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慕琪琪VS阿哲010(完)

正在加載中,請稍後!

    “這是她罪有應得,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她!”阿哲現在最後悔的就是對金娜娜的姑息,讓她變得這麼的喪心病狂。
    “那你現在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再去追究也沒有任何意義,就讓金娜娜去接受法律的製裁吧。
    而她們以後的生活,這個人將永遠都不會再出現。
    “娶你!”阿哲的回答沒有絲毫的猶豫。
    琪琪把頭靠在他的手掌上,笑了起來。
    一周後,阿哲的傷勢依然在恢複當中,情況很樂觀,但是讓他鬱悶的是,今天一早琪琪說有重要的事要離開一下,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他不安的半坐在床上,心忍不住瞎想,到底有什麼事比他還重要?
    中午,琪琪還是沒有回來,阿哲實在是躺不住了,打算下床去找人。
    幾乎是同一時間,房門被推開,他坐在床上抬頭一看,穿著潔白婚紗的琪琪站在門外,她的婚紗剪裁十分的合身,裙擺並不誇張,是那種魚尾的設計,上麵墜著美麗的珍珠。
    烏黑濃密的長發披散在肩頭,頭上戴了一個美麗的花環,精致的小臉上畫著妝,眸如繁星,唇若花瓣,耳畔亦戴著一對可愛的珍珠耳環。
    一群可愛的孩子闖了進來,每個人都穿著小紳士和小公主的衣服,頭上戴著各種顏色的假發,手捧著並不名貴的野花。
    阿哲認出這些孩子,正是他資助的那些患有白血病的孩子。
    “叔叔,今天是您和阿姨結婚的日子,這些花是我們自己從外麵采回來的,不是偷偷采的哦,是經過院長的允許的……謝謝您對我們的幫助,也祝您新婚樂。”一個戴著金色發套的小男孩走上前把花交到阿哲手上。
    其他的小朋友也把花通通的交給了阿哲,琪琪這才走了進來,來到他的麵前,看著已經徹底傻掉的男人調皮一笑,“怎麼?不打算把花送給你的新娘嗎?”
    “琪琪……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阿哲看著麵前的女子,美得讓他窒息,美得讓他震撼,讓他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你不是說你最大的願望就是娶我?我在幫你實現願望啊。”琪琪扶著他坐回到床上,彎著腰認真的說道。
    “小姨夫,我是今天的婚禮攝像,先說一下你此時此刻的心情吧。”安安站在一旁,穿著一身帥氣粉色小西裝,看著鏡頭中的二人。
    “琪琪……謝謝你……”阿哲的眼淚掉了下來,他知道她不會離開自己,卻沒想到她會想得如此周道,如此的為自己著想。
    “你們的結婚證!”楊佩潔走了進來,手上捧著兩個紅彤彤的小盒子,每個小盒子上麵都有三個燙金的大字,結婚證。
    “謝謝媽媽。”阿哲的淚已經浸濕了臉旁。
    “傻瓜,哭什麼,今天可是我們結婚的好日子,不許再哭了。”琪琪伸手擦掉了他臉上的淚。
    “今天我可沒找神父,就讓這些小朋友來當我們結婚的見證人如何?”琪琪看著麵前六個小朋友,他們的臉上都帶著新奇的笑容。
    “當然好。”阿哲伸手去摸她夢幻般的臉旁,仍然失血的唇幸福的彎了起來。
    病房內燦爛的陽光灑了進來,給屋內的人都鍍上了一層淡淡的光暈,看上去格外的美好。
    病房外,圍了許多的病人和醫護人員,大家都心懷祝福,為二人見證這幸福的時刻。
    六個小朋友站成一排,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張紙。
    第一個小朋友清了清嗓子念道,“慕琪琪小姐,你願不願意嫁給裴孝哲先生為妻……”
    第二個小朋友接著念道,“照顧他,愛護他,不論貧窮富貴,疾病還是健康……”
    第三個小朋友繼續,“相敬相愛,不離不棄,永遠在一起嗎?”
    “我願意!”琪琪深情的凝視著一旁的男人回答。
    第四個小朋友已經看傻眼了,直到一旁的小家夥提醒他……
    “該你了……”
    “啊?哦……裴孝哲先生,你願意娶慕琪琪小姐為妻嗎?”
    “照顧她,愛護她,無論貧窮還是富貴,疾病還是健康……”
    “相愛相敬,不離不棄,永遠在一起嗎?”
    阿哲深情的凝視著一旁的女孩,鄭重的許下承諾,“我願意!”
    “戒指!”
