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無極魔道(大結局)

正在加載中,請稍後!


羅金仙沙黎,身子一晃,便隱匿進了空間通道麵。仙魔界眾人,慢慢的朝著那空間通道匯聚,一個個屏息凝神,目光死死的落在那空間通道處。
丁浩率領著這無極魔宗的眾人,並沒有急著接近那空間通道,反倒是有些落在後方。揮了揮手,丁浩製止自己這邊人的衝動,凝重道:“一會兒,全部看我的動作眼神行事,不得冒然行動。”
丁浩這麼凝重的說出此話,眾人都是頷首點頭,一個個默默地握緊了手中的法寶,隨時打算依照著丁浩的命令,或是衝入空間縫隙,或是殺向那些周邊的仙魔敵人。
倏地,那落進了空間通道的沙黎,猛然在其中顯露出身形,一臉狂喜的結結巴巴道:“帝……帝君,麵是中大陸,那才是真正的仙境樂土啊!”
此話一出,本來劍拔弩張的三方仙魔眾人,所有人都是露出狂喜之極的表情,丁浩甚至能夠聽到,這些心境修煉到了古井無波的眾仙魔急劇的心跳聲。
“衝!”
這一字不知出自誰的口中,反正一個“衝”字響徹整個彌天沼澤之後,三方仙魔眾人,都是毫不顧忌的開始飛掠向那個空間通道。
一時間,天空當中的人影宛如蝗蟲,一個個急速的風馳電掣,目標直指那個巨大的空間通道。隻是空間通道雖大,但能夠容納人形的麵積還是有限,眾人飛掠而來。在中途當中便已經相遇,頃刻之間就已經戰在了一起。
如今三方勢力。彼此之間都是心存敵意,這麼一個關係到所有人生死地空間通道出現,沒有人再能夠保持心境的平和,全部直掠空間通道而去,中途立即混戰看來,隻要不是自己人。都是出手攻擊,想要讓別人落在自己地身後。
本來丁浩這邊,那些仙魔之人也都是目現狂喜的光芒,已經打算加入爭鬥了,卻被丁浩給揮手攔住。眾人早先便聽到了丁浩的吩咐,這時看到丁浩出手阻攔,都是不由的露出驚詫的表情,不過卻沒有任何人違背丁浩的命令,一個個駐留在原地不動。
待到那三方勢力交戰在一起,梵天與火獄還有赤瀾三人。不住地開始憑仗著自己的**力,想要將那空間通道往自己這邊所處的方位扯動。這三人分屬三方勢力,那空間通道不斷的在虛空變化著位置,速度竟然是極為的快捷,使得那些即使趕到空間通道這邊的人,也無法立即保證安全無礙的落入其中。
這麼以來,三方勢力大戰更為凶猛。三個仙帝之間的爭鬥也是極其的凶險,雖然沒有真正的交鋒,但是三人依仗著**力催動空間通道,是能夠頃刻之間改變整個局勢地關鍵,都是使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力,造成那虛空光華激射,宛如成千上萬地煙花爆竹同放一般的絢麗。
“丁老弟,煩請助我一臂之力!”天變魔神如今麵對淨塵仙帝,兩人都是處在最前列,想要憑仗著自己的庇護。將自己那邊的仙魔眾人,送入到空間通道處。戰罕攔住了已經負傷的古澹仙帝。古先前已經在丁浩的手中受傷,此時對上戰罕有些不敵,使得戰罕那邊地魔界眾人,漸漸的開始占據了上風。
“來了!”丁浩微微一笑,朝著身後的眾人點了點頭,旋即一行無極魔宗與飄渺閣的凶魔,慢慢的衝了過來,立即與天變火獄這邊的魔界眾人合攏。
丁浩這邊的眾魔一來,當即與那些混在一起的仙魔眾人交戰了起來,隻有丁浩落定之後,手持著逆天魔劍閉目,一股浩瀚無際的龐大邪惡氣息,漸漸的從丁浩地身體之內逸出。
