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極點

正在加載中,請稍後!

    第三十七章  極點寸芒
    到了如此重要關頭,琉璃竟然無法吞噬這太極符印?
    李楊雙拳猛地握緊,心中焦急,急切傳音道:“琉璃大姐,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嗎?琉璃大姐,求你了,你想方設法也要破了這太極符印啊,我李楊對你將感激不盡,求你了!”
    李楊感到自己心弦已經繃緊到極致,外麵元始天尊和共工大戰,而琉璃卻又無法吞噬太極符印,他又能如何是好?
    “好,姐姐這次就拚了!”
    琉璃堅定的聲音在李楊腦海響起,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
    隻見那噬心蟲光芒大熾,背上七『色』條紋開始顫動了起來,仿佛有生命一樣,七『色』條紋陡然從噬心蟲的背上飛起,而後便猛然包裹起了太極符印。
    “謝謝。”李楊心中感激。
    他的神識完全知道琉璃此刻在幹什麼。
    在七『色』條紋對於噬心蟲來說,猶如元神一樣重要,雖然引發七『色』條紋所有能量,會讓噬心蟲吞噬力量大增,可是一旦七『色』條紋有了損耗,噬心蟲本身修為也是會大減很多。
    十二真仙、黎山老母、天閑子、還有鳳翎洲無數仙人,即使是一些隱士高手也一個個出來了,大尊之戰,豈能錯過?密密麻麻的仙人門一個個都仰頭觀看。
    上空,魔界的大尊共工正和元始天尊大戰。
    廣成子身穿八卦仙衣,站在十二真仙最前麵。
    “師兄,渾元太極界震『蕩』,麵定是有人,估計就是李楊了,而現在共工和師尊大戰,完全牽製住師尊,我們該如何是好?”赤精子對著廣成子詢問道。
    廣成子搖頭歎息道:“渾元太極界連大尊也不敢輕易入內,雖然我們知道有人在麵,可是我們也隻能在外麵看著,至於師尊和共工的大戰,我們更是無法『插』手。”
    黃龍真人、太乙真人、玉鼎真人等其他真仙都是無絲毫辦法,隻能在這看著。
    “共工,你……”元始怒極。
    此刻的共工完全瘋狂了,動用了水之本源,水流完全包裹了元始天尊,就仿佛‘狗皮膏『藥』’一樣,元始天尊根本無法破了這水之本源,隻能被困住。
    “元始,你這次休想逃掉,我共工好歹也是魔界大尊,被你一而再,再而三逃掉,豈不是丟我臉麵,你別以為自己多厲害,此次我共工還真的和你扛上了,看你如何逃脫?”
    共工綠發飄散,水之本源能量不但包裹了元始,也包裹了他。
    不過,元始在水之本源能量範圍內攻擊力減弱,他共工卻是如魚得水,一時間元始天尊想要逃脫,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楊目光完全凝聚著太極符印上。
    太極符印黑白二氣急促的旋轉,卻是越來越弱了,可是七『色』條紋卻僅僅捆縛住太極符印,噬心蟲已經吞噬了大量的黑白二氣,轉眼,黑白二氣完全被吞噬幹淨。
    “~~”
    一陣聲音從太極符印中傳來。
    霎那,太極符印便消失了。
    如果單單是太極符印,琉璃估計霎那就能夠吞噬了,而太極符印和太極圖構成渾元太極界,太極圖也幫忙抵禦攻擊,可是再幫忙,太極圖也不是太極符印。
    太極符印本身抵禦物理攻擊就是弱項,現在琉璃又瘋狂鼓動體內本源拚了老命,一舉便破了這太極符印。
    李楊心中大喜,而此刻——
    “噬心蟲,我元始定要將你挫骨揚灰!!!”一聲怒極的聲音從渾元太極界之外響起,震『蕩』在整個鳳翎洲,同樣那聲音也在渾元太極界內不停回『蕩』著。
    “李楊弟弟……姐姐終不負你重托。”噬心蟲消失,再次變回了人形,此刻的琉璃臉『色』蒼白之極,嘴角還有著血跡。
    而同時,隻見一陣陣光芒在天地間閃爍,片刻之後,整個渾元太極界完全消散,李楊和琉璃都落在了黎山雪峰古樹一旁,而一道光芒直接『射』向九天之上,正是老子的乾坤圖。
    太極符印已然被吞噬,整個渾元太極界也自然被破了。
    “琉璃大姐,謝謝。”
    李楊心中感激,他清晰的發現此刻的琉璃體內受了極為嚴重的傷勢,甚至於元神都有著影響,李楊體內木之本源的生靈之氣直接灌入琉璃的體內。
    木靈之氣便是生靈之氣,霎那,琉璃傷勢恢複大半。
    “李楊,還不去找你那老相好,姐姐我的這點傷勢沒事,此次吞噬了太極符印,姐姐神通反而大增呢。”琉璃笑拉著李楊,直接朝雪峰上飛去。
    李楊心中一震,神識便發現了正在一石桌旁畫畫的薑雪。
    陡然,一道三『色』光芒從李楊體表飛起,正是三生石,李楊雙手瞬間結出了數百道手印訣而後融入三生石之中,三生石陡然光芒斂去,發出一道『迷』蒙的溫柔的光芒。
    李楊身形霎那就已經到了雪峰之上。雪峰之上,竹屋之旁,薑雪心有所覺,抬頭一看,看到眼前的黑衣青年還有那道讓她靈魂一顫的目光,薑雪心中一震,對眼前之人,她有種似曾相識之感,不自禁地放下了手中的畫筆,站了起來。
    時間,空間,一切都不再存在。
    在李楊眼中,整個世界隻剩下薑雪,他凝視著薑雪,千年了,千年來,他一直期待這一日,雪的容貌,雪的眼神一直深深刻在腦海深處,終於……
    三生石在李楊和薑雪之間漂浮著,散發著柔和的『迷』蒙的光芒。
    陡然,一道三『色』光華『射』向薑雪的眉心,薑雪不自禁地眼睛閉上過了許久,薑雪身體顫抖著,緩緩地,薑雪的眼睛睜開了,看著李楊,眼淚緩緩流下來了。
    “易哥哥!”
