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九百七十八章嚇走

正在加載中,請稍後!

    隻見這年輕男子雙手高舉著一把與他極為不相稱的戰斧,對著妖女所在的方向狠狠的劈了過來。那間,一道半透明的能量斧陡然從這把戰斧中衝出。
    所過之處,楞是將地麵上的草皮完全掀了開來,強勁的能量將附近一大片草叢都切斷。
    妖女見狀就是臉色一變,也怪她自己大意了,剛才竟然注意力完全被海天給集中了過去,完全忘記了之前自己還用媚功控製了一個人。要是一般人也就罷了,可這人可是和他一個層次的老家夥,看起來年輕,但也絕對不是普通的七星天可以相提並論的。
    之前能夠迷住,完全是使出了全部功力的作用。一時的疏忽,反而讓他清醒了過來。
    該死的,怎麼會這樣?妖女心忍不住恨恨的罵了一句,之前不自覺的施展出媚功來,可以悄然的迷住。但現在這家夥一旦有了心理準備,再想迷住可就難了!
    望著那低空飛行,切斷了大片草叢的能量斧,妖女就是心急如焚。
    海天在她眼,畢竟還隻是個不成熟的對手,對她來說並沒有大礙。可是這家夥就不同了,真要是輕敵之下,很有可能送命的。
    緊咬著牙關,妖女調動起全身的天之力來,甩動起自己的紅綾,同樣狠狠的朝著那道能量斧撞了過去。眨眼間的功夫,能量斧與紅綾就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強勁的能量碰撞,竟然激起了耀眼的光芒,逼得海天都不敢正視。
    不僅如此。兩股能量碰撞。大片的漣漪陡然而起。形成了一股暴風,以極為恐怖的速度迅速向著周圍擴散開去,周圍大片的雜草瞬間被切斷。
    海天實力算是不錯了,能夠和一般的七星天高手一較上下。可是在這股能量的碰撞之下,他卻是感覺自己猶如暴風雨中的扁舟,是那樣的渺小,那樣的脆弱。他的身子直接被掀翻了起來,吹出了老遠。狠狠的撞擊在地麵上。
    即便是這樣,他也是死死的抱住菊花豬,絕對不讓他再受一點的傷害。
    現在他算是真正見識到了這些老怪物的可怕能力,兩人拚起來,隻怕是當年的衛墨風也不過如此。最讓他心驚的,還是這些老怪物就已經強成這樣了,那麼比他們更高一層次的三大天王究竟該有多強?
    “妖女!你去死吧!”隻聽這年輕人又高吼一聲,再度高舉起戰斧來。這次是不再發出能量斧了,而是幹脆的將整個戰斧也給甩了出去。
    “啊!不好!”妖女見狀頓時一驚,她連忙想要抽回紅綾進行轉移。
    可當她剛一抽回。之前還頂在前麵的能量斧竟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然轟了過來。同時,那柄戰斧是緊隨其後。一下子就將剛才還顯得極為堅韌的紅綾切開了一條口子。
    妖女見此情況,臉上更是驚訝無比,同時還流露出憤怒的神色來。
    “你竟然敢破壞我的紅綾,我要你死!”隻見妖女陡然眨起雙眼來,一道肉眼可見的波紋呈扇形陡然向外擴散而去。
    那間,之前還凶神惡煞的年輕男子就是陡然一怔,整個人頓時呈現出呆滯狀態。
    “噗!”忽然間,他就是猛的吐了口濃鬱的鮮血,就這麼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被吹出一段距離的海天,看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之前還那麼凶猛的家夥,這就掛了?不可能吧?這掛的也太容易了點。
    偏偏他現在距離那,還有段距離,隻能夠蒙朧的看到一點情況,卻完全搞不清真實情況。不過他卻是發現,那能量斧以及背後的戰斧,卻並沒有因為主人的倒下而停下,依然以極為猛烈的速度,向著妖女處衝去。
    不知是距離太遠看不清的緣故,還是真是如此,海天發現妖女此刻的臉色也是蒼白無比,豆大的汗珠正在不斷的從額頭上滾落下來。而那兩把斧子正向她飛來,可妖女的行動速度卻是顯得極為緩慢似的。
    眨眼間的功夫,能量斧與戰斧一前一後的就已經飛了過來,妖女極為艱難的扭轉身子,隻見能量斧緊貼著妖女那最為纖細的小蠻腰擦了過去,而那把戰斧卻是緊緊的貼了上來。
    轟!能量斧狠狠的撞擊在草原上,陡然爆發出一道衝天的爆炸聲響。
    而那把戰斧,在貼過之後,也重新落入到了地麵中,半立著插在草皮。
    海天連忙朝著妖女望去,心中暗自感歎,媽的,這都能躲得過去?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要是妖女也被這兩把斧子給攔腰切斷那該多好?
