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研究所二


      阿爾妮心頭閃過一絲沮喪。
    ‘如果....那個人在,或許一切事都能迎刃而解吧....’她腦海閃過一個熟悉的背影。那個她一直依靠著的背影。
    ‘但現在的我,已經不是那個一直躲在後麵的小女孩了,憑借自己的努力,我一定不會再成為你們的累贅!絕對!等著吧....’
    她眼神再度恢複堅定。
    “來吧,先做個身體檢查,衣服脫掉。”路勝隨意道。
    “.......”阿爾妮頓時動作一僵,她原本準備自己走進測量室,聽到這話頓時腳步蹲了下來。看向路勝。
    “脫掉外衣,五階檢測法知道不?需要從你身上采樣五個點的血肉,進行均衡檢測。”路勝擺擺手道。
    “知道。”阿爾妮這才點頭,走進有著玻璃牆隔絕的測量室。
    室內有著一個金屬的束縛架,邊上還有不少密密麻麻的結實皮帶,用來捆綁抽樣的魔物。
    阿爾妮似乎很熟悉這套流程,自己背對著靠上束縛架,脫掉外衣後的她,隻穿著短袖的白色女式襯衣,緊繃的襯衣凸顯出豐滿的前胸和纖細的腰肢。
    白皙的雙手張開,她雙腿微分,整個人嵌進金屬架上。
    路勝走到玻璃外,往看了眼。然後隨手按了下牆上的一排按鈕中一個。
    嘟嘟...哢嚓,哢嚓,哢嚓...
    一陣陣蒸汽從牆上方的排氣孔湧出,玻璃牆內,五個捏著針頭的金屬手臂緩緩從牆上彈出,伸向阿爾妮。
    針頭分別在她雙臂,兩側脖子,以及身後的臀部,哧的刺進去。
    針管刺入後馬上便彈出。
    阿爾妮悶哼一聲,臉頰上露出一絲誘人的羞紅。
    她忘記脫絲襪了,與其說忘記,不如說她不知道怎麼弄,以前研究人員取樣都是女性來,現在人手不足...
    針管連著她的校裙和襪子,一起刺進去,然後又猛的拉出來....
    ‘學校的襪子一定是破了....而且還勾絲了...’阿爾妮臉頰發燒的不由自主看向玻璃牆外的路勝。
    好在取樣並未受到影響。
    針管自動縮回牆內,取樣被特殊粘稠溶液粘住,保存進另外的器皿。
    “可以了。”路勝點頭,又按了下按鈕。“以後取樣每周做一次,你先等一下,和我測試下能力,修行的法典也要給我,另外最近身體有沒有什麼問題。任何細節都可能對優化產生影響,你不要有所隱瞞。”
    “我明白了。”阿爾妮點頭,她以前請的研究人員也沒這麼專業過,看起來這位傑克大叔似乎不愧是密斯卡變態中的天才精英,和外麵請得到的那些普通研究人員完全不同。
    “好了,現在跟我來。先別披衣服,我要對你的第六器官做個應激數據記錄。以前有做過麼?”路勝帶頭走向另一邊的單間房間。
    阿爾妮緊跟上過去。
    “做過,十六種應激都做過。”
    “糾正一下,十六種應激那是十年前的實驗模式,現在早就提升到了三十七種,你之前請的研究人員到底是哪個鄉下跑出來的?怎麼這個都不會?”路勝疑惑道。
    阿爾妮無言以對。她能說她之前請的領頭研究負責人,已經是自己能夠開出價錢請到的最好學者。那可是相當於密斯卡大學副教授級別的大佬....
    當然,路勝不會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他對於各大學科的恐怖學習力,以及對法典,對第六認知器官研究的強悍研發能力,全部都是基於自身正教授級別的進化器官基礎上。
    再加上本體龐大到恐怖的神魂控製力,以及圖書館天天泡著大量涉獵各類知識原理,他此時的學術層次,已經遠遠超越了一般的教授。
    這些層次對於普通人而言,都是需要至少數十年艱難積累實踐,才有可能達到。
    但對於他而言,並不算什麼。
    “好吧,我們繼續。”路勝此時也想到這點,他平日接觸的都是密斯卡大學都能算中高層的達爾教授這種研究大咖。
    其餘接觸的也都大多是大佬,自然眼界極高。阿爾妮這樣的外界家族,能夠找到這方麵的研究性學者,就已經算是非常厲害了。
    “來這,趴在上邊。”路勝指了指單間的金屬床。
    阿爾妮咬咬牙,俯身爬上去,路勝一個個皮帶的給她扣上。從雙腿,到臀部,到腰肢,後背,甚至後頸,全部都捆綁住。
    她挺翹的雙腿臀部被皮帶緊緊勒進去,連著深黑厚厚的絲襪也一起顯出清晰的痕跡。看起來異常性感誘惑。
    這的皮帶韌性極大,完全可以抵擋數倍於阿爾妮氣力的掙紮。
    “我現在應激性測試,可能有點痛,你自己忍住。”路勝從冰櫃取出一個箱子,哢嚓一下將箱子打開,麵整齊排列著一支支試管,一共三十支。
    所有試管分成三種顏色,黑色,白色,紅色。
    “因為你是地獄之光的能力器官,抵抗力較強,所以我們動作點。”路勝先取出一支紅色試管,抖了抖。
    “放心吧,兩三支我都沒問題。撐得住。”阿爾妮咬牙道。
    “兩三支?”路勝奇怪的看了眼她,“先來一箱試試。如果撐得住,冰櫃還有十三箱,今天晚上都得打完。”
    “.........”
