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二胖


      第231章 二胖
    “那向哪去啊。不行的話,隻有睡在地上了。要不這樣吧。你回家也沒意思幹脆跟我一塊睡雞棚算了,我拿幾個草氈子我們在地上一鋪,一睡大天光了。”
    啊!我心一下子感覺到有點堵的慌。要是真的在這睡一晚上的話,可能第二天臉都熏黑了,肉都熏壞了。
    “。”我幹笑就是不答應他。
    “哈哈,跟你說著玩的。等下我們換個房間也行。”
    “行。”就在這樣,我們來到了最後一間“新房”。這時一間沒有弄好的雞棚,可能是擴建的吧。麵還真有一張大床,隻不過床是個空架子,不過這空氣真的好多了。他忙著把被子抱過來,拉上燈,我們秉燭夜談到很晚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們就急著去找二胖。瘦三開著一輛摩托,嘉玲,看上去挺大方的。坐在上麵還真有點軟,好久沒有坐車兜風了,這時覺得風吹過來真是有點神清氣爽,心曠神怡的感覺。還別說,此時再看瘦三開摩托的樣子還真帥。
    “在哪上班呢?他的瞌睡那麼多誰敢要他啊。”我一下想起來二胖上學的時候,沒有哪一天不打瞌睡的,每一次都是讓老師給訓起來,記得在學生會檢查的時候,每一次他都在那把子本立起來擋著自己睡大覺呢?
    “,當然要了,要是不要啊,他肯定在這做不久了。”
    “哦,這麼有麵子啊?果真長得胖有好處啊。”
    “,不是胖不膠的問題,那是他親戚開的。誰敢說啊。”
    “也是。”
    這時車開得更了,風也更大了。
    “到了,就是前麵的那個紙廠。”
    “哈哈,到時候看看他有沒有在睡覺啊。”
    “,好啊,應該不會了。”
    這時車一下子到了。我們就在路邊上停下了,瘦三把摩托停在廠門口的邊上。
    一起向保安室走去。這時由於是上班時間這顯得格外的寧靜。別說二胖了,把誰放在這都會睡覺。這比較安靜,再往前走一點就到了集上。
    這時我們到了保安室門口,看了看,這時一個肥大的個頭的人坐在保安室,一頂保安帽此時顯得如此的渺,好象有隻能抓住頭頂上的幾根頭,在每一次呼吸之時還能看到那種搖搖欲墜的樣子。
    “二胖是不是沒在啊。”這時瘦三看了看這個胖子,有點眼生的感受。隻見這個胖子還帶著一副墨鏡正一呼一吸的做著美夢呢?我也是好久沒來家了,甭說是二胖了,就連瘦三這麼有特征的人都很難認得出來,人,這個年齡最不好認的時候,一切都沒有定形,所以認的時候都是在像與不像之間徘徊著。此時我看了看眼前這個家夥,搖了搖頭。聲的說道:
    “你都不知道我怎麼可能知道啊。”
    “這個好象不是啊,也有個把月沒見了,他沒這麼胖啊,況且還帶個眼鏡。要是不是的話,那就完了,做夢的時候叫夢最氣人了。”這時瘦三很感慨的說著。
    “我就是最煩這樣了,可是每天都讓我爹把我叫醒,喂什麼鳥雞,氣都氣死了。”
    “叫叫唄,來都來了。”
    “等等,再仔細瞅瞅看。”這時隻見瘦三哈下腰象個偷一樣在這個窗口仔細把劃起來。
    我也跟著他在窗口打量了起來。
    “像……”這時瘦三冷不丁說了一句“又不太像……”
    我在後麵聽都聽暈了。真是的,什麼話都讓你說完了。到底是不是,也沒一個所以然。
    “好象不是,你看二胖不但沒這麼胖而且還沒有胡子啊,要不等下我們……”這時瘦三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一下子停下了,這時他的聲音好象被什麼東西觸到了一樣象是海龜忽的被人踢了一腳,急忙把頭縮了回去。
    我禁不住一下子往看了下去。
    這時才現麵這個人出了問題。什麼問題。
    隻見在這個胖保安坐的地方露出了一根棍子,慢慢的伸了出來。
    “啊”這時瘦三一下子跑了出來。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也跟著瘦三跑。我在後麵還問“瘦三,怎麼了?怎麼了,你跑什麼呀?”
    這時隻能看到瘦三那瘦**在前麵扭。
    “有人。那個保安是醒著的。”
    正在我們跑的時候,就聽到後麵保安室哈哈大笑起來,說句不誇張的話,連耳膜都能震爛。
    “子軒,瘦三,來了也不叫一聲,偷著看什麼呀?”
