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男人間的談話

正在加載中,請稍後!

    三藏中文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三藏中文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坐”他關上門,招呼著馬良。
    而馬良也就坐下了,蘇睦坐在了他對麵。
    “抽不抽煙?”他又問馬良,馬良搖搖頭。
    “不抽煙是好習慣,值得提倡,不過我喜歡思考問題的時候抽一根”蘇睦自己點燃了一根煙,慢慢的抽起來,臉隱在煙霧繚繞當中。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蘇睦,你叫我叔叔也行,伯父顯得太老了”蘇睦笑道。
    “雨瑤跟我說過”馬良點點頭。
    “現在年輕人很少有你這樣的了,賣菜應該賺得不錯吧?最近君悅大酒店的馮軍是縣的名人了。”蘇睦說道。
    馮軍,就是那個馮老板了,簽合同的時候馬良有看到。
    “目前還不錯”馬良點點頭,也不想去否認什麼。畢竟自己要表達的信息是,自己養活蘇雨瑤還是沒問題的。
    “對於雨瑤跟你的問題,我也實在不能幫到你什麼。看得出你很喜歡雨瑤,也很尊重她,而現在的年輕人,喜歡容易,但是缺乏尊重,都是恨不得第一天認識,第二天就去,那個什麼來著,對了,開房”蘇睦說道,麵帶笑容:“我還是比較與時俱進的”
    馬良有點兒慚愧,自己不發生關係的原因,還是跟蘇睦想得有點差別的。
    “簡單的說,我跟她母親的關係有點複雜,也有一係列的約定,雨瑤雨琪兩丫頭,都歸她管,她母親是個很複雜同時也很固執的女人”蘇睦歎了口氣。
    不過馬良知道,兩人離婚了,那麼肯定就是這方麵的原因了,估計他現在也還不方便透露出來。
    蘇睦抖了抖煙灰,又抽了一口。
    “所以這件事情,隻有你們自己去解決,我是幫不了你們什麼忙。也希望你們能夠體諒她,一切事情,都是有原因的”蘇睦又歎了口氣。
    “她太要強了,對於女人來說,這不是好事,當初我也勸過她放棄一些事情,可是她並沒有聽進去。其實雨瑤跟雨琪也都有點這種性格,好在不嚴重”蘇睦說道。
    馬良點點頭,是有這麼點感覺,尤其是較真起來。而現在也就跟男人之間的普通談話一樣。
    “雨瑤跟雨琪不同,雨琪像她媽的性格多一點,而雨瑤像我的比較多一點”他抽著煙,慢慢的聊著。
    “以前小的時候,兩小家夥挺黏人,不過漸漸的我們不在家的日子多了,就感覺轉眼之間,女兒都大了,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了。都領著男人回家了”蘇睦笑了笑。
    “你是哪個村的?”蘇睦問道。
    “我是大岩鄉桃水村的”馬良回答。
    “聽說你們那邊有不少村官,你們那村子怎麼樣?”蘇睦問道。
    “我們那村子的村官是我高中同學,挺用心的,準備讓村發展發展”馬良說道。
    蘇睦點點頭,“用心才好”
    “雨瑤的事情,我也隻告訴你一點,就是跟她母親溝通好,我是沒有任何意見的,說起來,我以前也下過鄉,環境好,有山有水,尤其是飯菜特別香,雨瑤那丫頭估計也喜歡那地方”蘇睦說道。
    “但是很多事情,跟錢沾邊了,就不好辦了,雨琪是個調皮的丫頭片子,她不變成個瘋丫頭我都已經很滿足了,想讓她變成乖乖女,老老實實接她媽的班,那太陽得打西邊出來,又西邊落下”蘇睦已經抽完了這支煙。
    “而雨瑤也就是她母親公司的最佳繼承人,這是一個基本事實,就好像猴子喜歡吃香蕉,為什麼?沒人知道,但是這也是一個事實”
    “對於雨瑤的母親來說,這個投入了大量精力的公司,就是她的另一個孩子。而希望這份事業,能夠很好的走下去,同時給自己的女兒帶來一種正麵的效應”
    “她並不是說看重雨瑤嫁給誰,而是想把雨瑤培養成下一個自己,婚姻本身對她來說,就是一種不被看重的關係。這一點我跟她生活了二十多年,非常清楚”蘇睦說道,又重新點燃了一根煙。
    “這點,我沒辦法改變,畢竟人是有感情的動物,而有感情,就會有羈絆,無論如何,她是蘇雨瑤的母親,有些事情,是需要被容忍的,沒有絕對的自由,你說對不對?小馬”
    蘇睦看了馬良一眼,稱呼變了,眼神也特別有含義。
    馬良點點頭,做為旁觀者,當然可以感覺一切容易決定,但是真正自己深陷其中的時候,才明白取舍不是那麼簡單。
    “叔叔,我明白,所以我才沒有讓蘇雨瑤一走了之,而是希望正麵的去解決這個問題”馬良說道。
    “所以說,你對雨瑤有尊重,這點我很欣賞。不過有些事情,要考慮的是最終的結果。到底怎麼選擇,不僅僅是一時的衝動。五年,十年的事情,正麵負麵的事情”蘇睦說道。
    而就在這時候,有人敲門了,然後是一個溫柔的女聲:“蘇縣長,時間差不多了。”
    “我馬上就來”蘇睦應了聲,“小馬,這是我的名片,如果遇到什麼困難,可以給我打電話,隻要不違反規定紀律,我都可以幫忙”蘇睦拿出了一張名片遞給了馬良。
    然後他開了門,隨著門外那女人走了。
    “你又抽煙?”那女聲有點責怪道。
    “咳咳,一時沒忍住,下次不會了”蘇睦笑道。
    “煙給我……”聲音漸遠。而馬良這時候才想起了剛剛那女人的稱呼,蘇縣長?蘇雨瑤的父親居然是縣長?自己剛剛聊天的是縣長?
    做為一個普通人,馬良對於當官的還是那些固有的印象,架子大,喜歡擺譜,很忙。而蘇睦完全就跟普通的父親一樣,而且很明事理。
    心砰砰的跳著,看著手中的名片,隻有簡單的蘇睦兩字,還有手機號碼,似乎還是手寫的。
    不過隨後想想,也不覺得驚訝了,當時那幾個教育局的人都落馬了,估計就是跟蘇雨瑤的父親有關。而聯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馬良不由得歎了口氣。
    自己真是碰到了個千金小姐,還好蘇睦和藹很多。
    馬良收好了名片,重新回到了下麵,餐桌已經收拾幹淨,秦凝仙跟蘇雨琪也都不在,似乎出門了,隻有蘇雨瑤跟白璿還在客廳,三個人,氣氛有點街。
    “媽,你說這件事情要怎麼辦”蘇雨瑤看著白璿。馬良走過來,站在了她的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