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再次前往延德星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再次前往延德星
    經過漫長的飛行,海天帶著唐天豪秦風等人,終於是回到了血殺星上。這一次的旅程,算的上是十分完美吧。之前海天拿到了四葉天風草,間接的害死了七長老自不必說,單單這一次他跑出去尋找天豪他們,也害的殘存的暗影小隊成員是全軍覆沒,八長老更是狼狽逃竄。
    不知道當八長老回到河蟹宮後,將這些事情匯報給墨山知道會如何?想必墨山肯定會將這筆帳,記在了他海天的身上吧?不過他也不擔心,反正他們和河蟹一族已經是死敵,多一兩筆帳,又有什麼區別?
    得知海天他們回來後,宋行前輩也是熱情的迎接了出來,在海天的胸口上就是輕輕的捶了一下:“海天小子,真有你的!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拿到了四葉天風草!”
    “切,這算什麼?”唐天豪得意的撇了撇嘴,“死變態更是幹掉了河蟹一族的七長老呢!”
    “什麼?河蟹一族的七長老?你確定你沒說錯?”聽到唐天豪這話,宋行以及跟在他身旁的血殺組高層們,都不由得嚇了一大跳!
    不管怎麼說,河蟹一族的七長老可都是長老級別的高手,如果是放在他們血殺組,哪怕算上宋行,也已經算的上是排進前三的高手。然而正是這樣級別的高手,竟然被海天給消滅了?一瞬間,宋行看向海天的目光中,又多了一絲的變化。
    而海天被宋行則是看的感覺很是奇怪,不由得尷尬的笑了笑道:“宋行前輩別聽天豪瞎說,七長老雖然是死了不假,不過我可沒有這樣的實力。”
    “啊?七長老不是你殺的?”宋行驚詫的問,有些不解的在海天和唐天豪間來回望著。
    海天笑了笑,隨即將七長老的真實死因簡單的講述了一遍。待他講述完畢之後,海天很是無奈的聳了聳肩:“事情就是這麼一回事,七長老隻不過是被我間接害死的。”
    聽了這話的宋行倒是淺笑了起來:“話不能這麼說,不管怎麼樣七長老都是因為你而死的。隻不過這次你並非是用自己的實力殺死七長老的,但用的也是自己的智慧。不錯不錯!”
    原本因為郎魂叛變而搞的宋行陰鬱的心情,在聽到海天幹掉了七長老之後,終於是好轉了起來。雖然七長老並不是被他幹掉的,但他和海天現在可是同盟。
    “對了,我聽說這之後你好像 http:///duanpian/1.html陷入了麻煩?你是怎麼脫身的?”宋行忽然問道。
    海天無奈,隻得將自己去天風穀之後的事情,完整的講述了一遍。當然中間關於如何陰死七長老的過程,則被他略去了,畢竟剛才講了一遍。
    當宋行等血殺組高層們聽到海天說在天風穀上,又遇到了八長老的時候,一個個臉龐都變的極為陰沉。要知道,他們血殺組會有著這麼大變故,除了郎魂這個罪魁禍首之外,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因為這個八長老。
    隻可惜八長老最終是重傷離去,海天他們沒有趁勢將八長老也給解決,讓宋行以及眾多血殺組高層們,很是歎息。不過他們也知道,幹掉河蟹一族長老級別的高手,那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以海天的實力,現在還多少有些欠缺。
    “走吧,海天,我們先到麵坐。”宋行在聽海天說完之後,才意識到他們老半天一直都站在門口,這讓他覺的很不好意思,連忙讓開了半個身體,“你們這麼辛苦的為我們弄到了四葉天風草,而且還挽救了我們血殺組,得讓我們好好的感謝下你,走,一起喝一杯!”
    麵對著宋行的盛情邀請,海天輕笑著搖頭拒絕:“不了,宋行前輩,喝酒的話,等以後我們有空一定好好喝。不過現在的情況您也知道,遠的先不說,單單趙無延前輩他們那邊還完全沒有營救出來呢,多拖一分,也就代表著他們將多一分的危險。”
    “恩,你說的很對!”宋行沉聲點了點頭,他知道海天說的是正確的,“我知道你要去延德殿,不過我勸你小心下。河蟹一族在你身上吃了那麼大的虧,是絕對不肯善罷甘休的。而且他們為了防止你們去營救,已經將趙無延等河蟹一族高層給轉移走了呢。”
    一旁的秦風聽到這話,不由得深深的皺起眉頭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將會非常麻煩。他們轉移走的話,隻有可能轉移到河蟹宮中。要知道河蟹宮那改進後的最強禁製,連死變態都沒有辦法進入。”
    唐天豪有些惱火的叫道:“這些個該死的河蟹一族,早晚有一天我一定會將他們的最強禁製再一次給破壞掉!哼哼,我一定會做到的!”
