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公主詩韻


      第二天龍翼從七鳳的房間出來後,就聽到從皇太後的寢宮中傳來消息,說道在外麵探親的兩個公主已經回來了,一說起公主,龍翼就想起自己上次救的那兩個美女公主龍詩韻和龍玉瑤姐妹倆,那可真是一對姐妹花呀!
    於是龍翼連忙向著皇太後的寢宮走去,進了寢宮,隻見龍詩韻姐妹倆正跟皇太後和母後李紫曦有說有笑地說著話,當她們看見龍翼走了進來,連忙行了個禮,而龍詩韻姐妹倆則偷偷摸摸地看了一下自己這個皇兄,一看頓時吃了一驚,原來這人正是上次救了自己姐妹倆的那個男子,想著他現在已經是當今皇帝,而且是自己的哥哥,兩女心的那份悸動也隨之破滅,心情有些悲傷,不過她們還是勉強露出了個笑容給龍翼。{藏家}
    龍翼看到兩女露出的那個勉強的笑容,他心有些明白這兩女一定對自己有意,可是礙於自己與她們是兄妹關係,心的那絲幻想也破滅了,他心中很是高興,不過他暫時沒有表現出來,隻是跟幾人說了幾句話,然後就去上早朝了。
    等龍翼上完早朝回來,剛好經過皇太後的寢宮,他走了進去,隻見龍詩韻姐妹已經走了,而皇太後正在呆,不知道在想什麼,看著皇太後那美麗的模樣,龍翼關上了門,然後走了過去,一把摟著皇太後,問道:“太後,你在想什麼?”
    “沒有想什麼,皇上,放開,等一會詩韻要過來,要是讓她看見了就不好了。”皇太後連忙掙紮道。
    “放心好了,我已經把門關嚴了,皇妹一時不會進來的,太後,讓朕好好地寵愛你一番吧!”龍翼說著就扯開了她的下擺,重重的壓了上去。
    皇太後似痛楚,又似樂的呻吟起來,四肢緊緊將龍翼纏繞起來,她迷離地喃喃道:“皇上,你……你好霸道。不過哀家喜歡,來吧……”
    “嘿嘿。”龍翼狂暴地運動起來,邪聲道:“朕代替先帝,懲罰你。”
    說著他起自己的大,在皇太後的上研磨了一陣,待她本就小溪流水的更加洪水滔滔了,便一手扶住那纖纖細腰,一手則扶住自己的大,腰部用力向前一送,大便擠開了她的寶蛤,刺入到她那濕潤緊密的。
    “呀……”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皇太後卻還是被龍翼的龐然巨物刺的呼痛起來。
    “不中用的,剛開始就這樣,看朕怎麼整治你!”
    龍翼得意的笑著,他雙手扶定皇太後的大,猛地向後一拉,同時大出擊,當即將碩長無匹的大整根入到了皇太後的玉戶,接著他不顧皇太後的慘叫,便大抽大插的動起來。
    皇太後感到自身似乎整個身體都被撕裂開兩半一樣,疼痛難忍,但龍翼卻是毫不憐惜的埋頭苦幹,大捷的出入於她的,將她那肥厚的也帶動得隨大翻進翻出。
    漸漸的,皇太後感到自己除了疼痛感,又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受,那是一種難以言明的充實感,而且,這種感覺充斥並碾壓著她的神經,很就將她整個思維都占據了。
    “啊,呀,好深,啊……穿了……”皇太後肆無忌憚的著,這叫聲刺激了龍翼的性,他更加凶悍的奸著身下的成熟美婦。
    皇太後已經了不知多少次,每次後都會被龍翼毫不放緩的攻擊再次激潛力,龍翼知道,這等怨婦必須一次將其服才成,他需要這些怨婦的力量,所以他便刻意的賣弄著自己的實力!