    阿爾妮整個人瞬間僵住了。
    “哦?你是看到這個了誤會了啊。你不是用這個,這個才是你的。”
    路勝彈了彈針頭,然後從邊上取來一個手臂粗細的巨大針管,在阿爾妮麵前晃了晃,然後才將小針管的液體一支支的打進巨大針管內。
    阿爾妮回頭瞟了眼那根比她手臂胳膊差不多粗的巨型針筒,頓時感覺整個人都懵逼了。
    “考慮到是第一次做超過二十項的應激反應測試,所以我們先來兩針滿容量注射。”路勝拍拍女孩的胳膊。“放心吧,不痛的。”
    “.......”
    阿爾妮無言以對....
    她忽然異常的懷念以前那個給她做測試的研究員,雖然她研究進度不盡人意,但起碼對自己非常溫柔....
    哧。
    針尖一下刺入阿爾妮手臂上的第六認知器官,這個看起來就和紋身差不多的器官頓時膨脹扭曲起來。
    隨著大量測試液體注入,阿爾妮的手臂開始微微腫脹起來。一絲絲紫色電光開始在她手臂皮膚不斷蔓延閃爍。
    “唔...!”女孩在金屬床上開始緩緩扭曲掙紮。
    隨著時間的推移,掙紮力度越來越大。
    不得不說阿爾妮本身的姿容確實是一等一的上乘,此時被皮帶束縛住後,她飽滿的身體不斷在扭動下被勒出一道道深陷的痕跡。
    就算路勝也忍不住站在一旁欣賞這幅美景。
    數分鍾後,阿爾妮的掙紮漸漸消退,她手臂上的腫脹也消下來。
    路勝緊接著上前繼續注射第二次,然後又是一次誘人無比的扭動開始。
    要說阿爾妮不知道自己這幅樣子打扮,對男人的衝擊有多強,那誰也不信。
    但她依舊這麼做了,穿著校服就這麼毫無防備的被一個陌生男性捆住,在這種夜深人靜方便辦事的幽深環境。
    說她不是故意誘惑,路勝絕對不信。
    阿爾妮確實是故意的。
    路勝的專業性和表現出來的能力,以及她從其他渠道得到的關於對方的研究能力的評價。
    這些都讓她記起看重這人。現在家族沒辦法拿出太多金錢獎勵,雖然有標本代為作為報酬,但她還是不放心。
    既然如此,在研究過程讓對方稍稍占占便宜,嚐些甜頭,也算是額外發給他的獨一無二福利。
    反正她身懷地獄之光能力,要想製住一個協調之風能力者,輕而易舉。不用擔心真的出事。
    很數據記錄完畢,路勝給渾身是汗的阿爾妮鬆開皮帶。
    “最後一次測試,實際能力測試。我需要知道你能力的距離,威力,對各種環境,各種物質的針對性等等參數。”
    “現在時間不夠了,明天如何?”阿爾妮看了下牆上鍾表,已經十一點了。
    “可以。明天下午七點半,我會在這等你。”路勝點頭道。
    “好。”
    “另外先把你的法典給我。”
    阿爾妮應了下,從身上將早已準備好的法典抄錄本,遞給路勝。
    “我明天過來拿,沒問題?”
    “不用,我已經了解了。”路勝隨手翻翻,就知道這本法典走的是什麼路子。
    “魄力亞迪十法的修習路線,很簡單的路線,但過程比較粗糙,暫時因為沒有你的數據,沒法貼身製作修習安排。不過這一類法典都有一個很大的毛病。
    那就是對呼吸的控製不是很強。我建議你回去修習時,注意保持呼吸節奏,最好穩定在一秒兩吸的頻率。這樣會彌補法典本身的缺陷。”
    “我明白了,回去我就試試。”阿爾妮伸手將鬢角打濕的頭發梳理到一旁,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
    “那麼,回去休息吧。明天見。”路勝點頭。
    “明天見。”阿爾妮微笑著拿起外衣,微微有些虛弱的走出研究所。
    “對了,你還需要研究助手麼?”她忽然想起這個,回頭問道。
    “不用,這麼點研究項目要什麼助手?”路勝擺擺手,要助手來幹嘛?就他一個多好,標本下來想吃就吃,多幾個人還得隨時注意影響。
    目送著阿爾妮走出大門。
    路勝關上門,回過身,雙手插進衣兜。
    嘩...
    外麵不知道什麼時候下雨了。
    “該回去了。”他拿起放在椅背上的外衣,就要滅燈離開研究所。
    嘶.....
    忽然空間中一陣扭曲震蕩。
    路勝猛地抬頭望向天空。
    “什麼東西!?”
    他的視線透過層層厚實的牆壁,仿佛能看到極度遙遠的星球外太空。
    那似乎有什麼龐然大物在迅速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