    可最後,還是被蘇淩宇算計。
    其實,這也不能全怪蘇淩宇。畢竟,這次外門考核的**太大。這次考核的頭魁,可以成為離天焚這位劍魂宗巨擘的入門弟子,同時也是唯一的弟子。加上離天焚那句自己壽元不足百年即將兵解,光想著這位稱雄千年的劍魂宗大長老的遺產,就讓人興奮難抑。
    可當大家都以為結果已經蓋棺定論的時候,唯獨兩個人在搖頭。一個是離天焚離長老,這位目光如炬的修仙巨頭,眼中突然放出了兩道火焰,死死望向丁羽處,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可思議的表情。而那一身黑衣蒙麵的少女,則同樣眼睛睜的大大的,漂亮的嘴角竟『露』出一抹溫柔的弧線。
    “轟隆”一聲震響,仿佛晴天突然來了一記旱天雷一般,蘇淩宇強勢的一劍,攜帶煌煌銀芒流星撞地球般砸落,劍芒飛『射』,外門廣場堅硬的紫紋玄鐵地麵,居然被轟出了一個大坑出來。
    很多圍觀的弟子,都掏出了法器,將四處飛落的紫紋玄鐵碎塊擋住。
    “啊!”
    “哎”
    讓所有人疑『惑』的是,如此強力的一擊後,居然隱隱傳出了這麼兩聲奇怪的聲音。
    一聲慘叫可以理解,可那一聲歎氣又是怎麼回事?
    “你聽到爆炸傳出的聲音了嗎,我怎麼清晰的聽見了有人歎氣啊,是不是聽錯了?”一個發髻高盤的入門弟子問著身邊的人道。
    “飛揚大哥,你看清怎麼回事了嗎,難道那丁羽接下來了這一劍?”
    “古怪,我怎麼聽見了一個歎氣的聲音啊!”
    大家猜測著,議論著,卻在銀芒散去的瞬間,齊齊傻眼了!
    前方的戰場,一個消瘦的身影孤獨的站立著,仿佛曆盡風霜而不倒的青鬆一般挺拔。而他的腳下,則躺著一個人,死狗一般昏『迷』不醒。
    這個場麵大家早就預料到了,但眼前的畫麵似乎有些位置對調的感覺。
    因為,站在那的,是原大家本以為必敗的丁羽!而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正是算計的天衣無縫的蘇淩宇!
    隻見丁羽呆呆的站在那,臉上的表情甚是古怪,有些落寞,又有些惆悵,更有一種無以言明的味道,反正就是沒有一絲勝利後的喜悅之情!
    “哎,我一人一劍想要和你公平公正的打,你卻諸般盤算我,外門弟子的名額,離長老的記名弟子,**力就那麼大嗎?”丁羽再次歎了口氣。
    沒有人搞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本來必敗無疑的丁羽是如何在電光火石間上演這麼一場華麗的逆轉的啊?
    在場所有人都一臉古怪的看著丁羽,對於丁羽驚為天人的表現深深折服,同時也悄悄放棄了繼續爭奪這次外門考核的念頭。
    隻因丁羽的表現,太過震撼!
    如果說,第一次打敗白子文,大家還能看的出原因,那是由於其擁有一把強大的仙劍。可這一次,這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驚天表現,已經不是大家能夠猜度的了。他是如何在中了蠱毒又受畫牢靈符的束縛的情況下,避開蘇淩宇的強悍一擊,沒人看的清!更沒人看的清,丁羽是如何把前一刻還威風八麵的蘇淩宇,一擊便拍昏掉的。
    這種手段,完全超出了外門考核的理解範圍!甚至有人覺得,就是放在內門考核的戰鬥,也完全能讓你捉『摸』一番。
    不過,這一華麗的逆轉,也並非沒人看清。離天焚這個半隻腳踏入秘境之門的大長老就看清了,而且還相當驚訝。
    適才,他雙眼冒火,正式因為施展了火眼金睛訣,憑借他高超的修為,將丁羽的動作看的清清楚楚。
    正因為看清楚了,所以這位叱吒劍魂宗千年的長老才會震撼。
    因為他看見了,丁羽右掌輕輕一拍自己原本麻痹的身體,便行動如常了。而且,還在萬分之一秒不到的時間,仿佛撕裂空間一般,詭異的消失在原地,不僅躲開了蘇淩宇的攻擊,還一掌將修為達到靈虛後期的蘇淩宇給活生生拍昏『迷』了,並且還是法力被抽幹後的那種脫力昏『迷』!
    除了丁羽詭異的移動速度,他隱隱發出綠芒的手掌,也讓見多識廣的離天焚很是疑『惑』。“他一個靈虛中期的人,是無法修煉法術的,更遑論法訣以及神通了。可為何他能一掌秒殺體內的蠱蟲,又一掌將比他修為高出一線的蘇淩宇打的法力一空,虛弱脫力?”
    而站在遠處的黑衣蒙麵少女,也一臉好奇的看著丁羽,眼睛中『射』出了一股異樣的光彩來。
    丁羽盯著昏『迷』不醒的蘇淩宇看了一會,心中更加堅定一個想法,那就是---修仙殘酷,天道無情!誰若動情,必死無疑!不管這情是愛情還是友情,亦或是親情和同情。總之,世間之情,都是修仙者要戒掉的,因為你一旦心中有情,那你就敗了,你就有弱點了,你必然無法在殘酷的修仙之路上脫穎而出,踏上巔峰!
    當丁羽抬起頭後,環視了一圈,發現大家都一臉敬畏的看著自己。而離天焚則在低頭思考著什麼,可當丁羽望向遠處的黑衣蒙麵少女時,頓時一愣。
    因為,那個一直神神秘秘的少女,此時居然用法力在自己身前幻化出四個字來---我叫蘇蘇!
    享受閱讀樂趣,盡在『綠『色』小說網』,lvsexs是我們唯一的域名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