    薑雪顫抖的聲音響起。
    李楊心中一顫,那熟悉的目光,還有那熟悉的聲音,易哥哥,也隻有薑雪才會如此叫,如此喊他。
    “雪。”
    李楊眼淚根本無法控製也流了下來,心中『潮』水激『蕩』,千年的思念,李楊想要說的話很多,可是張了張嘴巴,卻是一時間說不出說出任何話來,薑雪也是心中情感『潮』水激『蕩』,眼中蘊含著極度的激動。
    二人彼此凝視,心中想說的話都很多,可是彼此卻是無語凝噎。
    那一次雪夜,李楊的飛刀,讓二人第一次見麵。
    又一次雪夜,李楊的重傷,讓二人終於有了朝夕相對的機會。
    出院前的心靈碰撞,讓兩個年輕的心結下永誓言。
    每一次的電話,每一天的等待……
    往昔一幕幕場景湧現在二人心頭,一切就仿佛昨天一般。
    二人一步步靠近,顫抖地伸出手撫『摸』著彼此的臉龐,眼中有的隻是激動與柔情。
    穿越千年,查轉世輪回,探前生今世,當他們真的相彼此聚的時候,彼此卻一時間難以相信這是真的,幸福真的來了麼?
    李楊心中在恐懼,恐懼這一切是虛擬的。
    廝殺,殺戮,努力提高實力,不顧一切的提高自己的實力。
    一切就是為了能夠和雪在一起。
    李楊一直活在那樣的生活中,結交於各個超級高手,消滅任何威脅他的人,爭奪能夠提高實力的天才地寶,為了雪,李楊不顧一切……
    終於……
    千年的追求,千年的孤獨,千年的等待,當看到雪站在麵前,再次叫自己‘易哥哥’的時候,李楊心中有的隻是幸福,隻是最幸福的感動,心靈的感動。
    “易哥哥。”
    “雪!”
    李楊和薑雪情不自禁的彼此相擁,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李楊擁抱的很緊,他生怕雪再次離去,他仿佛要將雪完全融入自己的身體,緊緊……緊緊擁抱著。
    薑雪緊緊貼著李楊的胸膛,她在也不想離開。
    穿越轉世輪回、前生今世、千年時光,終於相聚了,薑雪也不想在分離了。
    站在一旁的琉璃,看到李楊和薑雪完全浸入到感情深處,無視其他一切,不禁臉上也有了一絲笑容。
    “太極符印破了,大事不妙!”
    老子心中大震,他最擔心李楊和雪在一起,一旦李楊因此感悟大圓滿那可就糟糕了,不過李楊也不可能一見到薑雪就感悟大圓滿,隻是說現在感悟大圓滿輕鬆的多而已。
    “那共工還在困著元始師弟。”老子一邊和蚩尤大戰,一邊心中著急。
    他著急,元始天尊何嚐不著急,可是被共工那麼瘋狂束縛住,他也是沒有任何辦法。
    “蚩尤,看打!”
    老子陡然青光聚集於拐杖,猛然地朝蚩尤砸去,拐杖過處,空間片片碎裂,蚩尤大驚:“李耳一下子發瘋了?”老子竟然用本命能量來攻擊他。
    不過蚩尤也是不懼,青光包裹拳頭,一拳砸了過去。
    而此刻,一道光芒陡然從老子體內飛出,直線朝仙界飛去,蚩尤此刻才注意,頓時大怒道:“李耳,你果然『奸』險。”老子冷笑幾聲,根本不答話。那道光芒正是三寶玉如意,三寶玉如意化作一道青光,蚩尤說話間,那三寶玉如意已經砸到了共工。
    水流滾滾,完全將元始天尊身形束縛住。
    “哈哈,元始,你以為你很厲害麼?”
    共工大笑著,手中長槍幻化無數槍影刺向元始天尊,元始天尊慌忙用盤古幡抵禦,一時間很是狼狽,進退之間已經不如往常迅速了,這水之本源能量實在太過難纏。
    “共工,你這蠻人!”元始天尊怒火衝天,整個臉都完全紅了起來。
    太極符印被破,這令元始天尊愈加憤怒,他想要去對付李楊,可是卻是被共工生生拖住,他想要走也是走不掉,他如何不心中憤怒?
    “呀呀~~~氣煞我也!”
    元始盤古幡瘋狂的掀動,狂猛的風讓周圍的水流一時間斷裂開來,可惜抽刀斷水水更流,水流片刻又繼續形成一整體,他再瘋狂也是無用。
    “元始,你這個混蛋,你以為你很了不得麼,你以為你高人一等,比我共工強麼,總是稱呼我蠻人,好,我就讓你知道我這個蠻人的厲害,我說了,別說一時半刻,就是十年百年,你也休想逃脫!”共工狂怒道。
    水流頓時更加急了,束縛力也強了不少,這便是混沌水靈的厲害。
    元始心中再急再怒也是沒有任何辦法,忽然——
    一道青光仿佛閃電一樣,悄無聲息地陡然出現在共工頭腦上方,“砰!”的一聲敲在了共工的天靈之上,共工頓時腦袋一陣眩暈。
    “良機!”