    皇太後很就不成人形了,她嗓子都叫啞了,似乎流水不斷的也被龍翼淘幹了一般,她渾身酸軟無力,隻有雙臂墊在地上,腦袋趴在上麵歇息,同時高舉了自己那平日頗為自傲的雪白大來侍候龍翼了。
    龍翼騰出一隻手來,拍了她肥大的一記,笑罵道:“你這個蹄子,看你還敢春嗎?朕這就收拾了你!”說完,抱著皇太後一陣狂搗狠幹。
    “呀,啊,呀,呀呀呀呀呀……”
    皇太後已經叫不出聲了,本來就在崩潰邊緣的她,更加的癲狂,終於在她“啊……死了,死了,被皇兒死了……”那聲嘶力竭的呼喊過後,她整個人都一下子軟倒了,大也是努力上揚了幾下後,便再也無力支持的落了下去,看她的樣子是真的崩潰了,龍翼也不想讓她元氣大傷,於是又用九天禦女雙修幫助她進行恢複。
    “誰!”就在這時,皇太後聽到開門的聲音,她大吃一驚,而龍翼也放開了手,這時候大門被推開,隻見龍詩韻站在門門前驚呼:“母後,皇上哥哥……你們……”
    聽到龍詩韻的聲音,龍翼和皇太後連忙尷尬的轉過身去,皇太後的臉更是嚇得煞白,龍詩韻正吃驚的看著龍翼和自己,一瞬間屋子鴉雀無聲,三個人你看著龍翼,龍翼看著你,都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此時皇太後的腦子第一個反應就是:“完了,這下徹底完蛋了,自己跟皇上這樣搞法,還被女兒抓奸在房,自己還有什麼臉麵活在世上?”想到此,她臉色都白了,情非得以,簡直比哭還難看。
    龍翼倒是顯得很平靜,似乎一早預知有今天的事情生一般,對著龍詩韻擺擺手的道:“詩韻……你沒事吧?”
    皇太後一邊穿上自己的褲子,一邊把那擦拭的塞到口袋中,盡管天氣很冷,但是豆大的汗珠還是從她的額頭冒了出來,她伸出手來在上麵抹了抹汗,那種緊張和尷尬,比死一萬次都讓人難受。
    龍詩韻整個人呆住了,愣道:“母後……皇上……你剛才……”她的聲音微顫,顫抖的聲音證明她內心的起伏,其實她內心比起皇太後來,更要緊張和難受,一個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一個是自己的皇帝哥哥,這如何是好?龍詩韻的臉色更是紅一陣,白一陣,毫無疑問她已經明白了一切,話說回來,如果這樣她都不明白生什麼的話,那她不等於白癡了嗎?
    龍翼不想解釋什麼,因為任何解釋都是徒勞的,陽光照龍詩韻的身上,拖出一條長長身影從門前一直延伸到屋子,看上去是那麼的孤單無助,整個寢室都顯得很安靜,仿佛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而龍詩韻後麵跟著跑進來的兩個小宮女看到這一幕,當即轉過身去,要知道這可是死罪啊!
    龍詩韻怔怔的看著自己皇帝哥哥和母親皇太後,潔白的癘緊緊的咬著嘴唇,深深的陷了進去,善良的眸子布滿了疑惑和委屈,龍翼看到她的眼睛慢慢的潮濕起來,不知道又過了多久,就像過去了一萬年似的,三個人誰也沒出聲。
    “母後……為什麼會這樣……”終於龍詩韻忍不住出聲了,話音剛落,兩行清淚悄無聲息的從她那彈指可破的俏臉滑落。
    “詩韻……”
    見到龍詩韻的眼流出委屈的淚水,皇太後一時悲從中來,也禁不住地哽咽起來,“詩韻,母後……實在是對不住你……”她的眼眶也紅紅的,亮亮的淚珠在眼眶亂轉,就差奪眶而出了。9g-ia
    看著她們母女同時垂淚相對,龍翼的心也不好過,因為這一切都因自己而起,這樣的局麵隻能由他來收拾。
    “你們到底這樣有多久了?你們可都是我最親的人了,可是你們竟然這樣瞞著我做這樣的事情……”龍詩韻的聲音不大,卻聲聲敲打在龍翼的心上,酸楚得讓人感到心痛。
    連龍翼聽了都感覺如此,更不用說皇太後了。她的臉漲得緋紅,看上去又是羞又是窘,卻又無話可說。
    死豬不怕開水燙,反正自己是豁出去了,想到這龍翼的心一橫,他走到龍詩韻的跟前,對她說,“要怪就怪朕,都是朕不好,朕也不奢求你的原諒,隻要你不怪你母後,是朕強迫了她,朕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皇帝,有什麼你就泄到朕身上好了。”
    “皇上,你別這樣亂說!”