    對於唐天豪近乎發誓似的言語,海天並沒有言語,隻是略微看了一眼。他沉吟了一會兒:“秦風說的很有可能,不過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去延德殿看一下。如果他們河蟹一族真的將趙無延前輩給轉移到了河蟹宮的話,那麼我們少不得要再次大鬧河蟹宮了!”
    雖然海天這話說的很是輕,但所有人都明白海天的決心。他絕對是那種說的出做的到的人,過去的最強禁製在所有人看來都是極為的可怕,根本不可能破,不過最後還不是被海天給轟破了麼?而且還徹底的摧毀。
    如今的最強禁製雖然更強了,但天知道海天會不會再次創造出一個奇跡呢?
    宋行也知道海天身上的任務很重,也就將喝酒之事給放下了。他拍了拍海天的肩膀:“好了,海天小子,你就去吧!隻可惜我們要防守血殺宮,不能陪你一起去。”
    “前輩,你就放心好了!哪怕延德殿是龍潭虎穴,我也要去闖一闖!”海天的眼中微微眯起,閃過一絲凶光,“河蟹一族想抵擋住我們,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好了,告辭了!”
    說完,海天就帶著唐天豪秦風他們,再一次的起程。隻是這一次的目標,已經換成了延德殿所在的延德星。隻不過他們還不知道,河蟹一族為此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就等待著他們的到來呢。
    當然這個時候,河蟹宮內也沒有閑著。八長老已經狼狽的逃了回來,當墨山以及留守的那幾位長老看到八長老那傷痕累累的身體時,一個個都震驚了!
    “老八,你這是怎麼搞的?是不是被海天那小子……”三長老頓時驚叫了起來。
    話雖然沒有說完,但其中的意思已經非常的明顯。而且八長老的實力和海天相比,還差了一點,如果真的被海天給打敗的話,那倒也是情有可原。隻是他們剛剛才損失了一個七長老,如今八長老又是狼狽的逃了回來,難道海天真當他們河蟹一族無人嗎?
    麵對著眾人那關切的眼神,八長老心中的委屈頓時有了釋放的地方。
    “族長大人……”八長老哽咽著對著墨山跪了下去,不過卻連忙被二長老三長老給攙扶了起來。如今河蟹一族的高層,隻剩下大長老二長老還有三長老在了。
    四長老五長老六長老都前去延德殿支援九長老,準備伏擊海天呢。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說!”看到渾身是傷的八長老,墨山心中的怒火再一次竄了出來。
    八長老苦笑著講道:“族長大人,事情是這麼一回事……”隨即,八長老就將在天風穀上發生的事情大致的說了一遍,當然著重講述那幾名暗影小隊成員不聽命令,憤而攻擊巨靈熊。要不然的話,他們也不會淪落到這步田地。
    當墨山以及剩下的三位長老聽到八長老所講述的過程後,一個個都有些呆滯。誰也沒有想到,給他們造成如此傷害的,竟然不是海天,而是巨靈熊!
    對於那幾名暗影小隊成員為了自己的同伴而瘋狂攻擊巨靈熊的行為,墨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從個人感情上講,他是絕對支持的。可是從整體上來看,當時絕對應該將巨靈熊引到海天的那些同伴身邊去,至少也要抓住機會消滅幾個人,為七長老報仇。
    “族長大人……我們這回可真是損失慘重哪!”大長老聽完之後,語氣已經變的極為沉重。又損失了五名暗影小隊成員,這下子原本屬於他們河蟹一族最大助力的暗影小隊,基本上算是滅亡,隻剩下一個正處於閉關修煉中的帕魯。
    二長老也是低沉著頭,想了一會兒:“族長大人,這次的事件雖然有些意外,但海天他們已經拿到了四葉天風草,我估計他們下一步肯定會去延德殿,得通知四長老他們準備好。”
    “還有一點……”八長老猶豫道,“我們將趙無延還放在延德殿,是不是太危險了點?”這次他雖然沒有和海天正麵對抗,但看到海天竟然將巨靈熊發出的紫色光柱給反彈了回來,讓他意識到海天的實力或許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可怕。
    對於八長老的意見,大長老倒是極為幹脆的否決了:“不用!如果沒有趙無延做誘餌,海天他們又怎麼可能會上鉤呢?更何況,我對我煉製出來的天羅地網,很有信心!哪怕海天的逆天鏡,也將完全無法使用!”
    “這……”八長老也不知道該如何說,他總覺的這事有點不妥。
    墨山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八長老,也覺的他的擔心有些多餘,不由得揮了揮手:“好了,八長老,這次也是辛苦你了,你還是趕緊下去療傷休息吧。至於其他的事情,有我們呢。”
    “好吧,多謝族長大人體諒。”這才沒多久,八長老再一次不得不下去療傷,不得不說八長老還真是夠倒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