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永遠的分離……

正在加載中,請稍後!

    第977章:
    機場。
    “各位旅客,很高興的通知您,本機場已經恢複,請各位旅客到指定的登機口登記。”隨著廣播的響起。
    已經坐在位置上睡著的瑤瑤一個激靈就坐直了身體:“炎龍!!炎龍!!!”她速晃動了下身邊也睡著的黑炎龍。
    “什麼事?”
    “聽到了嗎?飛機可以登記了,我們走吧。”
    “嗯?好……”二人匆忙的起身就進入了登機口內。
    逐一進入了飛機,他們按照機票所顯示的位置坐了下來。
    “各位旅客,不好意思,耽誤了大家那麼久的時間,飛機還有5分鍾即將起飛,請各位旅客係好安全帶。”空姐站在過道上向大家道著歉。
    瑤瑤速係好了安全帶,目光不禁投向了飛機的窗口位置……
    算起來,她真實的年齡即將20歲了吧?
    4歲前在亞斯蘭國;4歲以後抵達了中國。她的人生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在這個國家,成為了一個普通人,卻享受到了親情、愛情,與友情。或許,留在亞斯蘭國她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這三種情的感覺是怎麼樣的。
    10幾歲愛上了風辰逸,與他糾纏輾轉,從分手,到結婚,在到看著他死去,她愛過、傷心過、心死過,也心跳過。
    她從未有過一刻的後悔與風辰逸經曆了那麼多,也可以說,是在這個男人的護下,才能叫她平安並平靜的成長到了17歲。
    直至……
    17歲遇見了禦傲天。
    那時候,她後悔,她害怕,她逃跑。
    19歲,與禦傲天再度相遇,她傷心,她彷徨,她無措。無數次質問,為什麼自己會與這個男人相遇?為什麼會遇見這麼可怕的男人。可是兜兜轉轉,她卻與這個男人經曆的最多,最終並愛上了她。
    隻可惜,他們之間的感情之路真的太不平凡了,不平凡到,已經涉及了黑道、商業、政治,等等一係列的問題。
    或許,也正因為此,她才會對禦傲天的感情那麼的深。
    不是有句話說的好麼,倆個人隻有患難才能見到真情。她是真的已經見證在這份苦難下的感情,隻可惜……最終並沒有修成正果。
    但……她沒有任何的遺憾與不甘。如果非要說,致使他們這段感情出現轉變的,那應該是K吧?
    不過,如果沒有K,她與禦傲天也就陰陽相隔了。
    真是奇怪的感覺,仿佛成也在K,敗也在K似的,弄得她都不知道該不該責備K了。
    2年……
    與禦傲天在一起2年。按照她在中國的年齡現在21歲;按照真實的年齡還不到20.而禦傲天已經30歲了。
    中國一直有句話叫男人三十而立。禦傲天在30的時候正好成了家,也挺不錯的。
    。
    好吧。想那麼多也好,回憶那麼多也罷,瑤瑤隻覺得,中國的一切已經再無叫她留戀的了。
    對於過去的回憶……
    與辰逸之間的、與傲天之間的,刪除……一點點的刪除……
    隨著飛機的駛離而逐漸的封印起來。但,這其中的酸甜苦辣鹹,她這輩子……都是無法遺忘的……
    機場內,大批量安保人員抵達,將機場團團圍住。
    負責指揮的指揮官見禦傲天的身影,從遠處趕來,趕忙跑了過去:“禦理事長。”
    “那架飛機已經控製住了麼?!!”
    “很抱歉,禦理事長,當我們感到的時候,飛機已經……起飛了1個小時了。”
    “什麼?!!!”禦傲天那俊美的臉色一沉,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衣領:“我希望明天可以馬上見到你的辭職信!!!”
    “禦……禦理事……長??”
