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零六章紫薇天王的反常

正在加載中,請稍後!

    在異獸群和四大勢力的突襲之下,紫薇王宮的地盤上,連續幾座小城池被攻破,大量的人類被殺,更多的人們直接害怕的往紫薇王宮的腹地逃跑。
    而整座城池,也都被四大勢力給清洗了一遍,凡是丹藥和天器,一點不落的全都拿走了。如今這幾座城池,已經可以說是空無人煙,到處都是死屍。
    異獸也就算了,畢竟自古以來都是敵人,可是同為人類的四大勢力,卻是如此的殘忍,頓時激起了全天界所有人們的憤怒,對其都是一片喊打喊殺聲。
    現在四大勢力在天界的名聲,已經可以說是徹底臭了,比異獸還要臭。
    而其中幾個領頭的,包括郎俊在內,都永遠的釘在了曆史的恥辱柱上。當然,這隻是暫時的,如果最後異獸獲取了勝利,那麼一切的曆史都將改寫。
    對於異獸和四大勢力突然出現在自己的境內,紫薇王宮雖然很收到了消息,但卻並沒有像眾人想像中的那樣立即展開行動。沒辦法,金無敵帶走了三分之一多的骨幹,讓他們紫薇王宮還是受到了不輕影響的。
    最近一段時間,紫源長老和赤**都在忙著處理後事,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
    對於下麵猶如雪片般飛來的求援請求,紫源長老和赤**兩人是苦惱不已。紫薇王宮內部還沒有整頓完畢,他們又哪有餘力去救援?最主要的是,紫薇天王居然在這個時候閉關了,完全不理會外麵發生的事情,讓他們兩人都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現在他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盡量將異獸群和四大勢力那邊的人們遷徙到紫薇王宮附近,同時不斷的向兩大王宮以及天宮求援,希望三方盡的派出高手前來支援。
    雖然如今已經有很多天界中小勢力自發的前來支援,他們人數雖然多起來了,但質量卻並不高,而且缺乏嚴明的組織,一片混亂,想要打敗異獸群顯然是不可能的。
    最後還是得靠兩大王宮以及天宮來解決。
    好在兩大王宮以及天宮對於他們的求援並沒有拖延,在接到了消息之後,都迅速的點齊大軍前來支援,據說先鋒已經趕到了,且與異獸群和四大勢力交手了,讓他們總算鬆口氣。
    “紫長老,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還是得把陛下請出來才行。”赤**苦笑道。
    紫源長老也是極為的頭疼:“我也想,但陛下已經閉了死關,而且嚴令我們不準打擾,又該如何呢?總不至於去直接破關吧?要是壞了陛下大事,我可吃罪不起。”
    “紫長老,你是陛下的師弟,而且如今確實發生了大事,由你去匯報是最好的,相信陛下不會怪你的。”赤**苦口婆心的勸道。
    “我可不敢,金無敵的前車之鑒就擺在那呢。”紫源長老接連搖頭。
    “你不去,我也不去,那還有誰敢去?”赤**撒氣道。
    紫源長老沉默了,他實在是被嚇倒了,最近的紫薇天王可是很喜怒無常的,他才不想去觸這個眉頭呢。但事情緊急到這種程度,他總不能無動於衷吧?
    想了想,忽然抬頭道:“要不這樣吧,請青木天王或者是暗魔天王來”
    “那好吧,希望兩位陛下肯給麵子。”赤**猶豫再三也同意了下來。
    隨後,他們就給兩大王宮去了消息,懇請兩位天王駕臨紫薇王宮。至於天宮的海天,他們可不敢喊。別看現在算是盟友,但仇怨擺在那呢,萬一海天出現,隻怕紫薇天王更氣。
    好在兩大天王倒也沒有讓他們失望,收到了消息之後,立即趕了過來。
    “紫薇呢?這老小子躲哪去了?”青木天王口無遮攔的問道。
    紫源長老尷尬的笑了笑:“陛下正在後院閉關,兩位前輩請跟我來。”
    隨後,青木天王和暗魔天王就在紫源的帶領之下,來到了後院的一處密室外,這就是紫薇天王的閉關處。紫薇天王在這個時候閉關是極其不正常的,隻怕這次的閉關,是心的一次逃避,不敢麵對現實,所以紫源長老和赤**都不敢去喊。
    可有兩位天王出馬,紫薇天王就算有火也不會**在他們身上了。
    很,青木天王就扣響了密室,直接把麵的紫薇天王給驚醒了。紫薇天王正惱火,準備狠狠的臭罵幾句敢來打擾自己閉關的家夥,但抬頭一看卻發現了青木天王和暗魔天王,不由得齊齊一陣:“你們兩個怎麼跑我們這來了?”
