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我選他

正在加載中,請稍後!

    燕莫寒,果然是雷厲風行的人。
    在他的話落下僅僅十二個時辰後,便在禦花園的桃源,舉行了一場空前盛大的宴會。文武百官,及第卻未婚配的女子,全部包羅其中。其目的當然是給燕長歌選妃。
    宮燈似海,一眼望去都望不到邊,桃源,深紅,淺紅,爭相輝映。然而桃花的美,桃花的嬌,卻不及那一雙雙水光盈盈,充滿期望的眼,閃亮,璀璨。
    盡管有男色的傳聞在身,燕長歌還是所有待嫁女子心中的第一人選。且不說人帥,多金,更重要的是,他是未來的天子,如果成了他的妃子,將來就是母儀天下的皇後,再不濟也能混個妃子。有了權利就有了一切,男色算得了什麼,他能找男人,她們也能找男人。
    酒香四溢,花香撲鼻,台上鶯歌燕舞,好一處人間仙境。
    各位大臣,看著自己的女兒,一副樂淘淘的樣子。恨不得,恨不得他們的女兒今晚就怕爬上燕長歌的床。
    空中起堆滿脂粉味,濃鬱的有些刺鼻,燕長歌看都沒看一眼,在台上奮力表演的女子,專注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酒杯,表情晦暗不明的,一杯接著一杯灌下肚。全然沒有身為住角的自覺,儼然一副局外人的摸樣。
    因為燕長歌的緣故,現場的氣氛一度凝結。
    讓那些準備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女子,不僅多了幾分惶恐不安。
    “皇上,太子,民女獻醜了。”聲音中帶著一絲不難察覺的顫抖,安烈大將軍的女兒,安然深深的行了一個禮,在眾多眼神的注視下,揮動衣袖翩然起舞。
    長發飄飄,一襲白衣的她,膚若凝脂,眼若清泉,鼻尖小巧,嘴唇殷紅,不像很多官宦女子那般嬌弱,恬靜而淡然的臉上多了幾分靈動的氣息,那一轉,一旋,那一瞥,一笑,頗有傾國傾城的氣勢。
    絲竹陣陣,宛若仙樂那般,引人入勝,一邊揮動著衣袖起舞,安然睫毛微卷,眼瞼半垂,帶著幾分羞怯,深深的看著燕長歌。笑意盈盈的眼中,滿是女兒家不易說出口的深情。
    多年前的一場英雄救美,於他來說隻是一場不經意的邂逅,於她來說卻是經年難以遺忘的劫數。是誰說,隻一眼便注定了今生。本來她父親是不同意讓她來的,但是她卻執意要來,隻因為那個人是他。
    陳年的佳釀,火辣辣的滾過喉嚨,帶著濃鬱的香,又帶著灼熱的痛。燕長歌麵無表情的喝著手的酒,始終不曾抬頭看一眼台上的表演。他雖然沒有拒絕父皇的條件,但是他同樣也沒有答應。
    青玉束發,墨色的發絲散在藏青色的衣衫上,燕長歌斜鬢飛揚的眼角,帶著一絲難言的痛。他其實是個執著的人,見過了他母妃的悲劇後,對感情他始終抱著寧缺毋濫的態度,以至於這麼多年他都沒有一個侍妾。
    一杯酒下肚後,燕長歌忽然就笑了。那笑中多的是嘲諷,沒想到,他終究也逃不過宿命的束縛。
    絲竹停,舞步止,衣袖落,安然抬起有些蒼白的臉,目光冗長的看著燕長歌,心中堆滿苦澀。
    “好,好,不愧是安將軍的女兒,來人啊,賞。”心中一片清明,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安然,燕莫寒牽起唇角,低低的笑了起來,大加讚賞的說道,打破那空氣凝固般的尷尬。