    “唉……唉……傲天!!!”一旁的龍燁實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人家一個小官就是沒把他的女人留住,結果就要人家開除,也太不人道了。龍燁趕忙把禦傲天拉到了一旁。“其實,就算瑤瑤走了,你在買張飛往哥倫比亞的機票就是了。”
    “嗯?”龍燁這一說,禦傲天的眼眸頓時閃過一抹靈光。“你……”他回過頭,向那名即將被開除的指揮官擺了擺手。
    “禦理事長,你有什麼吩咐。”
    “馬上給我買一張飛往哥倫比亞的……等等,直接派一架直升飛機,我要去哥倫比亞。”
    “是,是……是……我馬上就去執行。”那小嘍嘍一收到命令馬上就去操辦了。
    “看,這多好?”龍燁攤了攤手。
    ‘鈴鈴……鈴……’“我接個電話。”禦傲天拿出了電話:“什麼事?”
    “禦……禦理事長,不好了。在我們押送曾凱瑞的途中,曾凱瑞逃跑了。”
    “什麼?!!”
    “禦理事長,現在怎麼辦???”
    “這種事你們竟然來問我?!!自己不知道怎麼處理麼?!”禦傲天現在已經夠煩的了,這點小事還要來煩他??
    “是……是這樣的禦理事長。代理首相大人在曾副首相被抓以後,就突然說身體不適,回家養病了。現在……唯一能主事的就是您了。”
    仔細想想,代理首相就是一個傀儡,禦傲天明顯要發狠了,他自然知道曾凱瑞一被處理後,他的下場會是怎麼樣的,索性,識時務的引咎辭職,洋裝生病。
    而副首相也被抓了。
    總理的位置又一直空缺。
    排行第三的禦傲天自然必須要肩負起老大、老二的位置了。“你們叫國防部的薛司長來處理這件事。”
    “是……禦理事長。”
    見禦傲天掛斷了電話,龍燁自知似乎又發生了什麼事,趕忙問道:“傲天,又怎麼了?”
    “曾凱瑞跑了!”
    “什麼?!!那你為什麼不親自去追捕。傲天,萬一這次曾凱瑞真的溜走的話,那你這一切的努力豈不是……”
    禦傲天起手,止住了龍燁的話語。“對,我用十幾年的時間,都在休養生息。用2年的時間進入了政治界。用差不多1年多的時間打倒了曾凱瑞。我贏了,可是……我卻輸掉了我最重要的女人!”
    第978章:
    如果不是為了對付曾凱瑞,禦傲天就不會跟戚歆兒結婚,那麼瑤瑤也就不會離婚。
    從去黑炎龍家的一路,以及抵達機場的一路,禦傲天一直在心中問自己,值得不值得?這一切值得不值得。
    贏得了天下,卻輸掉了自己的女人。真的值得麼?!!!
    “這一次,我要找到瑤瑤。曾凱瑞是死是活,我……已經不在乎了。”
    沒有失去過,就不會懂得什麼是珍惜;瑤瑤沒有死,他不會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在乎她;瑤瑤沒有離開,他也不會知道瑤瑤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有多麼的高。
    女人,或許是天生處理情感的好手;而男人,卻隻能在一次次失敗中,真正體味什麼才是感情。
    禦傲天在事業上已經抵達了頂峰,可是在愛情的道路上,他頂多就算是一個入門漢而已……
    中國時間淩晨12時;中國某島嶼上。
    “咳……咳咳……”一間民宿的小二樓房間內。曾凱瑞虛弱的躺在一張床上。“晴兒……晴兒……”
    “幹爹。我來了。”曾晴推開房門,微笑的走到了床邊:“什麼事?”
    “晴兒,你聽我說,我已經跟亞斯蘭國的使者說了你的地理位置,相信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派人來接你的。到時候,你就把我混入你回國的隊伍內,就可以了。”曾凱瑞在逃跑的時候受了很嚴重的傷。
    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一旦能逃到曾晴暫時居住的這個地方,就絕對可以獲救的。
    “好的,幹爹。可是……”曾晴的眼珠一轉:“他們真的會相信我是蘭朵麼?就算他們相信……冰夜也會揭穿我的吧?”
    “會的!亞斯蘭國的人沒有人見過長大後的蘭朵。而冰夜,如果真的舍得把洛瑤瑤帶去亞斯蘭國早就帶去了,可見,他也不想叫洛瑤瑤回亞斯蘭國了。我現在已經對外放出了蘭朵還活著的信息。所以,必須有個人接替真正蘭朵的位置回亞斯蘭國,而你,則是不二人選!!”