    皇太後激動的拉開龍翼,對著龍詩韻道:“詩韻,是母後不好,你不要怪皇上,哀家希望你不要做錯事……”
    “母後……你讓我如何做?”龍詩韻轉過身去,滿眼是淚。
    “詩韻,就當母後求你了……”皇太後哭泣的說著,突然正跪在龍詩韻的跟前,兩行淚痕掛在潔白的臉龐上,嘴說著,同時滿臉企盼的神情讓龍翼頓生憐惜之情,而龍詩韻愣愣的站著,清秀的臉上也是一陣紅一陣白,一臉尷尬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龍翼的胸前湧出一縷柔情,“太後,你真是對朕太好了,為了朕竟然朝自己的女兒下跪,可朕又怎麼舍得讓你承受這麼大的委屈?”
    龍翼心中想著,上前將皇太後扶起,心甚至打定了主意對龍詩韻道:“詩韻,你不要為難太後了,有什麼不對的,你衝朕來就是,母親跪女兒,是天打雷劈的事情……”
    “皇上,你別這樣說……”皇太後正在軟語哀求,當然不想讓龍翼插手阻攔。
    “母後……這種事你讓我怎麼做是好,換做是你,你告訴我該如何做?”龍詩韻的臉紅紅的,輕輕的搖了搖頭,芳心無措。
    “詩韻,是朕對不起你,你不用說這樣的話,但是跪在地上的人是你母後,就算她如何不是,你也不能責怪她……”龍翼顧不上龍詩韻的感受,隻是不想讓皇太後承受更多的委屈。
    “你……”
    龍詩韻頓時氣得又急又氣,道:“難得她是我母後,就不是你的母後嗎?我母後雖然不是你親生母親,可也是先帝的愛妃,你的庶母……我恨你們!”說著,她轉身而去。
    皇太後急了,推著龍翼道:“皇上,去把詩韻追回來,別讓她做傻事?”
    龍翼道:“那你呢?”
    皇太後急道:“我不會做傻事的,你放心吧!”
    龍翼抓著她的玉臂,心充滿欣慰的的道:“相信朕,朕會將這個事情處理好的!”說著,也不管皇太後臉上驚訝的表情,轉身便追隨龍詩韻而去,看著龍翼追隨龍詩韻的腳步,皇太後心中充滿了矛盾,不由得長出一口氣。
    詩韻在前麵走,龍翼則在後麵跟著,或許是有愧於心,或許是心亂成一團,龍翼始終沒有勇氣和她說話,當然她更不可能主動的搭理龍翼。
    龍詩韻一直往前走,前麵就是禦花園,走在石子鋪墊的上,涼涼的清風吹拂在臉上,讓龍翼熱烘烘的腦子頓時清爽了不少。
    “詩韻,如果你真的要怪,你就怪朕,真的不關你母後的事情。”
    龍翼心已經平靜了下來,剛才在寢宮說的話的確太過於激動,經過這一路的思考,他鼓起勇氣,上前幾步對龍詩韻說道。
    “我殺了你這個壞蛋……”龍詩韻說著手一鞭子抽來,龍翼一心想著讓她泄憤,自然沒有回擋,更不可去躲避。
    “啪……”一鞭子實實在在的打在龍翼的身上,一陣生疼。
    “我靠,好的鞭子……”龍翼暗暗吃驚,但容不得他多想,第二鞭子已到了。
    “啪……”又一下,龍翼頓覺腳踝一陣火辣,竟被她掃中了一鞭子。
    龍翼暗呼慘了,想不到這段時間龍詩韻的功夫進步了不少,打起人來,那可真是讓人疼,龍詩韻的鞭子連連揮動,沒一會龍翼就挨了四五鞭子,那可是小牛皮鞭子,一鞭子就是一道血痕。
    “這樣被她打下去也不是辦法!怎麼辦?”龍翼心想道,最後,他躲避了一下。
    “想躲……我打死你這個壞蛋皇上。”龍詩韻一鞭子就向龍翼腳踝抽去。
    “夠了!”龍翼逃隻是虛式,他手指一彈,直射向了她的手腕。
    “啊……”龍詩韻一聲嬌呼,手上的鞭子“叭嗒……”落在了地上,並不斷揉著小手腕。
    龍翼也不停揉著被她抽中的地方,冷然的道:“詩韻你的脾氣未免太火爆了點,到時候嫁人,娶了你的駙馬這一輩子不就有罪受了。”
    “你放屁……”龍翼一提嫁人,龍詩韻更加火了,腳下一勾又把鞭子挑了起來。
    龍翼哪容她再取到鞭子,又用是一指,“哧……”直接把鞭子射成了兩截,龍詩韻拿到手的隻剩下的鞭柄。
    “你這是什麼功夫?”龍詩韻吃驚道。
    “皇帝的功夫。”龍翼嘿嘿笑道,接著龍詩韻一錯步就又攻上來,起腳就向龍翼的襠部踢去。
    龍翼落的地方已經是緊貼牆角,避無處可避,隻好向上躍去,一邊說著:“詩韻,你、你可真夠狠毒的……”
    “哼,你自作自受。”龍詩韻雖然沒踢到龍翼,但還是很得意的說道。
    龍翼道:“先皇過世後,你母後空虛了那麼久,她也是一個女人呀!也需要男人的安慰與慰藉,再說我與你母後又沒有血緣關係,根本算不上,而且即使我們有血緣關係又如何,我的母親李紫曦現在也是我的女人,她照樣還不是生活得很幸福嗎?”
