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9章沒擦幹淨的白紙


      歡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一下午的時間很就過去了,林天在夏雨柔的陪伴下,在龍海市著名的景點遊玩了一下午。
    他們已經約定好,這些天,夏雨柔都會陪在林天身邊,帶他把整個龍海市好玩的地方都玩遍。
    因為宋老爺子的病還沒解決,礙於夏雨柔的關係,林天之前雖然發了通脾氣,但是還是打算為宋老爺子治療的。
    隻不過現在,宋家根本還不了解他的本事,又或者宋老爺子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疾病伏的更深了。
    反正相信過不了幾天,一旦宋老爺子的病複發並且加重,他們一定會主動來找他的。
    到時候,他再出馬也不遲。
    所以現在他還不能離開這。
    不過這樣也好,從認識夏雨柔,和她確認關係到現在,他們至今還沒有真正的單獨相處過。
    這樣也好,這段時間正好趁機放鬆下。
    晚上出去兩人找了家酒店,就近吃了飯便回了酒店客房。
    實話說,男女兩人共處一室,況且本身又是正當的情侶關係,林天自然是期盼著發生些什麼的。
    隻不過他卻發現,原本一旦和他單獨相處,尤其是同床共枕,總是會很積極主動,想要突破關係的夏雨柔,現在反而故意抗拒著發生關係。
    雖然夏雨柔表現的並沒有什麼異常,也會和林天摟摟抱抱,沒事接個吻什麼的。
    但是林天就是有那種感覺,夏雨柔和他之間,從她回到龍海市開始,就好像憑空隔了道什麼。
    就是這道無形的界限,讓夏雨柔有所顧忌,對他的愛意似乎沒有減少,但是心理上似乎一直在掙紮著,極力避免和林天切實的發生什麼。
    這種事情,既然夏雨柔沒有主動說,林天自然不好挑明了問,隻能走一步看一步吧。
    兩人在房間玩玩鬧鬧,天色漸晚,便相擁而眠,一起睡了。
    隻不過一直到今天,兩人也還沒有突破真正的零距離。
    與此同時,在龍海市的幾個不同的方位上……
    第一醫院,宋家vip病房。
    天色已晚,但是宋老爺子臥室的燈卻依舊亮著。
    在臥室外的客廳,以及外麵的走廊上,都有宋家的保鏢時刻打起精神戒備著。
    但是在臥室,此刻卻不隻宋老爺子一人。
    宋老爺子站在窗邊,負手看著窗外的風景,在他身後不遠,是垂首侍立的管家浩叔。
    “你的意思,是查不到那小子任何的來曆,連家庭住址和電話號碼都查不到?”宋老爺子皺著眉頭,聲音帶著一絲怒氣。
    剛才,他聽完了浩叔的匯報,此刻感到心緒有些煩悶。
    “是的,就好像他的人生是一張白紙一樣,一片空白!”浩叔說道。
    “隻要是個正常人,在這世界生活十幾二十年,必然會留下一大堆痕跡和信息。”
    “查不到任何信息的,要麼是不存在的人,要麼故意藏起尾巴的人!”
    “所以一片空白的白紙,不過是被人用橡皮擦小心擦掉了而已!”宋老爺子沉吟道。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那個叫做林天的年輕人,還真的不簡單,居然能將自己的身份信息,隱藏到這種地步,連他們宋家這種級別的都查不到!
    “不錯,他的痕跡,確實被擦的很小心,隻剩下白紙一張。”
    “但是這張白紙上,仔細看,還是能看出一些痕跡的,比如說……”浩叔接口道。
    接著,他便將自己唯一有所發現的信息,告訴了宋老爺子,那就是那個叫做林天的年輕人,曾經在臨杭市救過夏雨柔的命!
    夏雨柔去臨杭市讀大學的事情,他們自然是知道的。
    自從幾年前,發生了某件事後,他們宋家和夏雨柔的關係,就越發微妙了。
    若不是宋家還是宋老爺子撐著,夏雨柔恐怕早就和宋家斷了往來!
    正因為之前的那件事,所以到了讀大學的時候,夏雨柔便決定離開生活多年的龍海市,獨自去別的城市,也就是臨杭市。
    事實上,夏雨柔以為自己去了新的城市,就能和宋家保持距離,變成一個人自由自在的狀態。
    但實際上,他們早有對策,在她就讀的大學,一早就埋伏好了線人,隨時將夏雨柔最新的消息報告過來。
    其實之前就有異樣報告傳來,說夏雨柔某段時間,失蹤了好些天,後來回了趟學校,便辦了休學證明。
    一直到回龍海市之前,都沒有再去學校。
    那時候,宋老爺子就命那邊調查清楚,但是卻一無所獲。
    但是今天,那邊卻傳來了消息,說是夏雨柔當時似乎是受了什麼傷,所以那麼久沒出現,之後被林天救了,才恢複正常。
    據說這個消息,是從臨杭市的陸家手下的人那,無意中聽到的。
    至於更詳細的信息,尤其是關於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以及林天的身份,卻怎麼也打探不到。
    “看來雨柔那丫頭,正是因為那段經曆,所以才難得動了心,愛上了那個林天。”宋老爺子聽完,說道。
    “那個人還說,根據當時打聽到的消息,雨柔小姐之所以受傷,也是因為那個叫做林天的人。”浩叔說道。
    “所有的地方都探聽不到消息,卻能從陸家的人嘴傳出風聲,看來,這個林天和陸家關係匪淺啊!”宋老爺子說道。
    “不錯,我也是這麼想的。按照我的推測,這個林天,應該是陸家的人。”
    “聽說陸家現在在臨杭市,和老牌大家族李家,雙雄並立,互相扶持,徹底把控臨杭市的一切,權勢可謂巨大。”浩叔說道。
    “陸家又怎麼樣,這是我宋家的龍海市,而不是他陸家的地盤!”
    “你也清楚,雨柔那丫頭有多重要!”
    “別說他陸家養的一條狗,就算是陸家的家主來了,我也不會給任何麵子!”宋老爺子揮掌道。
    “好了,沒什麼別的事的話,你就出去吧。”宋老爺子揮了揮手。
    “事實上,還有幾件事,需要向您匯報……”浩叔繼續說了幾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