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正在加載中,請稍後!

    “予問,我聽你的,我去檢查,我去接受開刀,所以,你先替我去醫生那開檢查單,辦入院手續,我現在有點事情,一會兒就來,”他起身,神情很不自然,
    予問隻是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好,”
    幸好她沒有追問,賀毅長噓了一口氣,
    賀太太一直是這樣聰明的女人,不該問,不該計較的事情,她從來不會多說一句,她有很多優點,隻是他自己一直不懂珍惜,
    現在,好象太遲了,
    急匆匆,他趕回醫院,
    肖醫生正在替她檢查,他的指每一次按壓向曉雯的腹,助於她的腹排血,都讓她痛吟到幾乎打滾,
    “我要下床,我要看寶寶,他很健康,很堅強,怎麼可能死掉,”杜曉雯痛到冷汗淋漓,虛弱到聲音幹澀難辨,但是,她的情緒還是好激動,剛失去兒子的她,終於知道什麼叫錐心之痛,
    “她讓護士通知警察了,再過一會兒,警察就會來錄筆錄,”趙士誠壓低聲音告訴他,
    這個綁架案鬧得太大,如果杜曉雯亂說話的話,會很麻煩,
    “她沒有證據,不是嗎,”賀毅覺得很煩躁,
    趙士誠深深看他一眼,
    如果警方目標把鎖定予問,誰能保證未來會找不出證據,
    “勸勸她,”趙士誠拍拍他的肩膀,
    可是,該怎麼勸,曉雯現在的樣子,象得了失心瘋一樣,
    “阿毅,一定是予問串通了醫生,她給了醫生很多錢,所以醫生才不搶救寶寶,害死了我們的孩子,”她剛動了手術,肖醫生卻在她的腹間重壓個不停,和宋予問肯定是一夥的,他在故意教訓她,被綁票再加上喪子之痛的心理創傷,讓杜曉雯杯弓蛇影,胡思亂想,
    肖圖白了白眼,那個神情,很象在罵,神經病,
    “寶寶確實是先天性畸形兒,要不,我讓護士把寶寶的屍體抱過來,讓你看一眼,”肖圖皮笑肉不笑地問,
    賀毅還在找墓地,因此寶寶還沒安葬,至今在醫院的停屍房,所以,如果病人有這樣的要求,他不反對,
    一句話,把曉雯問僵了,
    看一眼寶寶的屍體,她承受不起,她怎麼有這樣的勇氣,她會瘋掉的,
    閉了眼睛,她淚如雨下,果然,肖醫生是宋予問派來的,
    她憤然道,“我要告宋予問,從我出車禍到沒有了寶寶,一定都是她動的手腳,那些綁匪是有目的的,不然為什麼他們收了錢,還要弄死寶寶,這世界上,誰會那麼恨寶寶,除了她,沒有別人了,”這些話,她會如實告訴警察,讓警察去調查她,
    “這隻是你的臆斷,你的憑空想象,”賀毅再也受不了,低吼,
    而肖圖幹脆轉身就離開病房,他可不會為了神經病之人浪費時間,
    “不,不是我的臆斷,為什麼你到現在還不肯幫我,就因為你愧疚,所以她買凶害死我們的孩子,你也可以容忍,”曉雯難以忍受地哭喊,
    不是愧疚,他愛宋予問,從來沒有比這一刻更加確定過,他愛她,他怕她出事,很怕,
    但是,這句喊,他隻敢放在心,
    “你別無理取鬧,行嗎,”警察到了,他真的沒時間了,
    曉雯呆住了,愣愣地看他,難以置信,“我無理取鬧,我親耳聽到宋予問說,‘我的瑞瑞死了,你的寶寶卻能活,真有意思’,她說這句話的時候,難道不是在開始設計害我的寶寶嗎,我沒有了寶寶,宋予問殺了人啊,”她也曾經懷疑過是他母親,但是聽說他母親至今在住院,怎麼可能動手腳,所以,綁匪指的“賀”,一定是賀太太,
    “你的兒子在腹內五個月,嚴格來說,還不算是‘人’,你已經這麼傷心,但是,予問的女兒五歲,她死了女兒,絕對比你更崩潰,出事到現在,她一直在看心理醫生,她的日子有比你好過嗎,”趙士誠也終於忍不住了,
    被指責的,曉雯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我從來沒心害死瑞瑞,但是她不同,她根本是有預謀,,”