    “你……你這惡魔,居然強迫自己的母親,更加不可饒恕!”龍詩韻叫道,這一次,龍翼可真不想跟她糾纏了,一把抓住她,道:“你再吵,朕奸了你!”
    “你敢!”
    龍詩韻竟然瞪起兩個大眼睛,直挺挺的昂起胸膛的說道,那一雙玉兔一顫一抖,正在挑逗著龍翼的極限。9g-ia
    一個是野蠻的小公主,一個是色狼的皇帝,他們能撞擊出怎麼樣的火花,或許,隻有天知道。
    龍詩韻的小臉頓時漲得更紅了,“你個壞蛋,今天你敢對本公主大不敬,我先打殘了你再說,讓你一輩子記住我是誰?”說著,她運足全身力氣,揮出一拳。
    “砰……”這一拳結結實實打在龍翼的胸脯上,龍翼憤怒之餘內息湧動,“啊……”胸脯一收一放,內息隨之出。
    “砰……”龍翼沒出去,龍詩韻卻被震飛了,直接撞到了牆上。
    “怎麼樣,啊……詩韻你沒事吧?”
    龍翼想到這刁蠻公主會吃苦頭,可是沒想到反彈力會如此強大,看到龍詩韻痛苦倒地,當即上前關切的問道。
    龍詩韻倔強的從地上爬起來,眉頭緊皺,臉上冒出了大顆大顆的冷汗,同時她那條右臂似是抬不起來了。
    “詩韻,你的胳膊怎麼樣,讓朕看看?”龍翼沒想到要把這個刁蠻的公主弄傷,上前關心的說道。
    “混蛋,你滾……”
    龍詩韻朝走過去的龍翼抬腿就是一腳,不過,她胳膊的傷影響了度,被龍翼一伸手給叼住了,順勢一拉,隨著一聲嬌呼整個身子向後倒去,龍翼忙搶上一步托住了她的身子,將她抱住。
    “公主……”龍詩韻翻手又用另一隻手直取龍翼的雙目,龍翼這下真得怒了,用手蕩開,接著的點了她幾處道。
    “你個臭丫頭也太狠毒了,朕一再相讓,你卻招招取朕要害。”龍翼黑著臉怒道。
    “你放開我……你這個不顧人倫道德的家夥,有什麼資格做皇帝!”龍詩韻叫道。
    龍翼也不搭話,把她托起放到一旁隱秘的草地之上,接著也不管她同不同意,伸手摸了摸她的胳膊,龍詩韻痛得頓時皺起了眉,呻吟了一聲,怒道:“放開我……大膽壞蛋。”
    “閉嘴,叫什麼叫,你以為我朕想當這個皇上啊!”
    龍翼又摸了摸龍詩韻的另一隻胳膊,嗯,感覺有些不一樣,顯然是脫臼了。
    “你不想當皇上,那為什麼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朕!”龍詩韻反駁的說道。
    “朕所習慣了,改不了!”龍翼道:“再說了,朕做皇帝,那一點不好?對天下百姓來說,這是天大的福音。”
    “狡辯!”龍詩韻說道。
    “老百姓不在乎誰做皇帝,他們隻關心生活過得好,自朕當上皇帝以來,百姓安居樂業,生活得幸福美滿,你敢說朕對這天下沒有做出貢獻嗎?”龍翼說道。
    龍詩韻頓時啞口無言了,她知道龍翼說的是真話,龍翼見狀接著說道:“你忍著點,你這隻胳膊脫臼了,朕幫你接上。”
    龍詩韻直楞楞的盯著龍翼,竟被龍翼給搶白的老實了,或許她也在疑惑,龍翼做皇帝或許真的是一件好事。
    龍翼揉了揉了,猛然一用力,“啊……”龍詩韻一聲痛叫,隨著“哢”的一聲,龍詩韻臉上的冷汗頓時又出了一層,身體都痛得哆嗦了。
    龍翼的冷汗也隨之冒出來了,“怎麼樣?”