    曾晴猶豫了片刻,詭異的笑道:“幹爹,你為我想的真周到呢。”
    “,養了你這麼多年,我等的就是今天!”曾凱瑞一直把一個與蘭朵相似的人留在身邊,為的就是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如果,他最終失敗,那麼曾晴就是他的依靠;如果,他最終成功,他也會把曾晴送去亞斯蘭國。這樣,亞斯蘭國跟中國都會是他的天下, 他可謂是把一切都機關算盡了。
    但……
    “謝謝你了,幹爹。你可以……安息了!”話落,曾晴速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把匕首。
    不等曾凱瑞反應過來……
    那把冰冷的匕首就刺入了他的體內。
    但,曾凱瑞就算是機關算盡,也不會算到,他養的這個養女會是一個比他還要狠毒的人物!!!
    “晴兒……你??”曾凱瑞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我養了你這麼多年,你竟然?!!”
    “對。從你把我從孤兒院帶回來的時候,我真的很感謝你。可是……當我到了你身邊之後才知道,我就是蘭朵的替身罷了!!”
    “我討厭自己現在的樣子,我討厭你把我整容成蘭朵的樣子,我更加忘記不了,當醫生說,把我變成那副模樣有多麼危險的時候,你說,沒關係,如果失敗了,在去換一個人時候的話語。”
    “我更要憎恨,你每天的訓練,你每天的斥。我是人!不是傀儡!更加不是誰的替身!!!你懂麼?!!”
    曾晴……
    出身於一個孤兒院,但是,她的長相其實並非如此。是曾凱瑞按照蘭朵小時候的模樣把曾晴整成現在的樣子的。就連曾晴身上的血液都已經更換成了亞斯蘭國的血液。她的一切,一切,可以說都是在複製瑤瑤而生。
    或許,她唯一擁有的就是那不凡的智商吧,僅此這一點,才是屬於她的。就連性格……都不屬於她。
    “幹爹,你有沒有想過,你機關算盡的一切,等來的會是今天?我想過了。我就等著你把我送去亞斯蘭國的那一刻,那時候,我是一國的女王,而你……隻不過是一個階下囚,一個死屍而已!!!”曾晴陰森的笑著。
    曾凱瑞憤怒的伸出雙手,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我真是養虎為患呢。你這個賤*人!!!”他死死的掐著曾晴的脖子。
    她冷眯起眼睛,一個漂亮的回旋踢,一把就將曾凱瑞踹開了。“養虎為患?……曾凱瑞,你真的以為你隻養了我一隻虎在身邊麼?”她微笑的回過身,步打開了房門:“殿下,曾凱瑞已經解決了。”
    這時……
    隻見K身著一身英國皇室的服飾緩步走入了這間彌漫著血腥味的房間。
    當他的倒影倒影在曾凱瑞眼中的那一刻,曾凱瑞手捂著肚子,發傻的看著他……“你是……??藍……優??你的頭發??眼睛……??”
    “嗯哼,曾副首相,有一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我才是真正的K。”K,妖冶的笑著,那笑容在這間暗淡的房間內看起來是那樣的恐怖。
    “你!??是……K???為什麼……?”
    “為什麼?很簡單,因為……我沒辦法插口你們國家的政治,卻又一直渴望你死,所以……隻能假扮成K的隨從,混到你的身邊,看著你……如何被禦傲天鬥死咯。”K說話的語氣顯得是那樣的輕鬆,就好像這一切,他都在看著一場大戲一般似的。
    “你,要我……死?”
    “是呢。想想當年害蘭朵流落民間的人,我爸爸,已經被我幹掉了。唯獨你還活著,可你又在中國。我隻能耐心等待著別人來幹掉你咯。唉……等了那麼久,我終於等到了呢。”
    曾凱瑞身子依靠著冰冷的牆壁,看著一臉邪笑的K。
    早就有傳聞,查理斯公爵死於蘭朵失蹤後不久,並傳言是他的兒子K,親手殺了他的父親。
    曾凱瑞一直不太相信這個傳聞。現今,K親口證實,並且……殺死親生父親的原因竟然是為了蘭朵????這個男人,到底有多麼的無情?!!