    兩個小朋友速的從口袋中掏出兩個小盒子,打開後來到二人麵前。
    女款戒指正是阿哲向琪琪求婚的戒指,男款戒指是一個鉑金素環,上麵鑲嵌著一顆鑽石。
    “這個戒指呢,可是花掉了我全部的積蓄買的哦,所以以後你得負責養我了。”琪琪拿起那枚戒指,抓住他的手替他戴上了。
    “不……以後得你養我,從今往後,我的錢全部交給老婆來管!”阿哲拿起另一枚戒指,套在她纖細的手指上。
    琪琪因為他的話而變得羞澀起來,臉頰上染上緋色,她剛要低下頭,阿哲便速的捕捉到她的唇瓣,輕輕的吻住。
    他們麵前的六個小朋友,立刻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媽媽說過非禮勿視拉。
    不過,每個小小的手掌都撐開著一個小小的縫隙,哇,似乎結婚真的好幸福哦。
    安安手中的攝像機最後定格在了二人的臉上。
    時間又過去了一個月,阿哲終於可以出院了。
    後背上傷的嚴重的地方已經沒辦法再恢複了,穿上衣服的時候也能看出他和正常人的不同。
    臉上那些輕微的傷後期可以通過手術來恢複。
    出院後,琪琪和媽媽便一起搬到了阿哲的小別墅當中,這個別墅麵積不大,但卻處處精致,母女二人都非常的喜歡。
    “媽媽,我來幫你吧。”阿哲走進廚房想要幫忙做菜,卻被楊佩潔攔住,“出去,你病才剛好一些,要多多休息才行,出去陪琪琪吧,馬上就好了。”
    “沒關係的,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要不然我們先請個保姆吧,不然就辛苦您一個人。”阿哲不想讓她累到,現在他是把她當成親生媽媽一般看待的。
    “我知道你是心疼我,可是啊……能照顧你們兩個,我真的很高興!以後不要再提請保姆的事了,這點活我還是做的來的。”
    “那等我再好一點,都由我來做。”阿哲笑的說道。
    “哎呀,真是比自己的親閨女還知道疼人!”楊佩潔故意朝著客廳內喊道。
    “媽媽,您知道我不太會做飯嘛,做了您又嫌棄不好吃。”琪琪吃著橘子,換了個姿勢繼續看電視。
    “這丫頭一點也不隨我,不過這做飯啊,還真跟天份有關。”楊佩潔無奈的遙頭。
    心卻十分的開心,能看到女兒這麼幸福,她就放心了。
    “我做飯很有天份的,真想給您做嚐嚐。”
    “以後有的是機會。”
    “那我拿碗筷。”
    看著阿哲忙碌的身影,楊佩潔無奈的搖頭,為阿哲感到惋惜,碰上個這麼個懶媳婦。
    吃飯的時候,阿哲不停的給琪琪夾菜,琪琪看著麵前的肉,連忙後退,一臉的嫌棄,“拿走,好惡心!”
    “慕琪琪……你不要太過分哦,好吃懶做,還敢說我做的菜惡心!”楊佩潔氣得“啪”一聲把筷子摔在了桌上。
    “這怎麼能願我……是肚子的不喜歡,我能有什麼辦法!”琪琪理直氣撞的說道。
    阿哲和楊佩潔都愣住了,反映了幾秒,楊佩潔才問道,“懷孕了?”
    “哼!”琪琪哼了一聲。
    “我們有寶寶啦?”阿哲激動的差點把桌子給掀了。
    抱住她開心的轉起了圈。
    “我要當爸爸了,我要當爸爸了!”
    “哎呀,放她下來,別擠到孩子。”楊佩潔緊張的勸道。
    “哦,好!”阿哲小心的把她放到椅子上,有些不敢置信的盯著她的肚子,麵竟然有寶寶了。
    是他和她的寶寶。
    從今往後,他的家更完整了,有她,還有寶寶。
    他奢望了這麼久的家,終於擁有了。
    他甚至有和種會隨著這種幸福化掉的感覺。
    “最近我得給你好好的補一補,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楊佩潔打算買本孕期書好好研究一下。
    琪琪低著凝視著麵前的男人,伸手摸上他的臉頰,“我們的願意終於實現了,我們終於有一個完整的家了,以後,我們再也不是孤單一人。”
    “琪琪,我要謝謝你,謝謝你給了我一個家。”阿哲握住她的手,情緒激動。
    九個月後。
    產房外。
    阿哲,楊佩潔等人焦急的等待著,琪琪已經被推進了兩個小時了,可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媽媽,怎麼還不生啊!”阿哲急得滿頭大汗。
    “你著什麼急啊,女人生孩子哪有那麼,慢的有生三天的。”楊佩潔畢竟是女人,還理智一些。
    “三天……我的天!不行,我要進去陪她。”阿哲無法想象如果真生那麼久,他會不會著急的瘋掉。
    “哎呀,琪琪不是說了嘛,你在身邊,她會委屈的想哭,更使不上勁了!都是你給慣出來的。”
    “……”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隨著一聲嬰兒嘹亮的啼哭聲,產房的門打開,護士手中抱著一個可愛的小嬰兒走出來。
    “生了,是個男孩。”
    護士的話音還沒落,麵前就隻剩下楊佩潔一人了,孩子的爸爸隻瞥了孩子一眼,便衝進去陪老婆了。
    楊佩潔歡喜的接過外孫,嘖嘖的說道,“看來,以後你得跟外婆相依不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