    “你會不會啊……”龍詩韻帶著哭腔喊道。
    “怎麼不會?除非你身體結構跟別人不一樣。”龍翼不滿意龍詩韻的質疑說道。
    “我被你弄死了,你個混蛋……”
    龍詩韻狠狠的盯著龍翼,那淚不自覺的就流了下來,不過動了一下手臂,真的不痛了,很顯然已經好了!
    龍翼卻是一笑,“朕以為你是公主很了不起呢,原來還不如個凡人,這點痛都忍不住。”
    龍翼又伸手為她擦了擦淚,“乖,不哭了。”
    龍詩韻幾乎是氣瘋了,可是此時被點了又無可奈何,咬著牙道:“你來給我扭一下試試,看你痛不痛,給我解開道……”
    “先說好了,朕給你解開道,但是你不能亂來!”龍翼說完,便點開了龍詩韻的道。
    突然,龍詩韻竟一把摟住了龍翼,摟得異常的緊,整個身體都跟著哆嗦起來。
    “詩韻,你怎麼了?”龍翼也伸手輕輕的擁著龍詩韻,也不知道她想做什麼,心中感到一陣莫名。
    龍詩韻沒有說話,而是主動一下吻住了龍翼,並且用力的摟著龍翼往自己的身上拉,一時竟顯得瘋狂,龍翼被弄的丈二的和尚有些摸不到頭腦,但是美女主動投懷送抱,他對此是絕不會退怯的。
    倆人一陣狂吻,當然,一直都是龍詩韻在主動,因為她的變化太突然了,龍翼有些接受不了,一陣狂吻後,龍詩韻捧著龍翼的腦袋慢慢推開些,美目直直的盯著龍翼的臉,顯得異常激動,目光中還含著切切柔情,竟然像是好久未見的情人,說道:“你其實上次你救了我,我就對你情根深重了,以前是顧忌到我們之間存在血緣關係,所以我不敢跟你說,但是既然你連你的親生母親都敢收為女人,那我也沒什麼好顧忌的了!”
    “啊!”龍翼頓時驚呆了,萬萬沒想到龍詩韻會說出這番話來。
    “詩韻,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龍翼一臉正經的問道。
    龍詩韻點點頭,道:“恩!”
    “詩韻,實際上,從我第一眼看到你開始,我也喜歡上你了!”龍翼說著,慢慢地著龍詩韻,舌尖從耳垂慢慢滑向她那白嫩的玉頸,邊舔邊輕輕的吸吮著。
    龍詩韻被吸吮的身體越漸酥軟,呼吸也急促起來,並伴著一聲聲輕輕的呻吟,這種感覺她從沒感受過,讓她心慌慌的,又十分的期待,她下意識的把俏麗的小臉揚起來,把白嫩的脖子露出來讓龍翼親吻,同時小手也輕輕撫摸著龍翼的後背與脖子,似是想把小手伸進去。
    龍翼向下滑了一點,舌尖從脖子滑向了那酥軟堅挺的胸部,豐滿的白嫩上頂著兩點粉紅玉潤,小巧精巧,完全就是沒有采集的地。
    龍翼用舌尖慢慢的在那打著圈,時而會把那一團玉肉吸吮一下,他感覺龍詩韻的胸部非常的堅挺,身體每一處都是那麼緊湊,這估計除了她天生的身材還與她經常練功分不開,兩顆粉嫩本來還是軟軟的,但是經過龍翼一陣吸吮後都堅挺起來,俏立的有如兩顆粉潤的玉珠。
    龍詩韻呼吸越來越急促,粉嫩的小臉春情蕩漾,美目如絲,櫻口半張,嚶嚀聲聲,飽滿的酥胸劇烈的起伏著,綿軟的小腰不停的扭動,兩隻小手已經把龍翼後背的衣服推了下去,用力的握著龍翼的肌肉。
    龍翼把龍詩韻的小手拉下來,用嘴吸吮著她那一根根玉蔥般的纖指,時而輕輕咬一下,他每咬一下,那纖軟的嬌軀都會配合的弓起來,酥胸挺得高高的,同時嘴出一聲急切的呻吟。
    龍翼見龍詩韻反映如此劇烈,隻有一個解釋,她壓抑的太久了,或者是她已經長大成熟,卻一直沒得到愛,龍詩韻這還是第一次被男人愛撫親吻,更不用說其它的了。
    龍翼又低下頭,順著她那平滑的一直向下吻,用手分開她的兩條玉腿,一叢黑亮濃密的細毛露了出來,點點細露有如晨間嫩草,兩片粉嫩間更是汁水汪盈,龍翼伸出舌尖在那兩片軟嫩的蚌肉間輕輕的滑過……