這個時候,隻見那方向不斷變化的空間通道,突然之間在虛空一個凝滯,隨後倏地一起,眨眼間便飛向了火獄魔神所在地方位。丁浩嘴角掛著陰毒的笑容,手中的逆天魔劍一揚,七星之力瞬間從逆天魔劍之內灌注到那空間通道周邊。
隻見那落向了火獄身旁的空間通道,頃刻之間便停止了繼續的飄蕩,任憑那梵天仙帝與赤瀾魔神如何使力,都無法將那空間通道移動分毫。
“丁老弟,有你的,哈哈!”火獄仰天長嘯,得意的狂笑一聲後,便處在那空間通道的旁邊,大吼道:“所有煉獄魔道之人,立即進入其中。”
可是,就是火獄話語一落,那些煉獄魔道的人,還沒有來得及飛掠向空間通道的時候,剛剛無法撼動空間通道的梵天與赤瀾兩人,眨眼便落在了空間通道的兩側。梵天擋住了火獄,赤瀾一人左手揮舞,五柄黝黑的魔光凝聚而成的天魔刀閃現,使得趕來想要進入空間通道的煉獄魔道人瞬間身死兩人,其他一些人紛紛暴退。
此時此刻,梵天與赤瀾兩方的高手,開始同時往那空間通道的所在湧去。中途當中一個個使足了勁想要衝破丁浩與火獄百變這邊的防禦。
劍仙紅世一人一劍,將那神宵道的怒仙方冕攔下,邪心道道主謝天邪擋住了刑芒,秘獸靈道的韓獸皇被血魔列山阻礙住,其他一些玄仙魔王也是各種有了自己的對手。
因為空間通道出現在火獄這邊,這便使得梵天與赤瀾兩邊,有些默契的全部攻向丁浩與百變這方。梵天與赤瀾這邊,九天玄仙與魔王之境的高手不下於十五個,若非丁浩這邊突然進階了列山毒魔冷存宇等人,這次一波的攻擊恐怕都難以抵擋。
但是,即使如此,丁浩這邊也是抵禦的很是艱難,好在丁浩一人手持青冥鼎,竟然硬是將那古澹與戰罕兩人全部攔了下來,那青冥鼎漫天青光濃厲之極,有著極其邪惡可怕的力量。如今在丁浩地手中更是威力無窮。
古澹先前已經重傷,現在麵對丁浩本就不行。戰罕魔神手持一個分水叉,宛如一個遠古野人一般的彪悍,可惜丁浩現在借助了血鬼神之力以後,本身地實力之高早非昔比,七條血鬼神仿佛丁浩手臂的延伸一般,不住的從丁浩的身體任何一處竄出。仿佛多了七個任何施展使力的手臂一般,丁浩以一抵住古澹戰罕兩人,竟然牢牢的占據了一個方位,使得古澹與戰罕兩人,就是無法帶領他們身後地仙魔眾人,衝破丁浩的防禦力。
便在這個時候,突然,那本來巨大的空間通道,開始慢慢的收縮起來,注意著那空間通道的仙帝魔神。都是同一時刻感受到了空間通道的變化,當即心中焦急。
“殺。不必再存慈悲之心了!
毀了半邊的九疊琉璃寶塔,與丁浩的青冥鼎撞了一下人蹌踉著暴退,抽空望著那梵天與淨塵道。
梵天微微歎息一聲,遠遠朝著淨塵古澹點了點頭,道:“事到如今。我們也隻能如此對待了。”
話語一落,那梵天與淨塵兩人,分別棄下了手中的對手火獄與天變,頃刻之間落向了古澹仙帝的身旁。這個時候,梵天手中抽出了一把蘊含了生機勃勃氣息地綠色飛劍,淨塵手中拿了一個玉質的盒子,與古成三角陣型,如一個無堅不摧地利器,直向著那空間通道處衝來。
旁邊的天變先行抵擋,連本命法寶“閥體柱”一並取出。隻見天變成了一個山嶽巨人,兩手扛著一個巨大的閃耀著土色光芒的大柱子。便向三人的陣法尖利處轟擊,一時間整個彌天沼澤昏天暗地,狂亂的氣息吹拂地下方的修真者東倒西歪,那些劇烈的颶風都是由天變揮動擎天巨柱引起的,連風雲都為之變色。
隻不過,如此震顫山河的狂猛攻擊,卻在三人的陣法之前,由三人合力打出的劍盒子寶塔瞬間擊潰,造成天變仰天吐血,身子瞬間恢複了原樣。