    元始眼睛一亮,連忙一揮盤古幡,斷裂水流極速飛離開去。
    “李楊,速來和我一戰。”元始一聲大喝響徹整個鳳翎洲,而元始天尊本人則是火速衝向了黎山雪峰之上。元始大喝猶如雷聲滾滾,一時間黎山之下無數仙人抬頭仰望,在這群仙人最前方正是黎山老母以及天閑子。
    “渾元太極界破,李楊他終於和我徒兒團聚了,穿越前生今世,李楊也是癡情人,雪兒她也算有了一個好歸宿。”黎山老母感歎道,臉上也有著一絲笑容。
    天閑子也點了點頭:“這元始天尊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要阻撓呢?”天閑子此話是傳音的,畢竟他也不敢太過分。
    黎山老母也是無奈一笑,身為三清之一,元始天尊的行為豈是他們所能指手畫腳的。
    “易哥哥,原來你叫李楊啊,不過我還是喜歡叫你易哥哥。你說的元始天尊,的確是有點討厭了,我們相聚,為何他要阻擾呢?”薑雪微微凝眉說道。
    李楊和她談了片刻,薑雪也知道了不少事情。
    “這元始……”李楊陡然眉頭一皺,輕聲囑托道:“雪,你就在我身旁。”李楊左手擁著薑雪,飛到琉璃的前方,將琉璃護在身後,李楊冷冷看著遠處。
    “李楊,砸我行宮,我元始定讓你好看!”
    隨著大喝聲,滿臉怒氣的元始天尊極速飛來,手中盤古幡攜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力砸來,李楊看了看身旁的薑雪,低聲道:“別擔心,他不過是一蒼蠅而已。”
    李楊一揮袖,五條蒼龍便轟然朝元始天尊飛去,五行本源能量和盤古幡轟然相撞,卻是不弱上半分。
    “李耳、元始,你們欺人太甚!!!”
    共工的大怒聲傳來,他竟然被偷襲了,又一次讓元始天尊逃脫了,他豈能不怒?共工帶著強勁的水之本源能量,當即火速朝元始天尊殺來,殺氣連鳳翎洲的仙人都能夠清晰感受到。
    元始臉『色』一變,心中暗道:“不妙,共工一旦和李楊聯手,我可抵禦不了。好,就用最後一招。”
    元始施展開瞬移之法,直接消失在雪峰之上。
    “李楊兄弟,真的不好意思,竟然讓那元始給逃掉了。”共工出現在李楊身旁,和李楊打個招呼,看到李楊懷中的薑雪,笑道,“李楊兄弟,看來你終於和你這個小情人在一起了,哈哈……”
    薑雪頓時臉紅了,李楊不禁笑道:“共工大哥你也……咦?元始在弄什麼花招?”李楊臉上出現了一絲疑『惑』,朝雪峰之下看去,此刻元始天尊已經和那十二弟子在一起了。
    共工也疑『惑』朝雪峰山下看去。
    關心於李楊的事情,蚩尤和祝融也從混沌空間衝下,李耳和通天教主自然也下了來,這四位大尊也都到了黎山之下,那些仙人們一個個都心中膽顫。
    無論是蚩尤等人,還是老子、通天,一個個可都是渴望不可及的存在啊。
    蚩尤、祝融、老子、通天四人也都疑『惑』看著元始天尊,不知道元始天尊在幹什麼?
    一杆盤古幡懸空而立,元始天尊虛空靜坐於旁,雙手結出一道道手印訣。
    “廣成子,主‘殺’門!”
    元始天尊一聲低『吟』,頓時元始天尊前方出現了一道青光形成的門,廣成子當即恭聲道:“遵師尊法旨。”當即飛身而上,直接飛到那青光門中,手中持翻天印。
    “黃龍,主‘生’門!”
    元始天尊單手一指,又一青光形成一門,黃龍真人也躬身道:“遵師尊法旨!”而後黃龍真人直接飛入青『色』光門之中,頭頂之上懸浮著一顆珠子,正是一元珠。
    “太乙,主‘驚’門!”
    元始天尊再單手一指,接著廣成子和黃龍真人的兩道青『色』光門之外再成一門,太乙也領了法旨,進入青『色』光門之中,手心中央漂浮著九龍神火罩。
    老子、通天震驚看著這一幕,仙界三清對於陣法都是有著了不得的成就。老子創萬象羅天陣,這通天教主創誅仙劍陣,可是誰也不知道元始天尊有何了得之處。
    今日一看,老子和通天都自歎弗如。
    “李耳,你老說自己是什麼大師兄,看看,人家元始心機多麼深,估計當初收十二弟子的時候,已經準備好一切了,十二真仙的能量完全對應十二都門『性』質,連十二件神器都一一對應,翻天印主殺,一元珠主生,此陣陣基又是盤古幡,威力之大,遠超誅仙劍陣啊。”蚩尤一看便讚歎道。
    十二真仙雖然實力都很強,可是並不放在大尊眼中,可是結合這十二都門歸元陣以及十二件神器配合,那可了不得了。
    “元始師兄這‘十二都門歸元陣’,我通天自歎不如。”通天仔細看了看,歎息一聲。
    通天教主很是孤傲,擁有誅仙四劍,成誅仙劍陣,威力大的驚人。過去他瞧不起元始,認為元始隻會拍老子的馬屁,誰想這元始扮豬吃老虎,隱藏了這一手。
    十二都門歸元陣,論玄奧程度,便勝誅仙劍陣一籌。
    元始天尊如果一人『操』控十二件神器,形成大陣,威力就已經很大了,可是當年元始天尊竟然挑選了十二大弟子,這十二大弟子可是精挑細選而來,分別賜予與之對應的神器。
    就是老子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抵抗不了元始使用如此大陣。
    “清虛,主‘杜’門!”
    元始再次單手一指,清虛道德真君恭聲領了法旨,而後手持‘五火七禽扇’飛入青『色』光門,也歸位了。
    自此,終於成就了十二都門,十二青『色』光門一個個彼此連接,剛好成十二邊形,完全將元始保護在內,十二弟子各自落入一門,手中各持有一件神器。
    元始坐於中央,盤古幡立於旁,元始天尊一時間也是意氣風發。
    “李楊,我看你還能囂張到幾時!”