    第979章:
    “…………”猛地,曾凱瑞陰沉的笑了起來:“紅顏禍水、紅顏禍水啊。我承認,我敗在了禦傲天的手上,也承認,K,你真的很陰險。但是!!故事並沒有因此而結束。我會在天堂看著你跟禦傲天鬥的。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們其中的一個人會過來陪我,又或者……是倆個一起!!”話落,他痛苦的吐出了一口鮮血,便雙眼睜開的緩緩地倒在了地上。
    曾晴麵無表情的走到了曾凱瑞的身前,冷冷的踢了他兩腳。“殿下,曾凱瑞死掉了。”
    “嗯……”
    “殿下,接下來我該怎麼做?”
    “嗯?”K冷眯了眯那雙蔚藍色的眸子,邪笑的看向了曾晴:“你又不是我的人,為什麼問我你該怎麼辦?”
    “殿下,從我被您從那個地洞中救出的那一刻,我的生命,就是您給予的了。所以,我曾晴以後就會聽K殿下您的吩咐。絕對不會背叛您。”
    “……”K緩緩地將雙手背在了身後,對於曾晴的所作所為,K怎麼會看不穿?這個賤女人現今無非就是沒有靠山,想依靠他罷了。不過……他正好也需要利用她一下。“那你就按照曾凱瑞的吩咐去亞斯蘭國當你的繼承人去吧。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盡管跟我說就好了。”
    “K殿下?您也要我去亞斯蘭國當???那洛瑤瑤??”曾晴還以為K出現,會幫助洛瑤瑤繼位去呢。
    “她?我才不會叫我的蘭朵回亞斯蘭國那個地方受罪呢。我要和她結婚!”K微微一笑,轉身,就走出了這間房間內。
    站在房間內的曾晴,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那就要我去受罪麼?”她算是明白了,冰夜也好、禦傲天也好、K也罷,他們不是沒有能力叫瑤瑤回亞斯蘭國,隻是他們清楚的知道,那個地方不是什麼好地方,他們要給瑤瑤更好的地方,所以,她這個替身就要頂替洛瑤瑤去受罪了麼?
    “,無所謂了。反正,去那,我就可以當女王了。權力,遠比現在高的多!!!”陰沉的話語落下,無疑預兆了曾晴未來的統治之路,但……在這之前,她要麵對的就是亞斯蘭國現任的女王,那個曾經意圖殺害瑤瑤的皇奶奶……
    一個月後。哥倫比亞……
    “禦理事長.”
    時間輾轉,禦傲天追隨著瑤瑤抵達哥倫比亞後就在沒了消息,於是,他直接聯係上了哥倫比亞的內閣總統。要求他幫自己尋找瑤瑤的下落。
    “韋德總統,已經有那個女孩子的下落了麼?”
    “很遺憾,我命令我的屬下搜查了整個哥倫比亞共和國,都未曾發現她的下落,實在抱歉。”
    以哥倫比亞的力量,又是總統親自下令,都沒有搜查到瑤瑤,可見,瑤瑤根本就不在哥倫比亞。
    天大地大,以禦傲天的政治身份想要尋找瑤瑤並不難;但,怕就怕瑤瑤躲在某個偏遠的地方,或者某個鄉鎮之中,這對於禦傲天來說,找起來可就十分困難了。
    “另外,禦理事長,您中方的幾位政治部司令要求見您。”
    “嗯?好的。我知道了。”禦傲天在哥倫比亞總統的帶領下與政治部的幾位司令官員見了麵。
    這一見,那幾個官員簡直都要哭了……“禦理事長,求求您,點回國吧。您知道,那次遊輪事件過後,我國的主導力量就隻剩下您一個人了。多個國家也因為機密泄露事件而發生戰亂。現在,基本上每個國家都人心惶惶的。您要是在不出來主持大局,隻怕我國也會陷入崩潰之中了。”
    在尋找瑤瑤的這一個月內,中方已經發來多次要求禦傲天回國主持大局的文書。但都被禦傲天予以撕毀,拒絕了。
    現今,幾個軍區的司令親自過來,可見,國內的情勢危急。在加之,曾凱瑞事件的蝴蝶效應,禦傲天在拒絕回去,可以說,就等於他親手毀掉了整個國家。
    然而……
    他也說過,就算得到了天下,沒有了瑤瑤,也是毫無樂趣所言的。
    一個是大家,一個小家。
    禦傲天為了大家奔波了數十年,都不曾建立過屬於自己的小家,對於他來說,這,或許是一種遺憾,是今生的遺憾。
    可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須要回去了。因為……得到更大的權利,對於找尋瑤瑤的下落,才會更加的方便。
    “好的。我知道了,我們回去吧。”
    當禦傲天點頭應允的那一刻,那幾人別提多麼的高興了。“好,好,禦理事長,請……”
    匆匆踏出了中國駐哥倫比亞大使館,禦傲天望著遠方一座座的高樓大廈……
    還記得,從日本到中國,她就跟他玩了2年的捉迷藏;現在,這個遊戲又要開始了麼?