這個時候,三大仙帝組成的驚天動地的大陣,越過了天變,開始向那戰罕所在的方向飛掠而去。遠在空間通道處地赤瀾魔神,瞬間飛掠到戰罕的身側,竟又聯合戰罕打算阻攔這三大仙帝。
便連那火獄都是從遠處追來,身下地烈火蓮花般的法台熊熊燃燒的火焰,仿佛形成一個一個巨大的火海,似乎欲把整個彌天沼澤焚燒一空。
這邊三大魔神阻攔三大仙帝,下麵一些仙魔界的眾人,也是戰在了一起,劍仙紅世化身為七彩妖劍,這一會兒的功夫竟然已經重傷了那怒仙方冕。那邪心道的謝天邪與秘獸靈道的韓獸皇,突然瞬間聯手,本來試圖誅殺血魔列山,可惜被後麵的玄天真人冷存宇擋住,兩人猛然飛退,合兩人之力竟然將猝不及防的刑芒誅殺。
但是刑芒雖然身死,打出的天戮神芒卻將謝天邪擊中,連帶著還傷了那太一道的圖崆。三大仙帝對付三大魔神,不過下麵卻是亂成一團,三方的勢力因為先前的混戰,這個時候,依然是未曾分開。
此時,丁浩並沒有插手對付三大仙帝,反倒是凝神注意著門下魔境高手的爭鬥。但現在混亂一片,即使以丁浩的實力,也無法兼顧所有。
一會兒的功夫,丁浩先是庇護住幽冥魔教的三姬,旋即幫了毒魔一把,隨後又用一個黑色罡罩,將那胡碩仇琦菱兩人的攻擊擋住。可是火雲尊者已經重傷,連勻澗直接被人將肉身都毀去,好在被丁浩及時的將元神捉到了,不過兩個剛剛進境魔境的無極魔宗說不出姓名的老者,包括綠袍老祖飄渺閣的易靜柔都被殺的連元神都被毀去,徹底的消失與天地之間。
“走,跟我們進入中大陸!”突然梵天一聲清越的聲響,傳遍了整個彌天沼澤,三股龐大的氣息,徐徐的向著這邊覆蓋而來。
丁浩凝神一看,發覺到不知何時起,那火獄赤瀾戰罕三人聯手,沒有能夠阻止三大仙帝,硬是被三大仙帝逼迫的狼狽不堪,身體上都是隱隱有了傷勢出現。
想來也是,三大仙帝之所以能夠占據上風,完全是因為三個仙帝數十萬年一直團結。彼此之間早早便深研出了三個仙帝合力的妙陣,合三個仙帝之力組成地大陣。又是演練了數萬年,豈是心懷異心沒有任何默契的三個魔神能夠比擬地。
一直以來,魔界有著四大魔神,但卻一直無法在仙魔大戰的時候占據上風,還被三大仙帝死死的壓製住,都是因為魔界四個魔神都是心高氣傲彼此之間永遠不會真正合作。這才會被三大仙帝一直壓製住,現在看來情形如今依然如此。
若是魔界四大魔神,能夠真心合作演練出一套合擊的陣法,想必這魔界的勢力早就已經能夠橫掃仙界了。可惜,因為魔界這邊不夠團結,現在曆史又是繼續重演。三大仙帝,加上一個負傷的古澹,都能夠倚靠著演練萬年地大陣,將三大魔神逼迫的狼狽不堪。
旋即三大仙帝聯手,三股龐大的仙力壓來。站立在後側方向,不斷的庇護著無極魔宗的丁浩。當即感覺到了三大仙帝這三股龐大壓力的作用了。
他們是要將這邊阻攔仙界之人的無極魔宗與魔界之人全部毀去,這邊丁浩與天變望了一眼,同時將體內龐大的魔元力凝聚,眾仙魔感覺到虛空當中五股無比龐大的氣息互撞,如山嶽被巨人拿著轟擊胸口,丁浩身子巨顫。嘴角溢出了兩僂血痕,已經負傷了。
那天變更是不堪,剛剛已經負傷,現在麵對著以特殊陣法催動的巨擊,鮮血如利劍一般。有三股分別從口胸腹噴出,明顯也是被傷。
“走,衝入中大陸!”這個時候,梵天再次輕喝一聲。
這個時候,受著梵天三人氣勢地壓迫,這邊魔界眾人都是一時呆愣。那些數百人仙界之人。氣勢如虹的飛掠而下,轉瞬之間便落定在了梵天三人地旁邊。