    “啊……”龍詩韻身體整個弓了起來,龍翼借機從她兩腿下掏過去,竟把她大頭朝下反抱了起來,接著,猛然用力的吸住了那,並把把舌尖探進去攪動。
    “啊……”
    龍詩韻像瘋了一樣,身體扭動的更加劇烈,滿頭的秀都甩亂了,一雙小著龍翼的腿,一張小臉漲得血紅,最後竟一把抱住了龍翼的腿親吻起來,那汁水更加汪盈,竟一股股的湧出來,龍翼能感覺那一陣陣的收縮,擠壓著自己的舌尖。
    龍翼怕時間長了把她空壞了,又把她放到了床上,那嬌軀就像無骨一樣慢慢扭動著,臉上已出了一層細細的汗,呼吸依然急促,那雙美目就像是在回味一樣眯著。
    “抱抱我……抱抱我……”龍詩韻嘴輕輕喊著,聲音還帶著微微顫抖,顯然她還希望龍翼繼續愛撫親吻她。
    龍翼見時機到了,的除去了身上的衣物,接著跪在她的身邊,抓住她那兩隻亂摸的小手,龍翼一碰她,龍詩韻立即一把抱住了龍翼,竟主動的把小臉湊過來親吻著他。
    “詩韻,你摸摸這……”龍翼拉起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巨龍之上。
    龍詩韻的小手就像是被燙到了一樣,劇烈的一顫,接著又試探的摸了摸,感覺這東西很奇怪,似是就是自己向往的東西,她忍不住睜開了美目,當看到那根彪悍的巨龍時身體竟是一陣僵硬,大腦一陣眩暈,不知是激動的還是興奮的差一點背過氣去。
    龍詩韻的小手抖得更加的利害了,這東西她是初次見到,但是她也明白那是什麼東西,一那,她的心也不知是什麼滋味,酸酸的,空空的,又一跳跳的炙燙著自己的心窩,為了這一根之物讓她不知失眠了多少個夜晚,她也許不知那真正美妙的感覺,可是卻盼望的已久,這根東西對她來說就是生命,就是她的希望,是帶給她希望的種子……
    龍詩韻的美目濕潤了,淚水不知不覺的滑了下來,她輕輕的埋下頭,把小嘴湊上去,小心的親吻著,伸出小巧的舌尖輕輕的著,生怕這是個夢,一不小心就失消了,接著張開小口,那巨大彪悍的東西把那的小嘴漲得誇張的大,但是她還是吞咽著。
    龍翼心有種前所未有的刺激,大腦是一陣陣眩暈,那更是賁張的利害,整根巨物火燙燙的,自己麵前可是高貴的公主,而且是主動吃著自己的巨物,這種待遇不是沒有過,可是感覺卻決然不同,曾經無數女人吸過,不過,隻是輕輕吸了幾次,另一次是愛甜露美,卻是在自己帶有半強行的情況下……
    溫滑的小嘴緊緊的包裹著龍翼的那,還一下下的蠕動,似是漸漸的頂入了她的喉嚨,是一種硬擠進去的感覺,麵更加的溫暖嫩滑,龍翼突然感覺自己整個身體都僵硬了,全身是一陣陣的酥麻,從稍一直到腳尖。
    龍翼已經無法滿足她的度,他猛得抓住龍詩韻的頭在那起來,龍詩韻一時適應不了,出一聲聲的嗚咽,但是她並沒掙紮,任憑龍翼,小手還輕輕揉弄著那底下的一團軟肉,那種感覺簡直是對龍翼的摧殘,刺激的龍翼要暈過去了……
    “啊……”龍翼終於爆了,身體一下一下的抖動,忍不住又的了幾次,他舒服的癱軟在了草地上,龍詩韻也順勢伏倒在他的身上,嘴依然含著龍翼的那,鼻息非常的粗重,一股股暖暖的氣流噴到那,對於龍翼來說簡直就是一種從沒有過的享受。
    龍翼突然現龍詩韻的香肩一下下的抽動,還有濕濕的東西落在身上,感覺那好像淚水。
    “詩韻……”他輕輕叫了一聲,接著慢慢把龍詩韻的小臉抬起來,這才現龍詩韻已是淚流滿麵,不知她已哭了多久,那小嘴角還掛著龍翼噴出的殘液,一滴一滴黏黏的落下來。
    龍翼心疼的幫她擦了擦淚,“對不起,詩韻,剛才朕太激動了,是不是弄痛你了?”