    元始天尊大喝一聲,頭頂現一朵青『色』光雲,光雲波動,整個十二都門歸元陣也受其控製,浩浩『蕩』『蕩』,元始帶著十二弟子,悍然朝李楊殺去,氣勢衝天。
    老子身形陡然一幻,擋在蚩尤身前,冷笑道:“蚩尤,休想出手!”
    通天教主也陡然擋在祝融麵前。
    蚩尤和祝融相視一眼,點了點頭,竟然不出手了。蚩尤二人明白的很,他們可以幫忙,這老子和通天也能夠幫忙,如果六位大尊都出手,定會搞的仙界大『亂』、生靈塗炭,那便糟了。
    雪峰之上。
    “共工大哥,幫我保護好雪和琉璃大姐,我來和這元始一戰。”李楊麵容嚴肅,看著遠處浩浩『蕩』『蕩』殺過來的元始天尊。
    “易哥哥……”
    薑雪剛要說什麼,李楊卻是對她一笑道:“雪,放心,那元始還傷不了我,你也不願意讓我分心吧。到共工大哥那邊,有他保護你,我也放心的多。”
    薑雪想了想,仰頭看著李楊道:“你也要小心。”薑雪不想李楊為自己分心,便飛到共工身後和琉璃在一起了。
    “李楊兄弟,盡管放心,我保管那元始傷不了她們絲毫。”共工大聲說道,同時共工體表水之本源能量開始彌漫開來,完全包裹了琉璃和薑雪,手中也出現了綠『色』長槍,似乎準備隨時出手。
    李楊心中放心,便全神貫注看著元始天尊。
    “李楊,你砸我行宮,破我太極符印,這次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元始天尊手一伸,抓過盤古幡,對著李楊怒喝道。
    李楊聽到這話卻是大笑了起來:“哈哈~~~笑死我了。”
    李楊陡然雙目聚光冷冷看著元始,道,“元始,天河之上,你用乾坤錘偷襲於我,後又布置渾元太極界阻我,甚至於將我星極宗親人都抓了去,你抓我親人,我砸你行宮又怎麼了?你阻擾我和雪在一起,我破你太極符印,又豈能怪我?你三番四次欺我,我不教訓你一番,你還真以為你是什麼人物了!”
    頓時,一陣陣龍『吟』聲響起,五條蒼龍出現在李楊腳下,五條蒼龍每一條都有著百丈之長,澎湃的能量駭人之極,李楊腳踏中央土之本源巨龍,而後控製五條巨龍朝元始衝去。
    “你不是大尊,還想和我鬥?”元始冷笑,頭頂青『色』光雲震『蕩』,十二都門歸元陣便發出道道光華。
    五條蒼龍發出震天龍『吟』,悍然撞擊在十二都門歸元陣之上,隻見整個大陣光芒一陣流轉,十二件神器,翻天印、一元珠、遁龍樁一個個相互傳遞光芒,竟然輕而易舉卸去了所有攻擊力。
    “好強的防禦力!”李楊心中吃驚。
    “哈哈,論防禦,陣法之中,我這十二都門歸元陣絕對是第一,我那十二弟子本身功力都不動用,單靠大陣本身以及十二件神器,便可以輕易抵禦你的攻擊。李楊,你傷不了我,卻隻能被我攻擊!”
    元始天尊大笑著,極速飛來舉著盤古幡朝李楊砸來。
    最讓人李楊吃驚的是,十二都門歸元陣此刻已經不動,可是卻有著道道青『色』光芒聯係著盤古幡和十二都門歸元陣,此盤古幡乃十二都門歸元陣陣基核心,攻擊力也比過去強悍的多。
    “蓬!”
    五行本源護體,盤古幡狠狠砸在李楊身上,李楊隻感覺全身猶如遭受雷擊,那反震力量硬是讓李楊飛退。
    李楊看著十二都門歸元陣,心中連轉:“這十二都門歸元陣陣基是盤古幡,要破大陣就必須破盤古幡,盤古幡雖然是陣基,卻又是攻擊力最強的一點。想要破它,難。”
    李楊眉頭皺了起來。
    最強的一點就是破陣的關鍵,然而盤古幡和大陣形成一體,防禦力比過去強悍了不知道多少,李楊想要破,的確是難。
    “哈哈,李楊,你辱我數次,現在便要好好教訓你。”元始天尊大笑著,高舉著盤古幡便朝李楊連連砸去,盤古幡和十二都門歸元陣青光此起彼伏,彼此共振。
    “蓬!”
    一盤古幡再次砸在李楊身上,五行本源根本擋不住盤古幡的攻擊。
    李楊再次被砸飛數十米。
    雖然被砸飛,可是李楊五行本源好歹能夠保證李楊不受重傷,隻可惜李楊隻能使用十分之一的本源能量,如果完全融合,那時候要解決元始輕而易舉。
    “蓬!”“蓬!”“蓬!”“蓬!”“蓬!”……
    一次次交鋒,李楊一次次敗退,一次次強烈的反震讓李楊臉『色』有點難看。
    “哈哈,李楊,你還不是大尊,還和我囂張,和我狂,你還敢砸我行宮,還敢破我太極符印。”元始大笑著連續揮舞著盤古幡,一次次又砸向李楊。
    硬拚數次,李楊感到此刻的元始天尊實力完全達到一個新的層次。
    “防禦上,有十二都門歸元陣卸去力量,攻擊上也振幅不少,這如何是好?”李楊心中想著,身體不斷幻動著,極速躲避著,此刻李楊已經不在和元始硬拚了。
    “有十二都門歸元陣以及十二神器,這元始實力增加了不止一籌。李楊兄弟這下麻煩了。”蚩尤皺眉,心中暗道。
    無論是蚩尤等人,還是老子他們,或者是天閑子黎山老母,一個個都不看好李楊了。
    “易哥哥,小心。”
    薑雪看著遠處大戰,緊緊握住琉璃的手,眼睛根本不離戰場一刻,一旁的琉璃明顯感到薑雪的手已經有了汗水,薑雪的緊張擔心,琉璃都能夠清晰感受到。
    “不和你浪費時間,十二都門歸元陣我創造以來,今天是第一次施展,你就嚐嚐這最強一招吧。”元始天尊郎朗聲音響徹天地,而元始天尊麵『色』肅穆了起來。
    “十二弟子聽令,歸元!”