“哈哈。各位後會有期,若是你們能夠進入中大陸,可以再行找我等算賬!”古澹得意的大笑一聲,話語一落,便揮手讓開通道,使得仙界眾人蜂擁落入了空間通道處。
在那古澹話語一落,三大仙帝陣法依舊威力無邊,將那衝過來的火獄赤瀾戰罕擋住,給那些仙界之人騰出了空間,使得他們終於全部落向了空間縫隙。
梵天微微一笑,朝著幾人行了一禮,道:“你們魔界之人,永遠都無法知曉團結兩字的威力,你們明明知道我們三人組成的陣法,可以使得我們三人的實力暴增,卻一直不能仿照我們演練四魔神陣法,現在有如此局麵,還是因為你們魔界眾人各懷異心。”
話語一落,梵天朝著古澹淨塵兩人望了一眼,旋即長笑著落入了空間通道之內。
在這三人身形消失其中之後,那空間通道還在慢慢地收緊,如今隻能堪堪容納兩人進入了,比剛剛可以六人並行已經小了太多,眼看著馬上便會完全合攏了。
“走,衝進去!”赤瀾與戰罕兩人忽視一眼,猛然暴喝一聲,帶著他們那一方的魔界之人,迅猛的開始衝向了空間通道,火獄與天變同樣吩咐了下麵的人,也是向那空間通道衝去,兩方勢力再次戰在了一起,先前梵天所說他們
團結的話語,早已再次被拋棄到了腦後。
兩邊一戰,丁浩這邊無極魔宗的眾人,原本也打算衝入其中,卻被丁浩出手阻止。尤其是那易曼彤在父母雙亡之後,更是發了瘋似的想要衝入其中,將那邪心道秘獸靈道的兩人誅殺,隻不過卻被丁浩的身外化身給硬生生的拖住了。
這個時候,赤瀾與火獄兩邊地人,急速的往空間通道衝去,彼此之間還是不斷地爭鬥。那空間通道漸漸的收縮合攏,在兩百多個魔界之人消失與空間通道之內的時候,那空間通道合攏的隻能夠側身而過了。
突然,赤瀾與火獄這邊,再也沒有人繼續廝殺,不顧一切的試圖擠入其中,有些人並攏堵在空間通道處,無法擠入其中的話,會被後麵的魔界眾人毫不猶豫的斬成兩截,不管是不是自己的朋友親人,為了自己最後的機會,他們都是沒有任何的猶豫動手。
丁浩動身,帶著無極魔宗的眾人,開始迅速的趕向那個空間通道出,看樣子也是打算抓住這最後地一個機會。
“哈哈。丁浩,來不及了!”赤瀾狂笑一聲。他作為那邊的最後一人隱匿其中。便在丁浩到來之時,那火獄與天變兩人看了看那空間通道處,他們那邊一些人迅速地隱匿其中,不由得同時朝著丁浩出手,將丁浩連帶著紅世等人全部擋住。
“抱歉,我必須要讓我們的人先行通過!”天變魔神無奈的說道。那邊火獄也是一臉的羞愧,不過出手之間卻火焰遍天,將那丁浩等人路途當中的通道徹底鎖住,使得丁浩這邊的眾魔,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煉獄魔道與百變道的弟子,一個個的落入空間縫隙處。
“卑鄙,沒想到你們竟然做出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你們將會不得好死!”易曼彤恨然的望著兩人,怒聲斥道。
丁浩卻是一臉森冷的微笑,望著兩人卻不說話。揮了揮手,示意眾人不要做無謂的舉動。眼睜睜的看著那火獄天變兩人,攔住無極魔宗的高手讓他們的人一個個通行,直到最後火獄進入之後,那天變身子收縮,化為一條蛇形般地長條從空間通道處消失。
至此,所有仙魔界的眾人。竟然全部落入了中大陸地,空間通道也已經合攏。反而天七脈與無極魔宗的眾魔,卻沒有一人能夠進入其中。