    “謝皇上”附身,行禮,安然莞爾一笑,將所有的苦澀壓在眼底,緩緩的退下。
    轉身的那刻,她帶著淒楚的笑,深深的凝望了燕長歌一眼。
    那樣子,好像在做無聲的告別。
    安然退下後,季大人的女兒,季蘭若上台表演,緊接著是王大人的千金上台,琴棋書畫全部被搬上了台,那叫一個熱鬧啊。
    隻是燕長歌始終都沒有看一眼罷了。
    對於燕長歌的表現,燕莫寒也不多言,隻是偶爾掃一眼燕長歌而已。不管他同意不同意,他決定的事,是不會改變的。
    “無憂,今晚是父皇給皇兄選妃的日子,各位大臣家珍藏的小美女都來了,熱鬧的很,你點起來,我們去看看,這種熱鬧的場合怎麼能少的了我們呢?”勾著一雙細長的桃花眼,燕無歡像一個小孩子似的,輕輕的搖著唐夏的手臂,甜膩膩的說道。
    惡心的唐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唐夏閉著的眼,微微裂開一道縫,白了燕無歡一眼,涼涼的說道:“他選妃關我們什麼事?沒見你父皇都沒邀請我們嗎?這意思你難道不懂嗎?”擺明了燕莫寒不希望他們出現,怕他們攪局。
    “所以說父皇很偏心啊!我也不小了,為什麼隻給皇兄選妃,不給我選呢?真是厚此薄彼。”眉頭緊緊擰在一起,燕無歡高高的撅起嘴,一臉的委屈象,看的唐夏都想大笑。
    “就你?還用他給你選妃!你的女人沒有一千,也有五百了吧!”唐夏很鄙視的看著燕無歡,指著他的胸膛,涼颼颼的說道。
    “切,我的女人再多,也沒有你的多,你的男人,女人加在一起,比我父皇的妃子還多呢?在你麵前我永遠都不值一提,你還好意思說我!”被唐夏那麼一說,燕無歡如炸毛的小貓一樣,立刻奮起反駁。
    唐夏也不言語,隻是淡淡的一笑。
    燕無歡來氣了,抓起她的手,也不管她同意不,拉著她就往外走。
    “皇兄選妃,我就不相信你不好奇,走,走,一起去看看。”夜風中,燕無歡的聲音似乎帶著那麼一點苦澀,唐夏勾唇淺低笑,看著燕無歡背影的眼,溢滿濃濃的算計。本來她就在想怎麼去攪局,這下好了,大好的機會送上門了,不用白不用。
    清淡的風中,除去那抹雖悅耳,卻世俗的聲音,隱隱還有一絲超凡脫俗的琴聲。
    落英繽紛的桃樹下,西月瑾淺淺的笑著,撥弄著手的琴弦,細不可聞的說道:“看著吧!暴風雨就要來了。”
    “什麼?”月殤沒有聽清楚,出聲問道。
    西月瑾淡淡一笑,並未回答。
    “皇兒啊!跟父皇說說你看上哪位千金了?在場的隻要你喜歡都可以。”所有的女子輪番表演了個遍,宴會將近尾聲,燕莫寒朗朗的笑著,衣袖一揮,十分豪氣的問道。
    “是嗎?都可以嗎?”抬起微醉的眉眼,燕長歌涼涼一笑,大掌一揮,指向那些管家小姐。頓時,引的無數人低呼。其實他的視線已經模糊的看不清楚了,更別提看清那一張張陌生的臉。
    看著燕長歌指向自己的女兒,那些個文武百官,別提有都高興了。就差大聲喊:“選我家閨女吧!選我家閨女吧!”
    一時間,風停雲寂,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燕莫寒讚許的看了燕長歌一眼,眼冒出一大堆欣慰。然而他剛裂開嘴,還沒來得及笑上那麼一笑,所有的表情突然凝在臉上。
    “我選她”略略掃過,隱隱捕捉到一抹豔麗的紅,燕長歌微微眯起眼,隨手指去,大聲喊道。
    順著他的指的方向望去,頃刻間,所有人的下巴都驚掉了。
    ω?ω*ω.|d!μ*0*0.(\(