    不過忽然間,海天發現妖女的臉上頓時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一隻手也放在了腰間。
    雖然距離有點遠,看不太清楚,但海天還是發現,妖女的腰間似乎出現了一條長達十幾厘米的口子,大票大票的鮮血正從麵流淌出來。
    隻見妖女痛苦的坐了下來,從儲物戒指找出了一個小瓷瓶,倒了一點粉末進來,然後就這麼撒在了傷口之上。嗤嗤的聲響連綿不絕,隱隱還能夠看到一點點的青煙。
    在上完藥後,妖女又把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一片,然後當作紗布似的纏在了傷口處。
    這樣一來,妖女的上半身就基本上光了,原先的衣服已經被撕掉了一大塊,又豈能完全罩住那白花花的一片?
    海天不知怎的,心中又感覺到一片火熱。不過忽然間他想到了正昏迷不醒的菊花豬,哪還顧得了那些?連忙也從儲物戒指找出一些丹藥來,給菊花豬喂了下去。
    感受到菊花豬呼吸順暢了之後,海天這才稍稍的鬆了口氣。同時他自己也吞下了一顆丹藥,雖說剛才的幾次撞擊沒有給他帶來巨大的危害,但內傷還是有點的,撞的他都有點氣血不順,趁此機會趕緊平複一下。
    這時,妖女也已經處理完自己的傷口了,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海天,臉上重新帶上了笑容緩緩的走了過去。每走一步,都能夠讓麵白花花的一片使勁晃動。
    海天自然也發現了妖女正在朝自己走來,他緊握著新正天神劍緊張喊道:“妖女,你要幹什麼?不許過來!”
    “小弟弟,你剛才可是害的我差點被人殺了,難道你就不該補償補償我嗎?”妖女咯咯笑道,還不時的朝著海天拋著媚眼,似乎又在施展她的媚功。
    海天不知怎的,感覺到有點口幹舌燥,他這回可不像上次那樣白癡了,頓時明白過來,這是妖女又在對自己發功。他連忙轉過頭去,看都不去看妖女,心想,我不看你總行了吧?
    可是妖女那嫵媚的嬌笑聲,卻始終在他的耳邊回蕩,腦海中不知怎的開始想起了那白花花的一片,下體也是不自覺的膨脹了起來。
    “小弟弟,乖,來讓姐姐好好疼愛下。”妖女此時已經走到了海天的身旁,輕聲道,“點把衣服給脫了!”
    令人驚奇的是,海天此刻竟然真的聽從了妖女的意見,把自己的上衣給脫了。
    “妖女,你在幹什麼!”忽然間,遠處又傳來一陣冷喝。
    妖女陡然抬起頭來,望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隻是卻看不清楚人影,僅能夠蒙朧的看到有個人站在那,具體是誰卻不清楚。而且這個聲音聽起來似乎還是男人的,妖女心道,該不會又跑來一個攪局的吧?如果是那些老怪物的話還好,若是三大天王可就真麻煩了。
    她細心的感受了下,卻發現這股隱隱傳過來的氣息有點熟悉。陡然間,她臉色一變,這股氣息似乎是青木天王的。
    “青木天王?”妖女忍不住反問了一句,她的音調也有些走樣。本來她就不一定是青木天王的對手,更何況是現在了?
    “既然知道是我,還不滾!”遠處的那個蒙朧人影大聲喝道。
    妖女臉色大變,真是青木天王,該死的,他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媽的,運氣還真那麼不好,這麼小的幾率都能夠碰到。
    妖女看了看眼前上半身**的海天,看著那為數不少的傷疤,倒也沒有在意,不由得冷哼了一聲道:“青木天王,這次我就給你個麵子,我們下次再算!”
    說完,妖女直接撥開之前那個青年男子的衣衫,匆忙套上就立即消失在大霧之中。
    在看到妖女消失之後,一個身影終於是緩緩的從大霧中走了出來,並且長出了口氣。如果海天清醒的話,一定會發現,此人壓根就不是青木天王,而是青木天王的女兒玉兒!
    看著兩眼無神的海天,玉兒就是有些擔心的喊道:“海天?海天?”
    見海天毫無反應,玉兒想起了之前在天宮門口自己和木馨捏住海天腰間細肉時的情景,就頓時在海天的腰間掐了一下。
    劇烈的疼痛,頓時讓海天蘇醒了過來:“啊!好疼!”
    待清醒過來之後,海天就看到了眼前的玉兒,頓時又驚又喜的喊道:“玉兒,你怎麼會在這?我可是找了你們半天了!不好,趕走,妖女在這兒!”
    見海天如此關心自己,玉兒心中就微微感覺有些甜蜜,擺擺手笑道:“放心吧,妖女已經走了。”
    “啊?走了?”海天有些呆呆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