    元始一聲令下。
    頓時,廣成子、黃龍真人、太乙真人、文殊廣法天尊、慈航道人、道行天尊、赤精子……玉鼎真人、清虛道德真君,十二真仙毫不猶豫將本命元嬰都融入了神器之中。
    十二道各『色』光華從十二都門神器之中『射』出,仿佛十二道激光,『射』到了盤古幡的幡麵之上。
    十二真仙根本沒有絲毫猶豫,損失了本命元嬰,雖然讓他們功力大損,但是元神還在,修煉百年就能恢複了,而且也可以使用天才地寶丹『藥』來恢複修為。
    十二真仙的本命元嬰融合神器,結合十二都門歸元陣,十二道光華在幡麵上竟然形成了道道印記,而後形成一玄奧符文,散發出刺眼的光芒。
    “真靈符印!”
    老子、通天、蚩尤等幾人一個個都驚呼了起來。
    真靈符印是盤古幡本來攜帶的,按理說,威力無法增強。誰想到這元始天尊竟然靠十二都門歸元陣聚集十二真仙能量,通過神器以及大陣,形成了真靈符印能量,讓真靈符印威力增加了許多。
    “李楊,十二都門最強一擊,你應該為自己感到榮幸。”元始天尊傲然說道。
    “就你那點本事,又豈能傷我?”李楊全身戒備。
    真靈符印青『色』光芒刺眼,甚至於一時間光芒照耀整個黎山,恐怖的氣息讓所有的仙人都屏息觀看,元始天尊陡然舉著盤古幡,便朝李楊當頭砸來。
    一時間,李楊有種錯覺,盤古幡越來越大,甚至於包容天地……
    “轟隆隆~~~”天地震『蕩』,整個雪峰之上樹木倒塌,巨石化為碎粉,天地都黑暗了下來,隻有真靈符印那刺眼的光芒,盤古幡的幡麵披天蓋地包裹了李楊。
    李楊思量片刻,則是有了決定。
    “拚了!”
    李楊咬牙道,李楊仗著自己體內還有十分之九本源能量保護,根本不擔心死亡,既然如此,何不趁機挑戰極限?連剛才的盤古幡都抵擋不住了,現在盤古幡明顯攻擊力大增,更是無法阻擋。隻有去感悟最後一絕。
    “嗤嗤~~~”
    李楊身形陡然消失,整個人周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周圍空間塊塊碎裂,雪峰山石化作粉末也被吞噬的幹淨,瘋狂吞噬著一切,周圍的天地能量。
    “怎麼可能?”元始天尊震驚地瞪大了眼睛,李楊竟然連盤古幡真靈符印的能量都強行吞噬了起來,“不能再等了。”元始天尊也管不得其他,直接朝李楊所形成的黑洞砸去。
    下麵觀戰的蚩尤等大尊,還有黎山老母等仙人都屏息了,元始天尊盤古幡威力恐怖,李楊卻是化成神秘的黑暗。
    “第六絕!”
    李楊回憶魔界聖地腹地中央的第六副場景,盤古開天辟地那一幕,開天神斧那至強一點。和上一次一模一樣,李楊的心中生起一點靈光,開始生根發芽,開始成長……
    一種熟悉的感覺再次湧入心頭。
    五次吸收本源能量,每次沉浸的那種回到母親懷抱的感覺,李楊的眉心處黑『色』閃電印記出現了,李楊身體周圍竟然有著絲絲黑『色』閃電環繞,頓時——黑洞的吸力增加了數十倍甚至於百倍!
    原本的黑洞吞噬能力已經恐怖的很了,現在一下子增加數十倍上百倍,已經達到了駭人的地步。
    “轟!”
    一陣轟響,方圓百,僅僅百,百之外一顆小草都沒有任何事情,而百之內,完全消失了,雪峰這座大山便整個消失了,而真靈符印的能量則以更快的速度被李楊吞噬。
    “嗤嗤~~”
    真靈符印能量恐怖,融合了十二真仙的本命元嬰,李楊‘北冥龍吞’受到黑『色』閃電影響產生變異,威力加大百倍,一下子吞噬了近半的真靈符印能量。
    真靈符印本身能量就強的可怖,近半的能量比十二真仙本命元嬰加起來還多。
    李楊體內頓時一陣激『蕩』,七曜星極連連閃爍,金『色』刀魄猛然一顫,再次蛻變了,而後靜靜地漂浮在丹田內,發出刺眼的金光,不仔細看,還以為隻是一團金光。
    終於,李楊的刀魄達到了第十篇頂端。
    “怎麼回事?到底怎麼回事?”元始天尊已經要瘋狂了。
    他朝黑洞中央攻擊,剛開始還好好的,雖然李楊施展‘北冥龍吞’,吸收了絲絲真靈符印能量,卻是極少的,可是後來黑洞吞噬能力陡然大增。
    增加了數十倍上百倍,盤古幡的真靈符印上能量片刻就被吞噬了近半,最讓元始天尊無法接受的是,他的盤古幡根本無法再攻擊下去了。
    在黑洞中央有著一股澎湃的氣息,盤古幡根本無法靠近。
    陡然——
    恐怖的黑洞消失,一襲黑衣的李楊出現了,李楊的眉心處正有一黑『色』閃電印記。
    “李楊,你……”看到此刻的李楊,元始天尊心中不安,卻是不知道哪出了問題。
    李楊嘴角忽然有了一絲笑意:“元始,我剛剛感悟第六絕,我命名為‘極點寸芒’,你來感受一下吧。”李楊淩空虛立,單手一舉,一道金光出現在李楊手上。
    金光,刺眼的金光。
    蚩尤、祝融、共工、琉璃、薑雪、老子等所有人,包括天閑子等其他仙人一個個都仔細看去,許久才看清金光內部竟然是一柄飛刀。一柄金『色』飛刀。
    一時間,整個鳳翎洲無數的人仰頭觀看。
    而元始和李楊則針鋒相對。
    “第六絕?極點寸芒?”元始一愣,他忽然想起,魔界大尊都是創魔神六絕的,創出第六絕就意味著……陡然,元始臉『色』大變。
    “嗤嗤~~”
    整個天地能量都震『蕩』了起來,李楊的飛刀仿佛成了漩渦,無數的能量積聚著,頓時,李楊的飛刀愈加的刺眼,片刻,李楊手中的飛刀光芒掩蓋了一切。
    “第六絕——極點寸芒!”
