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今日,我要血洗太平門!

正在加載中,請稍後!

    太平山的山頂處,就是大賢良師宮:
    天公道人,地公道人,人公道人,這三位良師,正盤坐在主殿的中央。
    在他們正前方,是一具屍體。
    屍體的主人,是胡平!
    早在三天前,他就被送了回來。
    他們沒有如願吞並星辰閣,反而將那尊已經死去的“蒼天”李仙師,給招了回來。
    能硬撼核武而不死,放眼他們太平門千年傳承,哪怕是他們開山祖師爺,大賢良師張角,恐怕都難以做到。
    “大哥,那李仙師歸來,我們該如何應對?”
    第一個打破沉默的人,是老三人公道人。
    “那李仙師雖說是千年妖孽,不世出的奇才。可終歸是血肉之軀,棕櫚島的那枚核彈雖說沒有炸死他,可也肯定受創不輕,我們三兄弟已經習得《太平經》,還怕他作甚?”
    這次說話的人,是老二地公道人。
    人公道人沒再說話,而是將目光投向老大,天公道人。
    天公道人稍作片刻沉思,捋了捋銀白色的胡須,說:“老二說的在理,如今我們已經和星辰閣,結下了不死不休的梁子。不是他蒼天死,就是我們黃天亡!”
    雖說是孿生兄弟,這太平三祖的性子,卻是大相庭徑。
    老三謹小慎微,老二性情火爆,老大沉穩冷靜。
    這正是如此,他們才能得以習得大賢良師的畢生絕學《太平經》。
    就在他們三人商議該如何對付李辰時,整個太平山,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
    旋即,就是一陣驚雷般的爆喝傳來,震得瓦礫滾落,玻璃盡碎。
    “星辰閣李仙師,前來拜會太平門大賢良師!”
    這一聲爆喝過後,原本寂靜的太平山,立即就變得喧鬧起來。雞飛狗跳,亂作一團。
    太平門現在門下弟子,雖說有三萬之眾。
    不過其中絕大多數,都隻是交了“誠意”的記名弟子,並不住在山上。
    能住在山上的,都屬於內門弟子。雖說不足千人,可卻是整個太平門千年傳承的中流砥柱。
    “沒想到這李仙師,來的還挺!”人公道人心頭一怔,喃喃自語起來。
    地公道人不屑的哼了一句,喝道:“哼,來了正好,省的我們三兄弟,再去雁州找他。今日,就讓他有來無回!”
    天公道人麵色凝重,拍板道:“走,出去看看!”
    等他們三位老祖出門時,李辰已經殺到了半山腰,門下弟子死傷過半。
    見到這一幕,這三位老祖的心,可都在滴血。
    要知道現在死的,可都是精銳弟子,哪一個不得花費二十年以上的心血培養。是他們太平門,立足於華夏武道的根本所在。
    其他弟子見到三位老祖出來,個個都跟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樣,跑過去哭訴。
    地公道人性情最為暴躁,他拂袖一揮,怒目圓睜,喝道:“李仙師,你毀我山門,殺我弟子,實在是欺人太甚!”
    李辰直接就被他的話給逗笑了。
    “,你們欺我不在,砸我星辰閣的門匾,屠我門人,傷我女人,現在竟然還說我欺人太甚,不感覺很可笑嘛?”
    聽到李辰的質問,三位老祖都自知理虧,沒有繼續接話。
    在此之前,他們太平門和星辰閣之間,的確是井水不犯河水。
    是他們認為李仙師已經被核彈炸死,星辰閣軟弱可欺,這才冒然動手。
    萬萬沒想到,李仙師竟然會死而複生,還這麼就打上門來。
    一陣死寂般的沉默過後,天公道人捋了捋胡須,說:“既然如此,我們就此扯平。自今日起,我們太平門與你星辰閣,井水不犯河水,不知李仙師意下如何?”
    不等他的話音落地,李辰則像是聽到國際玩笑一樣,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你們這是在癡人說夢嘛?”