一股無比委屈無奈頹然的氣息,瞬間充斥了整個彌天沼澤,所有無極魔宗包括天玄大陸殛天七脈,亦或者依附與無極魔宗的道魔眾人,全部都是生出了這股無奈恨然,自己做了數百年的布置,最終反倒全部便宜了旁人,這讓眾人感覺極度的苦澀與絕望。
痛苦。無奈,苦澀。絕望,這些情緒蔓延到整個彌天沼澤之上。沒有天地靈氣就意味著這些人地修行之路走到了盡頭,無法再次更進一步,隻能夠等候著死亡的降臨。
便在這個時候,丁浩昂頭瘋狂的大笑,七條血鬼神繚繞著丁浩滿空飛舞,瘋狂的笑聲響徹了整個彌天沼澤。
“哈哈,成功了,我成功了!”瘋狂大笑著,一臉的瘋狂,整個彌天沼澤仿佛都在被笑聲震顫。
彌天沼澤內,密密麻麻匯聚了所有的道魔修真者,全部一臉訝然驚駭的望著丁浩,似乎覺得丁浩受不了打擊,已經是徹底的瘋了。
“臭小子,到底怎麼回事?”紅世皺著眉頭,望著丁浩詢問道。
“所有人都想進入中大陸,可惜中大陸隻不過是一個死牢而已,所有進入中大陸者,無論仙帝魔神都隻有死路一條,等著被我丁浩一人煉化。”丁浩望了劍仙紅世一眼,然後聲音高昂道:“所謂的中大陸,乃是一個驚天騙局,中大陸的確存在,而且和剛剛海市蜃樓內地景色一模一樣,乃是人間仙境。可惜這中大陸,早已被我動過手腳,我們前人運籌了這麼多,耗盡了一切提出了一個設想,便是將無極魔功催化到極致,施展出無極魔道!”
仰天大笑著,丁浩張口繼續道:“無極魔道若要施展,必須血鬼王進化成神,七星八極破施展極致,加殛天七寶合鬼域七星之力,借北鬥七星星力來扭轉乾坤。這麼以來,整個中大陸便是另外一個巨大的七嬰嗜魂陣,我以血鬼神殛天七寶七星之力催動,便可以將麵所有仙魔眾人全部吞噬,在吞噬地過程當中,一直存於中大陸的天地靈氣,會逆轉重回四大陸與仙魔界,以後四大陸與仙魔界貫通,將會如遠古時期一般布滿天地靈氣。
而我,則會將三大仙帝四大魔神,連帶著麵的九天玄仙魔神所有的仙魔眾人的仙魔元力,連帶著仙帝魔神的數十萬年的神識記憶吸收,加上先前血鬼王已經得到了七寶麵七脈的記憶傳承境界更進一步。
我丁浩可以通過這一式無極魔道,達到所有前人連殛天七古神都無法達到的境界,徹底打破仙帝與魔神之後無法進階的桎梏,進入無人能夠知曉的境界,將天地萬物都籠罩在我的掌控當中。
他們拚死想要進入的中大陸,根本就是為了滿足我們,而設下的一個死地而已。等我吸納了他們的一切出關之後,便會進入傳說中無人能夠到達的另外一個境界,能夠重新開辟空間,通過空間通道尋找到更多適合我們修煉的場所,整個浩瀚星辰有一日會全部成為我們無極魔宗的一切。”
瘋狂大笑當中,七條血鬼神“吱吱”怪叫一聲,易曼彤等人手中的天七寶,猛然從他們的體內飛出,被七條血鬼神帶到鬼域當中,丁浩交代了一番之後,同樣飛入鬼域七個小島底部。
旋即七星之力重新灌注下來,整個鬼域徹底籠罩在了一片星雲當中,所有修真界的修真者,突然感覺到消失不見的天地靈氣,竟然一點點的開始在各個大陸出現。
而丁浩,則是帶著血鬼神殛天七寶,施展無極魔道,以中大陸所有的仙魔眾人的仙魔元力,來成全他的滔天野心,一舉突破仙帝魔神包括七古神都無法到達的玄秘境界。
至此,整個鬼域終年震顫不斷,整個天玄大陸內靈氣漸漸的由少變多,丁浩處於鬼域當中運轉無極魔道,無極魔宗徹底掌控了整個天玄大陸,世間再無一人能夠撼動丁浩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