    李楊低『吟』聲響徹天地,而後手中的金光猛然『射』出。
    每一個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感到全身精氣神都完全被那一點光芒給吸引住了,他們看不到其他,他們隻看到了那點光芒,就好像整個天地都黑了,整個天地隻有一點光芒,那最純粹的,最極致的一點寸芒。
    極點寸芒!
    寸芒從黑暗的中央『射』了出來,最終卻『射』破了整個黑暗,整個天地!
    盤古幡和那金『色』光芒相撞。
    “轟!”
    一陣劇烈轟響,盤古幡幡麵被轟裂了,化作無數碎布,飄散開來,同一瞬間,十二真仙的十二大神器也轟然碎裂,十二真仙一個個吐血臉『色』慘白從空中落了下來。
    十二都門歸元陣被破。
    元始天尊呆了。
    他的第一神器盤古幡竟然毀掉了!
    看著周圍漂浮的碎布,元始天尊很難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他的第一神器盤古幡,第二神器琉璃瓶,第三神器太極符印,這三大神器全部毀掉了,沒有了。
    “哈哈,恭喜,恭喜李楊兄弟悟出第六絕,成為大尊!”
    蚩尤哈哈大笑著飛來,祝融、共工也一個個飛來,琉璃和薑雪也飛了過來,一個個臉上都是喜『色』。
    可是,除了薑雪,每一個人都感受到李楊身上的威壓,特別是那黑『色』閃電印記發出的威壓。
    很強。
    非常強。
    蚩尤甚至感覺,剛才李楊那一飛刀,就是他去接,也要重傷。
    “停!”
    李楊示意蚩尤等人別靠近,而同時李楊眉心黑『色』閃電急促的閃了起來。
    “轟!”“轟!”“轟!”“轟!”“轟!”
    五道雷電本源形成光柱,在李楊身後衝天而起,五道光柱發出恐怖的能量,每一道光柱上都環繞著絲絲閃電。
    蚩尤、祝融、共工、老子、元始天尊、通天六人都呆呆看著這一幕。
    五大本源能量,每一個本源能量都有一個大尊厲害,一旦五行合一,蚩尤他們根本無法想象李楊的實力將達到什麼地步。
    “原以為李楊兄弟將成為一個比較厲害的大尊,可是現在看來,應該是六界第一大尊了。”蚩尤感歎道,他雖然好戰,可是卻有自知之明,李楊五大本源,便是相當於五位大尊,而且五行合一,威力再增加,估計所有大尊聯手都不一定是李楊的對手了。
    整個鳳翎洲的仙人們仰頭看著,感受著那五大本源的氣息,心中膽顫。
    忽然,在蚩尤等人身旁,又出現了幾人,妖界三位大尊,女媧、伏羲、悟空。還有佛界的兩位大尊,準提道人以及阿彌陀佛,他們也是感受到了五大本源的恐怖氣息才用瞬移趕過來的。
    頓時。
    六界的大尊齊聚此地。
    仙界三位,魔界三位,妖界三位,佛界兩位,一共十一位大尊,十一位大尊都看著此刻的李楊。
    沒有任何爭論,他們已經將李楊當成了未來六界第一大尊。
    “蚩尤,你的六界第一大尊位置要沒嘍~~”孫悟空在蚩尤身旁笑道,蚩尤卻是毫不在乎道,“李楊兄弟乃我魔界大尊,他強,我自然是更加高興,至於第一大尊,我從來沒在乎過。”
    “琉璃姐姐,易哥哥他……”薑雪看著此刻的李楊,心中擔心,不知道李楊情況是好是壞。
    琉璃一笑道:“雪兒,你易哥哥以後厲害了,就是仙界三清全上,都不是你易哥哥的對手了。”琉璃也是接近大尊的超級高手,眼光自然高的多,一眼便看明白了。
    “這就是太極無上大圓滿麼?”李楊嘴角有著一絲笑意。
    感受著那種心靈圓滿無礙的感覺,李楊心神完全和天地融合,五條閃電光柱開始在李楊周圍旋轉了起來,而後竟然彼此開始融合,漸漸的,顏『色』開始趨於統一。
    盤古開天辟地,混沌化五行。
    然而李楊此刻卻是反過來。
    片刻,五行雷電本源融合成一體,竟然變成了一道黑『色』的閃電,那黑『色』閃電直接飛入李楊的眉心,頓時那黑『色』閃電印記一陣顫動,而後發出刺眼的光華。
    光華直接『射』向九天之上,混沌空間之內。
    “轟~~~~”
    仿佛天塌掉一樣,整個天地一瞬間竟然完全變成了黑『色』,無數的黑『色』閃電從混沌空間中衝來,直接朝李楊衝來,所有的大尊都傻了,他們都能夠感受到那黑『色』閃電。
    每一道黑『色』閃電的威力,都能夠輕易撕裂了他們。
    “我們對李楊的預計難道還低了?”十一位大尊看著漫天的黑『色』閃電,心中有了一個極為恐怖的猜測。按理說,李楊五行融合,成為大尊便結束了,可是現在卻吸引了如此多黑『色』閃電,卻是為什麼呢?