    好!
    反正已經不是第一次呢,那他就陪著她玩到底,看看這一切……會用盡幾年的時光!!
    四年後-------
    國務院,首相辦公廳。
    俊美的男人坐在華麗的辦公室內,正在處理著堆積如山的文件。他那雙深不見底的眸子內蕩漾著一抹無盡成熟男人的韻味。
    4年的時光,禦傲天已經34歲,可是歲月並沒有在他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跡,反而叫這個經曆頗多的男人變得越發有男人味,身上越發透露著成熟男人的韻味。十足有著領導的威嚴與霸氣。
    ‘叩叩叩’
    敲門聲傳來。禦傲天放下手中的鋼筆:“進。”
    “禦副首相,這有份文件需要您簽字。”一個年輕漂亮的小助理拿著一份文件走了進來,她緊張的將文件放在了禦傲天的桌上。
    他打開那個文件簽了自己的名字後,又遞交給了這漂亮的小姑娘。
    可小姑娘就那樣愣愣的看著他,根本忘記要接文件的事情了。
    “嗯?”禦傲天疑惑的皺了皺眉。
    女孩這才反應了過來:“對,對不起……禦副首相……”小臉一紅,趕忙從他手中拿過文件奪門而出了。
    第980章:
    在跑出去的時候,一個不小心正巧撞到了走進辦公室的一個男人。“哎喲……”
    “小丫頭,剛來沒幾天就冒冒失失的,是想被開除麼?”男人玩笑般的開了口。
    女孩連連點著頭:“對不起,對不起,林理事長,我下次注意。”說完,女孩就跑走了。
    林理事長看著女孩跑走的背影,邊無奈的搖著頭,邊走進了禦傲天的辦公室:“我說,傲天,在你手底下工作真挺不容易的。”
    “我又怎麼樣?”禦傲天邪笑的依靠在了辦公椅上。
    林理事長拉出一把凳子坐在了他的對麵:“現在當下那麼流行小蘿莉跟大叔的愛情,你這個大叔不止有權,還有貌,最主要的還是單身,你叫你手底下的小姑娘都怎麼安心工作?”
    現在,國務院內部一直流傳著一句話,單身女性,去哪也不能去禦傲天手底下工作,否則一個不小心就會愛上他,到時候隻會落到辭職的下場。
    “誰說我是單身了?”禦傲天挑釁的將雙手抱在身前。
    那林理事長這一聽。“你終於有女朋友了?”
    “我女朋友一直在這,好不好?!”說著,他把擺放在辦公桌上的一張照片,扭給了林理事長看。
    林理事長這一瞧……立馬露出了無奈的神情:“傲天,真不是我說,洛小姐已經失蹤4年了,估計現在八成已經成了家。說不定都有孩子了,你又何必那麼執著呢?她要是對你還有感情,早就主動來找你了,也不會等著你去找她,是不是?”
    關於禦傲天感情的問題,在國務院已經不是一個秘密了。
    所有人都知道,他在等待著洛瑤瑤的回歸,也在不間斷的去尋找她。
    但……
    在所有人心,一個消失4年的女人,久久還不肯出現,肯定是有了新的家庭了。
    “沒所謂。”但,禦傲天並不介意,他深邃的眸子投向了瑤瑤的照片,起手,輕輕摩挲著照片上那張可愛的小臉:“我一天沒有見到她成家,就代表,她依舊是單身。”
    “你這不是自欺欺人麼?”這林理事長,算是禦傲天一手提拔起來的人物了,也算是國務院內禦傲天的心腹,他已經多次勸阻過禦傲天放棄、放棄了,不過每次都是沒有結果的事情。“算了,換個話題吧。傲天,首相的位置一直空缺,你打算怎麼辦?”