    “請你別含血噴人,她現在和我在同居,我們是最親密的情侶關係,我不覺得她這段時間有任何不對勁,她早就把仇恨放下,過去的事情已經徹底成為過去,她沒必要再揪著你們不放,而你們為什麼不能給她一個冷靜的空間,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趙士誠打斷她的話,這些話,是他這輩子說過最大的謊言,如果警察來了,他還是這樣辨說,
    趙士誠的話讓曉雯大吃一驚,“你、你說你們同居,”怎麼可能,士誠怎麼會和予問在一起,
    “是,我愛她,很愛,”趙士誠坦然承認,
    這讓曉雯的打擊很大,她以為,士誠肯幫她找肖醫生做手術,又在她遇險的時候不斷替她打氣,多少對她還有點……
    但是,他現在表白對宋予問的情誼時,是那麼的認真,
    為什麼,他們都說愛宋予問,,這一刻,曉雯覺得自己如同被全世界拋棄了一般,沒有人愛她,沒有人同情她,隻有她一個人,
    “無論你信不信,予問已經放下,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惹這麼多事,”
    她惹事,明明是宋予問不放過她,在傷害她,趙士誠不分青紅皂白的袒護,讓她委屈的幾乎要發瘋,
    所以,他現在守在她身邊,甚至出事的時候,不斷替她加油,其實是為了宋予問,曉雯覺得自己很受傷,
    她看向賀毅,他呢,他也愛宋予問,他現在這樣守在她身旁,也是為了宋予問,
    她想笑,扯了扯唇角,卻笑得比哭還難看,
    小腹傷口的位置牽扯著很疼,心,更疼,她隻能固執的喃語,“我要告宋予問,我要讓她吃牢飯,”仿佛這樣,她心就能舒坦,就不會發瘋,
    但是,
    “買凶的人不是予問,是我,”一旁,一直沉默的賀毅,突然出言,
    如被雷亟,曉雯震驚地看向他,
    “你說什麼,”她無法相信地問,喉嚨頓時像吞了一斤的沙般,又痛又啞,
    趙士誠也若有所思的凝著賀毅,
    “我愛宋予問,我一直希望和她複合,但是,你不肯打掉孩子,導致她無法原諒我,我和她的複合之路遙遙無期,所以,我很想弄掉你腹的寶寶,第一次,我找人用摩托車撞你,但是,還是失敗,無法把寶寶撞得流產,反而讓你保住了,第二次,我就幹脆找了綁匪,想幹淨利落一點,”
    “幹淨、利落……”他到底在承認什麼,他自己清楚嗎,
    “你說慌,”心被擰碎絞爛的劇痛,曉雯無法接受的淒喊,“如果是你的話,你最後怎麼會拿五十萬來救我,你說謊,你就是為了替宋予問脫罪,才撒這些謊,”他是在拿刀子捅她啊,
    “我沒說謊,”賀毅的表情堅硬如石,“至於你說的,我後來為什麼拿五十萬來救你,很好,你說中了重點,我本來隻想點弄掉你肚子的寶寶,所以才買凶,但是,前兩天我無意中被檢查出來,我的腳裸處長了一顆瘤,醫生說很可能是惡性,如果是惡性,那我的一輩子就完了,我如果接受放療,我更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孩子了,也許,我能活幾年也是未知數,所以,我思前慮後,最終猶豫、返悔了,”
    這些話,在回來的路上,他都一一在腦海演練過,因此,道出來的時候那麼流暢,沒有一絲破綻,
    “我打電話給匪徒,說取消計劃,但是,他們勒索我,要求再加五十萬才能把你放回來,所以,你才會見到我提著五十萬現金去救你,至於他們最後打你,是因為在整個交易的過程中,我的反反複複引起對方老大的極度不滿,才會害你遭罪,最終連寶寶也沒有了,”
    “他們口中說得雇主姓賀,就是我,”這就是真相,
    “你、你騙人,,”曉雯定定地看著他,喃語著,那張淡漠及堅定的臉,如此陌生,陌生到讓她的胸口疼得要命,
    “我沒騙你,你可以去查查看,我明天就會動手術,”
    所以,都是真的,她不敢相信,
    樓下警車的聲音,越來越近了,
    賀毅繼續斬釘截鐵道,“警察馬上要來了,你可以繼續對他們胡說八道說宋予問是凶手,而我,會選擇當場自首,給你一個說法,”
    他這是威脅她,拿她對他的愛,來威脅她,
    瞬間,曉雯痛到無法呼吸,她痛哭失聲,那從骨髓深處迸裂出來的寒意,讓她的哭聲很淒厲,很淒厲,/A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