    混沌大羅天道!
    可能麼?
    所有的大尊都傻傻看著,大尊都如此了,更別說那些仙人們了,麵對無數的黑『色』閃電,這些仙人根本連動彈的心思都沒有,他們完全被嚇傻了。
    李楊閉著眼睛,淩空虛立,一動不動,任憑無數的黑『色』閃電將他包裹起來。
    “不好!”
    大尊們一個個大驚。黑『色』閃電狂『亂』,竟然波及到鳳翎洲,隻見一道黑『色』閃電稍微在一山脈掠過,整座山脈便消失了三分之一。
    “如果黑『色』閃電攻擊到鳳翎洲,整個鳳翎洲就完了。”通天教主當即祭出誅仙四件,布出誅仙劍陣,便要抵禦。
    其他大尊們一個個也神情緊張。
    麵對威力駭人,深不可測的黑『色』閃電,即使是大尊,也是心中膽顫。
    “無需擔心。”
    一道清朗的聲音在整個鳳翎洲響起,同時一道青『色』光幕鋪天蓋地出現在了整個鳳翎洲上方,完全隔絕了鳳翎洲地麵和無數的黑『色』閃電,那博大浩然的氣息讓十一位大尊心中一驚。
    “見過老師!”
    十一位大尊同時躬身行禮。
    隻見一青衣道人腳踏金翅大鵬鳥,微笑著飛來,正是鴻鈞道人。
    而鳳翎洲的仙人們許久才醒悟過來,一個個慌忙跪了下來,十分恭敬的行禮,老天,那可是鴻鈞道人,六界絕對的至高的存在啊,見到他一麵,都是這些仙人們的福分。
    “雪兒,快快行禮,這可是鴻鈞道人啊!”
    早已經跪下的琉璃看到正在發呆的薑雪,慌忙傳音道,薑雪這才猛然驚醒過來,慌忙便要跪下,而忽然一股博大的能量包裹起薑雪,讓薑雪下跪不了。
    而鴻鈞道人看向薑雪,笑道:“弟妹無需客氣。”
    “弟妹?”薑雪愣住了。
    琉璃以及周圍的十一位大尊也傻了,鴻鈞道人聲音隻是在場大尊以及琉璃薑雪聽到,而鳳翎洲的無數仙人卻是沒有聽到。
    蚩尤等人一個個都不是傻子,一下子便想到一個可能,心中不禁駭然,情不自禁朝李楊看去。
    鴻鈞道人微笑著,踏著金翅大鵬鳥飛到李楊身旁,微笑看著李楊。李楊體表有黑『色』電蛇環繞,而鴻鈞道人體表也有著青『色』電光環繞,二人的護體能量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卻是勢均力敵。
    鴻鈞道人轉頭看著蚩尤等一群人,侃侃而談道:“盤古開天地,混沌化五行,成就六界,造就億萬生靈,我鴻鈞誕生於混沌之時,管理六界平衡,而李楊他……”
    蚩尤等大尊一個個心中發顫,聽著鴻鈞道人口中秘辛。
    “雷電,便為天罰,李楊掌控滅世雷電之力,便有天罰之權,平常他可以懲罰任何一位大尊。甚至於他還可以……毀滅天地,讓六界重歸混沌。”鴻鈞道人淡然笑道。
    蚩尤等人卻是心中震呆了。
    盤古開天,鴻鈞管理六界平衡,李楊卻是管理刑罰之事,到了最後關頭,甚至於毀滅六界,讓六界重回混沌。
    “鴻鈞。”
    陡然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蚩尤等一群人都轉頭看過去,一看,心中便是膽顫,而鴻鈞也轉頭看去。
    此刻,李楊一襲黑衣閃爍著絲絲黑『色』閃電,一頭長發飄散開來,絲絲電光都環繞其上,眉心部位黑『色』閃電印記卻讓李楊顯得孤傲之極,那眼中的光芒仿佛閃電一樣奪人心魄。
    “鴻鈞,我先解決一些事情,我們待會再談。”李楊轉身看向十一位大尊。
    蚩尤等十一位大尊連忙跪下,可是一時間竟然不知道稱呼什麼。琉璃想要跪下,卻是被一股看不見的能量完全給阻止了。
    “你們也稱呼他老師吧。”鴻鈞道人笑道。
    “見過老師!”
    蚩尤等十一位大尊慌忙道。
    李楊目光掃過仙界三清,仙界三清便感到心中一陣顫栗。
    “通天!”
    李楊發話了。
    通天教主連忙上前一步,躬身聽候李楊的命令,李楊卻是罕見地對通天教主點了點頭,而後卻是看向老子李耳,聲音冷了下來:“李耳!”
    老子連忙上前一步,躬身聽令。
    “我成大道乃是天命,你用三寶玉如意偷襲於我,以及結下渾元太極界阻止於我,現,我罰你做凡人一世,感悟凡人情感,而後回你行宮閉關億年,好好反省!”李楊淡然判罰道。
    “弟子領法旨!”老子躬身跪下,不敢說半聲不是。
    隻見一道黑『色』光華從李楊眉心『射』出,老子便直接消失,下了凡間去了。
    其他大尊都是心中膽顫。沒有聽鴻鈞說麼,李楊可是管刑罰,要懲罰他們是天地所定,李楊可是連天地都可以毀掉的,懲罰他們還不是輕鬆無比。
    這些大尊中,心中最恐懼的便是元始。
    元始之前可是恨李楊入骨,可是沒有想到,李楊竟然連連翻身,一舉成為了和鴻鈞道人並肩的人物,還掌控滅世雷電之力,有天罰之權,可以判罰他們。
    元始心中膽顫,對李楊所作一切他可是清楚的很,他知道,如果他是李楊,估計會直接下令讓自己魂飛魄散。
    大尊是永不身隕,可是那是過去,李楊誕生,那可是連天地都可以毀掉回歸混沌,滅一個大尊還不是輕而易舉?