    這時我們一下子停住了,我往後一看,不禁大笑道。
    “你這家夥,嚇死人了,戴個墨鏡幹嗎啊?以為你又睡覺呢?所以啊,沒敢打擾你。”
    “來來,點進來吧。”這時二胖一伸手,門自動開了,瘦三把摩托開了進去。進到他的值班室。
    這時看到這麵條件還真不錯啊,總體來說比著瘦三睡的那個環境好多了,至少沒有那可惡的雞屎味啊。
    二胖也挺熱情的,在外麵叫了兩瓶水,遞到我們跟前。
    “這麼長時候沒見,子軒也沒有吃胖啊。你看看我,整天沒吃飯還吃這麼胖。說實話啊,這廠的飯真的不能吃,還沒學校的飯好吃呢?我都是啃塊饅頭,喝口涼水過來的。這肚子真不爭氣……”
    這時二胖的話變得異常的多,看來已經不遲鈍了,真是有點時別三日,應刮目相看啊。
    “我啊,我吃的再好也吃不胖,就那樣了。看著你在這過的挺舒服啊。”
    我抬起頭望著他,二胖這時也把墨鏡摘了去。
    “還行,比著在學樣威風多了,在學校沒有我說話的份,在這,我……嘿嘿……是老大。我叫他停,他就得停。”
    正說著,忽然路邊馳來一輛保時捷,在廠門口停了一下。我們當時也沒在意,哪知道這時二胖來勁了,用手撥了一下我們,把我們竟差點撥倒了。這時隻見二胖立刻立正,一個很正規的敬禮。
    這時車慢悠悠的駛了過來,二胖急忙大聲的說道:
    “於總好。”
    這時我們看到這車窗是開著的,麵的人看都沒看一眼這個很懂事的二胖。車都已經開到了麵,這時二胖還在保持著那姿勢。
    大約二十秒後。二胖聲又喜皮笑臉的坐了下來,半開玩笑的說道:
    “在這,什麼都沒學會,就學會這敬禮了,怎麼樣,這禮是不是很帥啊。象不象當兵的。我可告訴你,這時讓我去做個旗手都沒問題。”
    我們也跟著他笑著。誇著,但是心明白,也看到了他內心的真實情況,俗話講端人家碗,受人家管,也許就是這樣,那麼懶散的一個人現在竟如此有“素質”,不免讓人寒心。
    這也許就是適者生存吧。
    是啊,看來沒有知識與技術也隻有這種下場了。瘦三養雞,二胖看大門,我想著,心確實有點酸酸的感覺。
    學瘦三說的,這老板還是二胖的親戚呢?假如沒有親威怎麼辦?連個保安都做不了……
    一日就這麼短暫的過去了,我回到自已的房間,確實有點說不出的鬱悶。這趟家給我太大的感觸。我想,我是該好好反省一下了。不然自己以後的路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走?
    “子軒,吃飯了。這不回是不回,一回來就不著家的邊,有那麼多事嗎?讀子的事怎麼沒這麼勤啊……”
    這時我最煩感媽媽這樣嘮叨我。可是她偏偏喜歡說個不停。
    “文洛。文洛……你們都在幹嗎呢?我真是服了你們兩個了,的的氣人,老的老的煩人。非得把我氣死不可。吃飯了……”
    這時爸爸在臥室出來了,這個房間就是我第一次偶遇的房間,這麼久了,沒有一點變化,爸爸的子桌沒有凳子,真接坐在床上的,所以起來的時候能聽到吱吱的響聲。
    “做個飯都怨死你了。吃就吃唄,催了一遍又遍,煩不煩啊。”
    這時爸爸把眼鏡摘下來,吊在胸前,來到了算是客廳的吧屋。坐了下來。
    “都吃飯了叫都叫不動,我要是不多叫幾遍啊,早上飯都到晚上吃了。一年吃上頓算了。餓死你們。”
    “你還是個老師呢?說話都不知道注意點。孩子都這麼大了,那怪脾氣都不能改一改。”爸爸手拿著筷子朝著媽媽的方向說著。
    “改,改什麼,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就不改,又不象你教語文的,天天裝著很有學問的樣子,你不還是教教那些孩子啊。真是沒見過你這號的……你那字啊,現在還沒俺兒子子軒的好看呢?”
    這時媽媽叫的這麼親,別的不說還是有那麼一點點高興吧。畢竟在誇我嗎。我沒好意思做聲。爸爸也不吭聲了,兩隻筷子不停的夾著菜往嘴送飯。
    往往每一次吵架都是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不然的話,媽媽的口水戰將奉陪到底。
    “子軒啊,告訴你,這回你回到那個什麼墨落老師那一定要好好學。別跟你那個表姐似的,多慘啊。”
    “表姐?他回來了聽二哥說。怎麼樣了?”
    這時媽媽一臉的愁容,看上去不太好。
    “不說了,明天去你表姐那玩玩吧。自己也體會一下。哎……”
    聽爸媽說,表姐這回去工作不容樂觀。第二天,我懷著極其不安的心情去了表姐家,“表姐可是個大**,19歲,皮膚很白,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甚是迷人,身材高桃且豐滿”這是當時給我的印象,那時候我12歲,現在一晃過了幾年,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表示我此刻的心情,也不知道表姐變成了什麼模樣,說到底很期盼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