    龍詩韻的目光顯得很朦朧,又透著讓人心酸的優柔,但是對龍翼並沒有半點怨念,輕輕搖了搖頭,接著低下頭慢慢的吻著龍翼,就像是剛才龍翼吻她一樣,從一直吻到龍翼的脖子,再次抬起頭,那目光中卻透出了幾分堅定,小臉也變得粉嫩清透。
    “你要我吧!”說著龍詩韻用力搬著龍翼的肩,身子往一側一滾,把龍翼搬到了她的身上,豐滿的胸脯又急促的伏動起來,目光顯得非常的炙熱,似是要把龍翼融化一般。
    “詩韻,朕要進入你的身體了。”
    龍翼又低下頭親吻著龍詩韻,同時一隻手伸到下麵把她的一條腿抬起來,把巨物對準兩片粉嫩,慢慢的用力,龍詩韻頓時眉頭皺了起來,玉齒咬住了櫻唇。
    龍翼竟然沒進去,感覺那非常的小巧,似是容不下自己的巨物,隻好調整了一下大小,接著再次用力刺了進去,一那間,龍翼感覺刺破了一層東西,龍詩韻的身子也是一下弓了起來,忍不住痛苦的呻吟了一聲。
    “詩韻……”
    龍翼沒想到自己的巨物縮小了三分之一依然還是那麼緊,那就像一條細長的管子一樣,緊緊的把自己那給扣住了。
    龍詩韻的身子微微的顫抖著,慢慢的把手伸下去摸了摸那,接著又把手抽出來,睜開眼睛看了看,手指竟帶著血,黏黏的,龍詩韻用手撚了撚,然後送到龍翼眼前,微笑著,又帶著幾分苦意,“你是我第一個喜歡的男人,也是唯一的一個!”
    龍翼心一顫,大腦也是一陣恍惚,似是一瞬間連通了龍詩韻的心,感受著她的堅強和不屈,伸出舌尖舔了舔,鹹鹹的,還帶著淡淡的清新。
    龍詩韻把手收回去,也舔了舔那手指上的血,目視著龍翼,恍然間露出了幾分野性,“你要是真正的男子就來征服我吧,拿出你全部的力量與勇氣,把你身下的女人征服……”
    龍詩韻的目光帶著倔強,帶著堅定,那炙熱的帶有野性的眼神讓龍翼熱血沸騰,體內湧起了從沒有過的衝動,頓時,龍翼用手撐起身子起來。
    “還不夠,力量不夠,那脹的不夠,我說的是拿出你全部的勇氣,我願做你的奴隸,仆人……”龍詩韻目光炙炙的盯著龍翼,似是讓龍翼覺得自己還不夠男人。
    龍翼慢慢把自己的巨物放開了,立時感覺那包裹的更緊,就像一道道肉箍扣住了自己那,連抽動都顯得費力,龍詩韻的小臉微微有些扭曲,細細的汗液頓時冒了出來,身體抖得越加利害,不過,那臉上的表情卻是一種滿足。
    “就這樣,就這樣,這樣才能讓我……感覺到你的存在,用力……再用力……”
    龍詩韻不停的用話鼓動著龍翼,居然把龍翼的野性也鼓動了起來,眼盯著龍詩韻,度越來越,頂動的越來越凶,每一次都深深的撞在上……
    龍詩韻慢慢閉起了眼睛,感受著那種漲裂與酥麻的感覺,她覺得隻有這樣才感覺到那真實性,才感覺自己真正的做了女人。
    “……用力……你才是真正的男人……用力的征服我……我是你的奴隸……啊啊啊……用力……征服我……”
    龍詩韻玉臂緊緊摟著龍翼的腰,隨著龍翼的頂動也一次次的迎擊著,她慢慢感覺到那漲裂感漸漸消失了,那種酥麻感卻越來越強烈,全身都像燃燒起來一樣,澎湃的熱流一次次撞擊著自己的靈魂,讓自己感覺真實又恍惚。
    “……啊……”
    一陣潮汐般的猛烈感充斥了龍詩韻的全身,她的身體不受控製的扭曲痙攣起來,三魂七魄似是瞬間也被撞散了。
    龍翼依然猛烈的撞衝著,因為他看到龍詩韻在自己的撞擊中透出的是滿足和痛的感,每一次給她帶來她的臉上便會多了幾分興奮與激動,似是那憂傷都漸漸蕩散開了。