    李楊的目光轉向元始,冷然道:
    “元始!”
    元始立即上前躬身聽候李楊的判罰,他沒有絲毫反抗的意思,隻要看到剛才李楊那無數的黑『色』閃電,他就明白,李楊心意一動,便可以完全消滅他。
    “你……原本我決定直接滅你元神。”
    元始頓時臉『色』蒼白了起來。
    “但念在你乃盤古元神三分所化,再給你一次機會,我罰你入六道輪回,曆萬世情劫,待得情劫過了,再閉關億年,好好反省去吧。”
    李楊宣布了判罰。
    元始心中鬆了一口氣,隻要不是死就行了。
    李楊眉心『射』出一道光華,元始天尊便消失,直接進入六道輪回,失去了記憶,開始曆經萬世情劫了。
    李楊看向其他大尊,忽然一笑:“各位,還是各回各的行宮,也不必擔心我,你們要進行仙魔之戰繼續進行,我是不在意,當然,隻要不惹得天怒人怨,我也不會太在意的。”
    其他大尊暗鬆一口氣。
    看一開始李楊判罰的模樣,還以為以後要戰戰兢兢過日子呢,現在一看,似乎隻要不太過分,就不會受到懲罰的。而後大尊們一個個都躬身離開了。
    “李楊,和你說件事情?”鴻鈞笑著走到李楊身旁,變成一隻金『色』麻雀的金翅大鵬鳥直看著李楊,可憐細細的。
    “是不是關於金翅的事情?”李楊一笑道。
    鴻鈞道人笑了笑,道:“金翅本為凶鳥,做出一些事情也是值得諒解的嘛!”
    “好了,鴻鈞,這事情就算了,不過,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問你。”李楊臉『色』漸漸冷下來,看著鴻鈞道人。
    鴻鈞道人一怔:“什麼事?我似乎沒有得罪你吧?”
    李楊嚴肅道:“盤古,鴻鈞,還有我,似乎我們並沒有誰比誰大的關係吧,你剛才竟然稱呼我家雪叫‘弟妹’,你應該稱呼‘嫂子’還差不多。”
    鴻鈞愕然。
    “這個,好歹我也是比你先覺醒的不是?”鴻鈞道人隻能如此說道。
    李楊卻是板臉道:“可是我滅世雷電能量在攻擊方麵可是比你強,你如果不喊聲嫂子,小心我動手。”頓時李楊身體周圍黑『色』雷電閃爍,看的鴻鈞道人臉『色』發苦。
+激情小說 http:///duanpian/1.html
    “這個……”鴻鈞道人無奈。
    他本身能量於攻擊,李楊的滅世雷電之力,就是用來攻擊的,而且他鴻鈞道人大部分能量在維持六界平衡,而李楊卻完全收在自身,二人動手,他可是輸定了。
    “哈哈,開玩笑啦,你還當真了,你當大哥就當大哥吧,我也不在乎。”李楊陡然展開笑臉,哈哈大笑道。
    鴻鈞道人這才明白自己被李楊耍了。
    “哎呀,我還有事,要去地球一趟,再見。”鴻鈞道人忽然想起什麼,帶著金翅大鵬鳥,身形憑空消失了。
    李楊轉身看向薑雪,薑雪此刻看李楊的目光卻是震驚。她是一個非常聰慧的女孩子,聽到鴻鈞所說,以及李楊剛才判罰三清,她明白了李楊的身份。
    “琉璃,你也回魔界吧。”李楊說著一揮手,一道黑『色』閃電融入了琉璃的身體,李楊看著震驚莫名的琉璃,笑道,“琉璃,你幫助我數次,這道滅世雷電,能夠保你永不滅。”
    琉璃大喜。
    她壓寶壓對了,幫助李楊那麼多次,現在得到了好處,有了李楊的滅世雷電之力保護,她就不用擔心以後元始天尊報複她了。李楊一揮袖,琉璃直接從仙界回到魔界去了。
    “雪。”李楊看著薑雪。
    薑雪看著李楊,眼中閃發著絲絲光芒。
    “易哥哥,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了。”薑雪看著李楊說道。
    李楊忽然一笑,心中一動,頓時周圍彩雲朵朵,一道道煙花一樣的彩光在天際綻放,天籟般的仙樂也響起,片刻,朵朵雪花便飄落了下來,鋪天蓋地的鵝『毛』般大雪。
    薑雪眼中頓時出現了喜『色』,看著漫天的雪花。
    “雪,還記得當初我對你的承諾麼?我說會向你求婚的,可是直到千年都沒有實現。”李楊看著薑雪,愧疚道。薑雪眼中忽然一亮,看著李楊的手心。
    李楊神通已經到了絕頂地步,霎那便將遺失在地球中的那顆當初買的鑽戒弄到了手上。
    “此鑽戒為蝴蝶形款式,這鑽石是地球一千一百年前市麵上罕見的黃鑽,蝴蝶翅膀上還有三十二顆細小的碎鑽,重約15。58克拉,一千一百多年前價格為人民幣688萬。”
    李楊手持鑽戒,忽然看向薑雪道:“雪,你願意嫁給我麼?”
    周圍雪花漫天,仙樂陣陣,聽著李楊的話,看著那鑽戒,薑雪眼睛濕潤了,激動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很重很重的點了點頭:“我願意!”李楊臉上笑容也綻放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