    地公道人勃然大怒,厲聲吼道:“李仙師,你別欺人太甚。難不成你還想殺光我們?”
    李辰像是死神一樣,森然獰笑。
    “不錯,正有此意!”
    “狂妄小兒,你和我們老祖說話,竟敢如此無禮,實在是找死!”
    一位身穿道袍長老,見李辰如此張狂,登時就厲聲大喝。
    說話間,他還掌心之上,還猛地捏出一記火焰。
    “聒噪,這有你說話的份嘛?”
    李辰冷聲爆喝,還不等他的火焰凝結完成。就隨手一彈,化作一道劍芒,直接洞穿這名長老的咽喉。
    這位道袍長老,功力剛剛突破瓶頸,是名副其實的化境宗師。可萬萬沒想到,在李辰麵前,竟然如同螻蟻一樣,完全不堪一擊。
    長老級的高手尚且如此,其他弟子,執事個個都是麵如死灰,本能性的往後退去。
    三位老祖見這李仙師的性子,竟然如此乖張暴戾,當著他們的麵,竟然也敢殺人,心就已明白,此時肯定不能善了。
    “一起上,殺了他!”
    伴隨著天公道人的一聲爆喝,各式各樣的法寶,火焰,風刃,雷電,刀劍,強弩,還有毒蟲,黑煙,全都朝李辰覆蓋而去。
    然而,麵對這滔天攻勢,李辰卻是毫不畏懼。
    他不屑的哼了一句,喝道:“哼,就憑這些雕蟲小技,還想傷我?”
    話音未落,他雙臂猛地張開。真元如同掀起的驚濤巨浪,打著卷迎了上去。
    “轟!”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
    那間,太平門眾弟子的所釋放的攻擊,全都被李辰的驚濤吞噬。
    隨即,就是一陣鬼哭狼嚎的慘叫之聲。
    不計其數的弟子,就像是死神鐮刀下的玉米杆,相繼倒在血泊之中。
    天公道人,地公道人,人公道人這三位老祖相互交換一個眼神,就非常默契的同時出手。
    他們都是神級強者,而且還都是一母同胞的孿生兄弟。又共同修煉《太平經》,其默契程度,形如一人。
    麵對他們三人的攻擊,饒是李辰,也不敢托大。
    雙方各自施展殺招,他的天崩地裂,山河崩碎。所過之處,如同台風過境,一片廢墟。
    太平門現任門主張環真人,是一位半步神境的高手。他趁著李辰和三位老祖對攻,無暇分身之際,就帶領幾位長老,執事,頻頻偷襲。
    雖說他們的偷襲,無法傷及李辰的根本,可也讓他煩不勝煩。
    “哼,這是你們自己找死!”
    “人妖傀,銅人,蛟龍,都給我出來。將他們全都殺光,一個不留。今日,我要血洗太平山!”
    伴隨著李辰的一陣爆喝,蛟龍張牙舞爪,騰空而起。
    他先是劈下一道驚雷,將下麵的弟子,執事給轟死一大片。
    人妖傀衝到一名長老麵前,一陣怒吼將其眩暈。
    旋即,就被他用銅爪猛地用力,硬生生的將這位倒黴長老,給撕裂成兩半,血肉橫飛。
    相對於蛟龍和人妖傀而言,十八銅人就要溫和不少,他們隻是九九一組,排成兩個縱隊。直接如同重型裝甲一樣,簡單粗暴的碾壓而去。
    所過之處,皆是死亡和殺戮。
    轉瞬間,整個太平山,就成了人間煉獄。
    三位老祖見到這一場景,那渾濁的眸子,幾乎都要噴出血來。
    除了現任門主張環真人,是半步神境的強者,還能勉強有自保的能力外,其他不管是弟子,執事,還是長老,在銅人和蛟龍的轟擊下,完全就是不堪一擊。
    這是虎入羊群,一邊倒的屠殺!
    他們三位相互對視一眼,喝道;“這是苗疆的傀儡術,我們三人聯手,施展大賢良師的《太平經》,轟殺李仙師。隻要他一死,這些傀儡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