    潮起又潮落,龍詩韻幾乎是暈死了過去,龍翼也在她那野性和倔強中受到了從沒有過的刺激,那股炙熱慢慢升騰,無窮無盡的湧向丹田,聚集到那一點,一陣酸麻熱漲,轟然爆噴而出。
    “啊……”龍詩韻身子猛然弓了起來,劇烈的的抖動著,接著又轟然跌了下去,那炙熱的岩溶燙得她那顆心都跟著扭曲了,從沒有過的真實感,隨之,龍詩韻美美的暈了過去,身體有一下無一下的抽搐著,身子懶散的張開,長散亂的鋪在草地上,汗水將那草地都濕得一片晶瑩。
    龍翼也粗喘著從她身上翻下來躺在一邊,眼望著屋頂似是要沉沉的睡去,這一次瘋狂好像比在妓院還滿足,龍翼從沒見過這麼野的女子,對她自己幾盡是虐待與躪蹂,不過,龍翼很喜歡她那帶有野性堅強的性格,這樣的女子能使自己放開一切。
    就在龍翼朦朧欲睡時,一隻玉臂柔柔的搭在了他的身上,一睜眼,竟看到是一張野性的笑臉盯著自己,輕輕咬了一下龍翼的耳朵,接著在他耳邊輕聲道:“你真是男人,我喜歡你,你不但征服了我的身體也征服了我的心,從此以後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願意為你負出一切。”
    “詩韻,你放下高貴的身份已經不容易了,這一點,朕很欣慰。如果你不怪你的母後,那就更好了!”龍翼有些激動道。
    “當然不怪了,因為現在我和母後都是你的女人,我一切都聽你的!”龍詩韻湊過來又輕輕的著龍翼的耳朵,弄得龍翼癢癢的,身體竟一陣陣的酥麻,而龍詩韻的呼吸也漸漸變得不平穩了。
    龍詩韻說著搬著龍翼的肩就往她身上拉,“來,進入詩韻的身體,詩韻需要皇帝哥哥你的征服。”龍翼見她急切的樣子知道不再做一次,她不會放過自己的,無奈之下,隻好又翻身壓到到了她的身上,把巨物頂了進去。
    “啊……”
    龍詩韻一聲痛叫,玉齒緊緊的咬住了櫻唇,身體忍不住的抖動起來,那種痛就是猜也能猜到,龍翼感覺她那已經腫漲了起來,這是她第一次做女人,剛才那陣瘋狂已是極限,至少要休息一段時間才能做,這樣接連的做她哪能受的了。
    龍詩韻似是很滿足,那身體還在顫動中就露出了笑容,“來,征服我,我要……點,詩韻真得好喜歡那種感覺……”龍翼隻好又運動起來,對於她不用太柔和,因為她就喜歡那種比較野蠻的感覺,就算是心疼都沒辦法。
    龍翼大力的頂撞著,每次都深入,那種緊的近乎死死扣住的感覺也讓龍翼感到十分滿足,一陣大力的龍詩韻再次了,那一瞬間龍詩韻就像小死過去了一樣,龍翼心疼的為她擦了擦汗,龍翼猜得出,她心一定是太糾結,以至於讓她心有些變態,這才用這種幾乎摧殘的方式來蹂躪自己。
    龍詩韻慢慢醒來,在看到龍翼的眼神幾乎是崇拜,抬起手輕輕摸著龍翼的胸脯,幸福道:“你好強悍啊,你是真正的男人。”說完一笑,“詩韻還想要……”龍翼徹底暈了……這麼強悍的女人,他第一次遇到,要知道今天才是她的第一次啊!
    “詩韻,你再要下去,會虛脫的!”龍翼關心的說道。
    聽到龍翼那關心的話語,實際上剛才的兩次交換,她心底的怨氣都已經泄出來了,因此聽到龍翼關心的話,龍詩韻幽幽的說道:謝謝你,皇帝哥哥……“這一刻,她真的歸心了,說著,她緊緊的抱著龍翼,良久,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