    四年前,中國的那場內亂,真的是動蕩太大了。或許連禦傲天都沒想到曾凱瑞這一被拔除,會牽連無數的貪官。整個國務院就剔除了不知道多少政治高官,現在餘留的,基本就是禦傲天的心腹以及心提拔上來的領導幹部。
    差不多3年前,禦傲天就直接升任了總理的位置,次年就已經是副首相的位置了。至於首相的位置一直是空缺,但很多人都明白,這個位置一定是禦傲天的,可是又沒有人敢提出。
    因為……
    禦傲天現在榮升首相位置隻會被外界認為,他是一人獨裁。
    這點,禦傲天自己也很清楚,畢竟,他沒有任何說服力的背景,也就是,他的出身。到迄今為止,知道他是祁連首相兒子的人都是寥寥無幾的。
    “就一直空著吧。到時候,有合適人選,直接上任就行了。”
    “嗯?你要拱手讓人?”林理事長疑惑的皺起眉頭:“傲天,我們所有人可都是支持你的啊。”
    “,我身上還有欠缺。就算你們擁護我,也沒用。”
    對於華美別墅案的事件,現今,幾個涉及人員都已經死了。曾凱瑞的屍體1年前在一座島嶼上找到;查理斯公爵十幾年前就被殺害;亞斯蘭國的女王3年前不幸病逝。或許,唯一能給禦傲天作證的就是瑤瑤了。
    別說現在瑤瑤失蹤了,就是找到,他又怎麼忍心叫瑤瑤現身說法,給他作證呢?
    在加之……
    禦傲天在官場上也算零零散散的混了6年了,這6年,他從政治議員到副首相的位置經曆了不少風風雨雨,早已經看明白了一切,對於那個首相位置更是沒有太大的興趣了。
    “好吧,那到時候在說吧。對了,你去阿爾巴尼亞的事情已經敲定了,明天出發。”
    “嗯,我知道了。”
    “行,那我回辦公室了。”說著,林理事長就離開了禦傲天的辦公室內。
    阿爾巴尼亞-------
    “這個發型真漂亮。謝謝你,炎先生,瑤小姐。”一間不太大的造型屋內,一外國婦人滿意的向這家店的老板,老板娘道著謝。
    她口中的炎先生……
    就是黑炎龍。
    那位瑤小姐,就是洛瑤瑤。
    “,美紗夫人,慢走吧。”瑤瑤禮貌的送走了那位婦人,剛要坐在椅子上。
    黑炎龍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轉過她的身體,麵向鏡子……
    “幹嘛啊,炎龍?”瑤瑤剛要回頭。
    站在她身後的黑炎龍抵住了她的腦袋:“你又長高了!!”
    如果不是黑炎龍說起,瑤瑤真的沒有發現自己似乎真的又長高了一些。
    落地的大鏡子內……
    她站在1米87的黑炎龍身前,二人之間的身高差距僅有不到半個腦袋,也就是說,現在瑤瑤最少也得有1米75左右。
    在加之,她一頭落腰的直發,4、6分起來,更是顯得她嬌媚,性感。
    4年的時光,瑤瑤改變的太大了,十足從一個小女孩變成了一個大女人。
    “是哦,哈,我以前看你們的時候,都是仰頭看,現在,我們終於保持平等了。”瑤瑤回過頭,踮起腳尖,真的與黑炎龍保持成了一樣的高度。
    黑炎龍無奈的笑著,靜靜的看著眼前這還保留著一些少女天真的漂亮女人,墨色的眼睛是那樣的著迷。
    這四年來,可以說,黑炎龍幾乎無微不至的照顧著瑤瑤。
    他們生怕被別人找到,所以,黑炎龍現在的名字叫炎龍;洛瑤瑤現在的名字直接變成了瑤瑤。而且,還在三年前在這個地方盤下了一個店鋪,直接變成了造型設計屋。
    這對於向來在時尚界有一定造詣的黑炎龍來說簡直不是什麼難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