    “難道我們就不能來嗎?”青木天王輕笑道,“不過紫薇,這個時候你閉關,可有點不正常啊?是不是害怕了?還是說你在逃避?”
    瞬間,原本被壓下去的火又再度噴發了出來,紫薇天王怒吼道:“你說誰害怕了?我又在逃避什麼?你不要開玩笑!”
    暗魔天王笑了笑道:“紫薇,青木說的沒錯,你的這個舉動實在有點反常。在這種關鍵時期,你居然有閑心閉關?隻怕是你心升起了深深的挫敗感吧?”
    “放屁,我怎麼可能會有挫敗感?”紫薇天王破口大罵。
    青木天王冷笑:“哦?沒有挫敗感,那你躲什麼?你知道嗎?現在的你,就像是一隻鴕鳥,把腦袋藏在了身體中,就以為別人看不到你的狼狽樣了嗎?哼,你也不用掩耳盜鈴了,紫薇王宮什麼情況,大家都看在眼,即使你躲起來也沒用。”
    眼見紫薇天王又要咆哮,暗魔天王卻是直接道:“紫薇,不是我們說你,你現在有這樣的失敗,不是壞事。論天分,你可以說是我們三個人中間最高的,可你的修為卻是和我們三人一樣,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紫薇天王有些錯愕。
    “就是因為你太驕傲了,驕傲的看不起其他人。”暗魔天王歎息了一聲,“驕傲不是壞事,但有的時候,卻是一件大大的壞事。你總認為,別人不如你,可是實際上呢?絕大部分人的確不如你,像海天也一樣,可海天卻爬到了我們的頭上去,你分析了原因嗎?”
    紫薇天王張了張嘴,想說海天運氣好,要不是幾次有天機老人的丹藥相助,哪會有今天。可是話到嘴邊,他卻是說不出來了。
    暗魔天王自然是看的出來紫薇天王的心思:“的確,海天能有今天的成就,運氣成分占了很大的因素,可是你以為他的成功,真的是因為運氣嗎?或者問,運氣為何眷顧於他?而不眷顧於你,眷顧於我,眷顧於其他人,偏偏是海天呢?”
    紫薇天王頓時茫然了,他還真的沒有想過這些情況。
    “你還記得當初聶老說過一句話嗎?”青木天王忽然也用極為滄桑的語氣道,“越是努力的人,就越容易得到上天的青睞。很顯然,海天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所以他才會有那麼一係列的巧合,一係列的運氣,而你卻沒有。”
    暗魔天王也道:“論天賦,海天也著實不如你,但你總是把自己擺的高高在上,認為一切都不如自己。可孰不知,還有一句老話說的好,三人行,必有我師,難道真的就沒有人在其他方麵強過你嗎?不是沒有,隻是你沒有發現,是因為你的心已經徹底蒙蔽了!”
    “還記得當初,我們三人一起跟在天機老人以及聶老的**後頭,那是何等的意恩仇,可是這麼多年來,我們卻都變了,尤其是你變的更加的高不可攀。如果你能夠靜下心來,認真的評價海天,隻怕你遲早會邁過這個坎的。”青木天王歎了口氣。
    “是啊,我們都變了,變的有些不近人情,變的有些高高在上,失去了當年的熱血與青春。”暗魔天王跟著感歎,“說句實在話,我對當初把天機老人趕出天界很後悔,一直都想盡力的彌補,要不然也不會讓我兒子時門新一直跟在海天的身旁,我想青木的心思也是一樣的。”
    青木天王點了點頭承認:“是的,那次事件的確是我們錯了,既然錯了,為何不承認?還要一直死死的保持那麼一點所謂的顏麵?紫薇,你不覺的累嗎?”
    “夠了!你們不要說了!”紫薇天王忽然間大聲咆哮道,“讓我自己靜一靜。”
    青木天王和暗魔天王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點頭道:“既然如此,紫薇,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青木天王和暗魔天王就這麼直接離開了,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現場隻留下了紫薇天王一個人,至於紫源長老,早在把青木天王和暗魔天王送到這之後就離開了。當然,他們並沒有走遠,而是躲藏在一旁偷聽。
    剛才聽到青木暗魔兩位天王這麼訓斥紫薇陛下,可著實的把他們驚出了一身冷汗,生怕把紫薇天王刺激得深了,直接狂姓大發,與兩大天王徹底翻臉。
    那樣一來的話,對他們紫薇王宮來說,無異於雪上加霜。
    還好,紫薇天王雖然很憤怒,但還算是有點理智。
    隻見紫薇天王就這麼靜靜的站在原地,抬頭望向了天空,望著那朵朵白雲,紫薇天王一時迷離了。
    難道說,自己真的變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